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不耐地皱了皱眉,猜到了他此行的目的,冷冷地开口,希望通过语言能赶走他。

    “你不觉得,大晚上的到弟弟女朋友房间,很不合适吗?”还问这样的问题,他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是我的女人,齐洛格,记住了,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女人!”他又习惯性地捏住了她的下巴,迫她仰视着他。

    不管他是不是爱她,也不管她是不是爱他。

    她上过他的床,就绝对不可以上别人的床。

    至于乔宇欢那次,是被下了药不算,当然,他也要惩罚她那次的出轨不自重。

    “可是我已经是你弟弟的女人了,你不觉得这样对我不应该吗?”她反唇相讥。

    “你可别忘了,你跟他上床后,还有跟我在一起过。”他恶狠狠地说完,猛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盯着她颤抖着,像玫瑰花瓣一般的唇,他就要吻上去。

    “你放开我!”她娇吼道,不要在乔家被他这样。

    他大刺刺地到这里来,万一让雪儿看见,还不要伤心死吗?

    “我反正出来的越久,程飞雪越会怀疑。你看着办吧,我今晚会耗在这里,等着你主动给我。”

    他慢悠悠地说完,倏然松开她的小腰,也松开了她的下巴,迈步去了里间卧室。

    斜靠在宽大的床上,志得意满地等着他的猎物送上门。

    齐洛格又怎能不怕呢,纵使万般不愿,心内再恨他,也不得不低头了。

    她跟了进来,祈求地看着他,柔声开口:“乔宇石,求你了,别这样。你快回去,别让雪儿疑心。我现在怀孕了,不可能……不可能那样,怕伤了孩子。”

    哼,她还是低头了吧。装的多善良,他就知道,她会继续扮演善良的。

    这样也好,很好玩,很有挑战。

    “那是一个要打掉的孩子,不存在伤不伤。”他的声音没什么温度,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存在丝毫的怜惜。

    他确实不爱她呀,否则也不会不在乎她的骨肉,她的感受。

    她的心没由来的一痛,却倔强地看着他,很想说一句,这孩子她非要生下来。

    但是她没说,这个想法暂时只要她自己知道就行了,让他知道太麻烦了。

    “就算是要打掉的孩子,也不能这样流产,会伤身体的。”她试图再劝,却只见到了他嘴角的一抹冷笑。

    “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身体?你身体伤了,我大不了换个女人。”

    他真残忍!

    好,既然你不在乎我,也不珍惜你的孩子,那么就来伤害吧。

    她闭上眼,手伸向自己的睡袍。

    “来吧。”她说,既然不能避免,不如早点开始早结束,他就可以早回雪儿那儿了。

    乔宇石就这样看着她,目光羞辱着她。

    她却昂首挺胸,不卑不亢的态度。他可以羞辱她,但她不能羞辱自己,她没有做错什么。

    就算是来乔家,也是为了友情,就算是留宿也是为了他奶奶。

    就是现在,他的怒气也是因为误会了孩子是乔宇欢的,而她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她心里坦荡。

    她一步步地朝他走近,脸上泛着圣洁而无私的光辉。

    他实在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一边是狭隘自私,一边又让人觉得她其实是无辜的。

    不过他今晚不会对她有丝毫的心软,他要凌迟她,让她生不如死!

    已经走到床边,齐洛格在床上坐下,准备躺下去。

    乔宇石脸上依然挂着冷笑,指了指自己的睡袍带子。

    他要她帮他脱?这个人渣混蛋,他到底还是换了花样折磨她啊。

    见她不动,他也不动,斜睨着她,和她耗时间。她是输不起的,他知道。

    齐洛格只得站起身,几步走到他面前,小手抓住他的睡袍带子,一拉……

    她的脸火烧火燎的,心跳的厉害,是羞辱,是恐慌,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羞吧!还知道要脸!知道要脸就不该爬上乔宇欢的床。

    他就是要让她失去最后的尊严,是她自找的,她活该。

    脸上挂着嗜血的笑,他淡淡然开口:“啧啧,真不明白你,既然是出来做,还要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给谁看啊?”

    出来做?

    他竟这样说她,侮辱她,把她当场下贱的卖笑女人。

    她的脸被他的话侮辱的,霎时白了,哆嗦着双唇,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话反驳。

    这一瞬,有很多的心理斗争在她内心上演。

    想质问他,是他让她怀了孩子的,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

    最终,她什么也没说,表情平静而冷淡下来。

    “你要我做的,我做不出来。”

    “做不出来?”他坐起身,再次捏住她的小下巴。

    “我想,你那天晚上被下了药,就做出来了吧?是怎么勾引乔宇欢的,说给我听听。”只要一想到就在这张床上,她和乔宇欢怎么翻滚,他就被妒火烧红了眼睛。

    “你……”齐洛格被气的没了话,也不想说什么,他自己思想龌龊,就认为别人也和他一样龌龊。

    和这种人说话,她不齿。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取悦我,还是不取悦?”他把她的小脸拉的很近很近,近到他能看见她瞳孔中他狰狞的表情。

    很好,他就是要这样对待她,让她记住他是不能惹的。

    “我不!”小嘴里吐出这两个字,态度坚决。

    她想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她不能没有原则的退让。

    “不到黄河心不死,很不错的气节。”他倒要看看,她能坚持多久。

    冷笑着,放开她下巴的同时,他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座机。

    “你猜,这个电话,我是打给谁?”他轻笑着问,已经开始拨号了,前面是135。

    齐洛格一下子扑了过去,按断了,去抢他手里的听筒。

    “我答应你,你不可以打给雪儿!”

    他就是恶魔,是她不知道哪一辈子做了天大的坏事,上天才惩罚她,让她遇到的魔鬼。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53章 他的来电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