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你说呢?乔宇石,是你自己说我处心积虑的。我那样说,只是试探看看你是什么反应啊?这么认真地问我一句醉话,是表示你很在乎吗?”

    “你……该死!”他低咒一声,把她的下巴抬高些,嘴唇粗暴地压向她。

    是她说的想他,是她自己说的,绝对是真的,她为什么要嘴硬不承认?

    都是他说她处心积虑,说她是坏女人。现在听她主动承认,他又觉得好像她不是坏女人。

    他的怒气全在这一吻上,其实是以惩罚做外衣,做着他最想做的事。

    乔宇石沙哑着声音回她:“你在想什么?喜欢?我之所以问你是不是说过想我,是因为我听你那样说感觉特别性感。”

    再次捏住她的小下巴,他加重了语气。

    “记住了,你就是我的。我喜欢看到你这样儿,再说你想我!”

    他真不是人!他是禽兽!

    齐洛格气的全身直哆嗦,半天找不到回敬他的话。

    这晚,乔宇石平定后,他又伸手去抽屉里拿避孕药。

    “我每天八点都会吃,你不用这么操心。”齐洛格冷冷地说,生硬的语气和酥软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定时定点的,每天都这么迫不及待等我来?”

    她乖乖地每天吃药,真是不愿意给他生孩子啊。他一气,嘴里的话就更难听了。

    “乔宇石,我真恨这次告发你没成功让你坐牢。像你这样的,该直接下地狱!”她被他说的小脸苍白而屈辱,为了自我保护,也肆无忌惮地回敬他。

    两个人你瞪着我,我盯着你,眼神如刀似剑的碰撞,似乎都要把对方撕了才甘心。

    “哼,那你的好朋友,不要守活寡了吗?”

    他恶魔似的笑了笑,起身去冲了个澡后换了衣服离开。

    齐洛格真有些不敢相信雪儿会这样,可在电话里她听到了她的话。

    正像乔宇石所说,她根本就对他在外面有女人无动于衷。

    到底也是被他胁迫着吧,和她一样可怜。

    齐洛格不去回想乔宇石说过的话,想起他的嘲讽,她就感觉像被他抛下了无底的,痛苦的深渊。

    该死的恶魔,她会永远恨他!

    第二天一早,齐洛格照常吃过饭去书店。

    现在她只有在书店里看着书,才会觉得自己还是个单纯的女人。

    她没发现陆秀峰跟在她不远处,他小心翼翼的,不想让她注意他,只是看看她。见她有规律的常常来这个书店,他越看越不放心,因为总觉得她是神情恍惚的。

    没多久,父亲打电话给他,让他去上班,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

    他离开后,齐洛格毫不知情的继续看她考研的书,看着看着竟趴在书店书桌上困的睡着了。

    她少有这么容易困的时候,想是最近没休息好。

    中午醒来后,她又习惯性地去了“就是那家”咖啡屋,同样坐在22号桌上。

    点了熟悉的牛小排芒果烧,正低头慢慢地咀嚼着,忽然对面的座位上多了一个人。

    她的心一窒,似乎感觉到了那人是谁,她紧张地抬起头,目光与肖白羽的在空气中相遇。

    一时间她忘记了咀嚼,就那样傻愣愣的,呆头呆脑地看着他。他原本就是清瘦的,此时的脸更消瘦了几分,棱角更分明。中长的发散发出艺术气息,下巴处有新生的胡茬,看起来颓废而有魅力。

    仿佛时间回到了两年前,也是夏日见面的场景。

    他带着微痛的心情,充满内疚,充满怜惜地看着眼前的可人儿。

    “终于让我等到你了!”他开口,比之两年前,连声音也更低沉迷人了。

    他什么意思?他说终于等到她了吗?

    他为什么要等她,她是个不配他等的人。

    她但愿他忘记了,忘记这世上有个叫齐洛格的狠心的女人,才能开心地过。

    短暂的失神后,齐洛格收回了所有的惊讶,继续把口中的食物嚼碎吞掉,才重新对他微笑。

    “好久不见,在这里遇到你很巧。”她尽量像朋友一般,表现的毫不在乎。

    “服务员!”她对着不远处叫了一句,服务员应声而至。

    “点些东西吃吧,我请客。”她笑说,还真伪装的像老朋友。

    肖白羽皱着眉,一声不吭。

    “先生,请问您吃什么?”服务员问,他依然不说话。

    服务员尴尬地收起菜单,职业地微笑道:“如果有需要,请随时叫我。”然后走了。

    这里的服务员其实认识肖白羽,他最近的半年来常常到这里,枯坐在22号位置上。

    每次来他只喝水,如果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会叫一份牛小排,一份芒果烧。

    这两天他可能有事,没来,碰巧齐洛格就来了,点的东西和他一样。

    私下里服务员们就不无羡慕地猜想,两个人可能是一对失散了的情侣。她们期待着能够见到两人重遇,今天真的见到了。

    “你这样,看起来真不像两年前那么潇洒。”齐洛格戏谑地说。

    他从前该是流连花丛的人吧,否则怎么会轻易地就把她给俘获了呢。

    肖白羽火热的目光一直打量着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一肚子的话不知道该从哪儿往外面倒。

    她美丽了,成熟了,也忧伤了,是因为他吗?

    她在极力的掩饰着对他的思念,他看得出来。

    或许是在怪他,怪他这么久才来找她吧。要是她真的忘记他了,为什么要点这两样吃的,为什么要坐在这个位置。

    “对不起!我来的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44章 惩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