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这个家伙也真是,分分钟就想着那事。

    她不想和他那样,蹭地一下下了床,几步冲出了卧室。

    这一次,他没有抓住她。她的反应已经明确告诉他,她在反感他,看来他要做些什么事让小东西感动了。

    等齐洛格换了一套最安全土气的睡衣裤回到卧室时,他已经打完电话约好了一个人。

    “换一下衣服,我带你去见个人。”他想对她笑着说话的,可是最近跟她冷嘲热讽惯了,他拉不下那个脸。

    “不去!”她干干脆脆的两个字。

    这该死的,她也不问问是谁,就说不去。

    “m大的范教授!”他好心地提醒道。

    她既然考工商管理的研究生,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人,他可是全国知名的商学教授,多少人想拜在他门下都没有机会。

    “不去!”她依然坚持道。

    他没听错吧,她竟然一点也不动心,还以为她就算不感激涕零,多少也会动容呢。

    “你确定不去?他可是范教授。”

    “说了不去就不去,不管是饭教授,菜教授,还是汤教授,我都不去!”

    她当然知道范教授,谁不知道他呢?

    学术上的确是很厉害,也让很多人慕名崇拜。然而他的私生活却很混乱,公然的一妻一妾不说,还和几个女学生不清不楚,她憎恨这样的男人。

    “为什么?”她的倔强,终于有点惹恼他了。

    “我厌恶像动物一样,四处猎获女人的男人。”说完,她很轻蔑地瞪了他一眼。

    这哪里是说范教授,分明是在说他这个混蛋的左拥右抱嘛。

    总算听她说句心里话,虽然是骂他,他却不生气。看来她在介意这件事,是在为了他吃醋吧。

    “男人三妻四妾的,很正常。”他故意逗弄她,见她揪着秀眉,有点小高兴。

    说完,他掏出手机给江东海打了个电话,让他取消和范教授的约会。

    她倒提醒了他,不该把他介绍给小东西,否则她还不被老色狼打歪主意吗?

    收好手机,他又尽量语气和缓地跟齐洛格说:“你换一条裙子,我带你去商场。”

    他一会儿说带她去见范教授,一会儿又说带她去商场,不知道忽然又哪个神经搭错线了。

    她没有心情跟他逗着玩,不管他要干什么,至少他是没有权利带她出去的。

    “不去!”她还是这两个字。

    她是不知道他要带她干什么,才说不去的吧。

    “我带你去买衣服。”他像一个丈夫给了妻子天大的恩惠一般地宣布道。

    不是女人都喜欢男人陪他们上街的吗?他想要和她改善关系,这应该是个好主意吧。

    他的语气,让她很想笑,不过不是开心的笑,而是讽刺的笑。

    “乔先生,我不知道你又想要怎么羞辱我,折磨我。每天都想着新花样吗?可惜我没有义务跟你出门,我的义务只在那里。”说着,她手指指了一下床。

    “你……”他好心就这么被她当成驴肝肺了,真气啊。

    “好,我就是要折磨你!要么上街,要么上床,选一样!”

    他知道她不愿意和她上床,才将她的军,好让她能如他的愿跟他上街。

    “上床!”她毫不犹豫,脸不红气不喘地答道。

    这小东西,他是成心要气死他呀。

    难道就感觉不到他在对她好吗?做什么她都不领情,简直要把他的耐心给磨光了!

    “齐洛格,你到底想怎么样?”他忽然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抓到自己眼前,瞪视着她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一回来就莫名其妙地说带我见人,带我上街,你到底想干什么?”齐洛格蹙着秀眉,也回瞪他,反问他。

    “我……”

    想跟她解释一下,话就那么难以出口。

    “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是对你好吗?”

    “我不知道,如果这是你对我好,谢谢你,可我不需要。”

    她这该死的小嘴,就不能说半句好听的话?

    他们两个人非得这么剑拔弩张的,她才高兴是不是。

    “你放开我!”她肩膀在他手底下使劲儿晃,想从他的魔爪下逃脱。

    她怎么这么倔,他该拿她怎么办?

    “你别得寸进尺,难道还非要我给你道歉吗?”他火了,就见不得她不知好歹的样子。

    她一直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却不知道他是哪里不对。

    “道歉?我没听错吧,这是乔先生说的话?”

    “你……”乔宇石又被她给噎住了,真想狠狠地亲她一顿,收拾她一顿。

    她就只有被摧残完才不会盛气凌人的,瘫软的话都说不动,那样才可爱。

    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收拾她的时候,会适得其反的。

    “我是冤枉了你,不是你报的案,硬被我说成是你报的案。可你也不能怪我,本来那报案的人就姓齐。再说,你也没跟我解释……”他越说声音越小,因为想到她连续跟他解释三次他都不肯听,底气有些不足。

    怪不得他这么反常,原来是知道冤枉了她。

    他这是来给她洗雪冤情的?但她不稀罕。她费尽心力向他解释的时候,他只会说些侮辱她的话反驳他。不愿意想当初的情景,只要一想,她就心痛难平。

    她和他之间,没有半分的信任,当然也不需要有信任。

    面前的小人儿呆住了,是听他解释感动了吧。

    其实他这样已经算给她道歉了,希望她适可而止。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放开我吧。”她很平静地说,平静的让他心慌。

    “你坚持让我道歉?”他不可思议地皱着眉问她。

    “不用,别道歉,因为我不会原谅你的。”

    该死的女人,真以为他会道歉吗?他就是问问她而已,她还就当真了。

    她是他的什么人?是个登不上台面的暖床的人,凭什么要他给她道歉。他已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46章 他也会道歉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