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从前乔家老爷子主事时,人人惧怕他,轮到乔显政主事,又都怕乔显政。

    如今是乔宇石做当家人,自然是威信的中心,虽然他进来时是带着笑意的问话,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下人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安静的掉一根针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的时刻,齐洛格筷子落在桌面的声音被无限的放大。

    她真想有个地方能让她遁了,现在再后悔自己不该来这里,已经是晚了。

    乔宇石的目光已经穿越众人,直直地落在她红彤彤的小脸上,有一瞬间,他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只有天知道,这两天他有多想念眼前的小人儿,甚至是晚上他都梦见她了。那天离开,如此的缱绻,他想今天先回乔宅说服了奶奶去美国,就赶去看她,好好疼她的。在见到她的刹那,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她也是太想他了,才会自己跑到他家来吗?

    这自作多情的想法在大脑中只一闪,随即他便意识到她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她多怕雪儿知道他们的关系,怎么可能为了见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那她怎么在这里,见到他还像见了鬼似的?

    眉头不自觉地拧紧,他的目光就这样直勾勾地定在她身上,似乎在等着她自己开口给他个解释。

    “小石子,她就是欢儿的女朋友,柳絮。”老太太热情地介绍道,心中倒也纳闷,还没见过沉稳的大孙子这么失态过呢。

    哪儿有做大哥的,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弟媳妇的?

    柳絮?弟媳妇?该死的!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乔宇石心中震惊无比,无论怎样也没想到,他上次的猜测竟然成真了。他总以为她胆小怕他,不可能做出太过分的事,看来还是他低估了她呀。

    他感觉自己的心又一次被齐洛格击中,闷的难受。

    两年来,从没有哪一刻他像现在这样在乎她,可她却做出了最能挑战他的事。他的拳不自觉地握紧,脸色难看极了。

    “絮儿,这就是欢儿的大哥,乔宇石,跟着欢儿叫大哥吧。”老太太对齐洛格说道,发现她的小脸白的厉害,手也在抖。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两个人呢,齐洛格总算从最初的害怕尴尬等复杂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看着乔宇石的方向,齐洛格颤着声叫了一句:“大哥!”

    大哥,好个大哥!乔宇石周身的血液全被这一声大哥给调动起来,往脑部狂涌而去。

    腾地一下,火冒三丈,他真想冲上前,捏住她的下巴问问她该死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从小的教育告诉他,冲动是魔鬼,越是愤怒就越要冷静。

    他冷静下来了,虽然没笑,脸色却也不再难看。

    “你好!”他说,之所以不发怒,是顾虑着他奶奶罢了。

    老太太明显被蒙在鼓里,怎么接受得了三媳妇变成了大儿子情妇这样的事?

    回答完,他的眼神冷冷地扫过乔宇欢以及程飞雪。

    他警告过弟弟的,他竟然不听话,还去招惹齐洛格。还有程飞雪,这件事里面肯定有她推波助澜,看来她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

    乔宇欢没心思注意大哥的眼神,他的目光始终在齐洛格身上没有移开。

    她给他的印象是那么好,那么完美,谁能想到她竟然……

    江嫂已几步走过来,帮乔宇石拉开程飞雪身边的座椅,恭敬地说:“大少爷,您请坐。”

    乔宇石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大家都吃饭吧!”意识到他一回来,场面完全变了,乔宇石开口说了一声,下人们才重新开始用餐。

    “奶奶,您刚刚说有什么好事啊?”乔宇石勉强挤出笑,说道。

    “真是天大的好事!不过还没确定呢,李大夫,快过来给我两个孙媳妇把脉。”

    “是!”李幕晴的父亲应道,站起身,朝着主人桌走来。

    乔宇石又有了看齐洛格的机会,箭一样的目光射向她,恨不得就用这冰一样的眼神杀了她,冷的她不由自主的心一颤。

    “我就不用了,给大嫂把脉吧,我没有……”齐洛格慌的,忙开口阻止。

    “我才是真的没有,还是给弟妹看看。”程飞雪从惊讶与恐慌中镇定下来,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齐洛格应该没有怀孕的可能。

    反正她不会怀孕,把把脉对她应该也没什么影响。

    而她自己,说不准,她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确定怀孕。

    乔宇石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程飞雪一样,他也觉得齐洛格根本不可能怀孕。她的避孕药,是李幕晴开的,两年了,都没出过差错。

    何况,这次他还叮嘱过李幕晴,一定不能让齐洛格怀孕。

    齐洛格不可以怀孕,而程飞雪,他又把目光收回来,投到了他法定妻子的脸上。

    她的脸早成了关公,红的厉害,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因为心虚。

    “两个都要看,你们两个这么犯恶心,不管有没有,总要看了奶奶才安心。”老太太坚持道。

    “我还是……”齐洛格和程飞雪再次异口同声地拒绝。

    “都听奶奶的吧!”乔宇石冷声道,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的霸气,两个女人都不敢再反对了。

    “老太太,这里不太方便诊脉,您看……”李大夫走到两位年轻的女人身前,弯身征求老太太的意见。

    “我们还是到客厅去,把完脉再回来吃饭。”老太太说着,由江嫂搀着站起身。

    此时的齐洛格犹在想着如何拒绝,又想到乔宇石那么肯定的语气让她配合老太太,是不是说明他也认为她不会怀孕。

    有几次事后,他都把药拿出来让她吃,该是不想让她怀孕的。

    想到此,她觉得自己那些类似怀孕的症状可能是想多了。

    既然不会怀孕,还是把把脉澄清一下更好,省的老太太存在着奢望幻想,终不能安心。

    至于对乔宇石的惧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那么在意奶奶,再生气也会等单独和她在一起时才发作的。

    老太太一起身,乔宇石乔宇欢两人也忙起身跟上,两个女人也都跟上来,李医生走在最后。

    到了主会客厅,老太太对李医生说道:“先给絮儿把脉吧。”

    柳絮还没过门,从礼仪的角度讲,应该先从她开始。

    齐洛格坐下来,把纤纤玉臂伸到李大夫面前。

    众人皆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大夫搭在她手臂上的手。

    乔宇石的心也像被什么东西抓住,滋味错综复杂。他曾动过想让她给他生孩子的心思,后来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50章 孩子会不会不是他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