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乔宇欢实在是痛苦的太厉害了,憋的实在没办法,只有自己解决了。乔宇石来的时候,他已经解决过两次。听到敲门,怕又是江嫂来验收劳动成果的,忙爬起来去齐洛格的门口。

    “他们好像来检查了,你打开一下门,应付一下。”他小声说道。

    齐洛格吃的分量比乔宇欢要少些,跟乔宇石挂了电话以后,头渐渐昏沉竟睡了过去。

    撑着打开门,乔宇欢不敢看她,只轻声说:“你躺那儿就好,露出一点儿,让他们觉得我们已经……”

    “知道了!”齐洛格应道,躺回床上,露出一截香艳的膀子。

    乔宇欢这才来到门口,打开门。

    “大哥?”他意外地叫了一句,差点把里间的齐洛格给吓掉地上去。

    乔宇石不自觉地往房里瞟了一眼,就见光着膀子的女人往床里躲,想是不好意思了吧。

    齐洛格因为躲的急,头一不小心撞到了木质的床头,痛呼了一声,被听力敏捷的乔宇石听的清清楚楚。

    这个女人真矫情,既然到人家家里来住了,见个人还躲那么急,装起害羞了?乔宇石暗想。

    乔宇欢生怕大哥知道里面的人是齐洛格,忙问:“大哥什么事?”

    “这个药可以让你少受点累,给你!”乔宇石斟酌了一下措辞,跟他说道,然后把药拍在他手上。

    “谢谢大哥。”乔宇欢攥紧了药,关门,把乔宇石关到了门外。

    回身,乔宇欢忙把药自己吞了一粒,另一粒送给齐洛格服下。

    乔宇石这一来,把两个被药控制的人都惊的够呛,竟神奇地起到了散药的作用。

    “刚刚是你大哥?他明天要是……”

    “别担心,明天我就说你今晚累坏了,他没有那么多空闲在家等着见弟媳妇的。”乔宇欢明白齐洛格担心什么。

    “晚安!”乔宇欢温柔地说,转身出门。

    “谢谢!”身后,齐洛格诚挚地说道。

    他被下药还处处为她着想,真的很让齐洛格感动。

    天亮后乔宇石被奶奶拉着,听了很多弟媳妇的事。

    “那女孩儿真不错,跟雪儿是各有千秋,一个懂事伶俐,一个温婉可人。”

    乔宇石听着微笑着,被她说的多了,他还真想见见自己未来弟妹。

    乔宇欢在外面虽然花心不着调,带到家里的女人的确还是第一个。

    除了父亲,他也算家里的半个家长了,见见弟妹问问学识家庭背景什么的,还是应该的。

    “奶奶,您以后还是少用这招了,您看宇欢的身子骨,哪儿吃的消?”两人正说着,见乔宇欢一边打着哈欠走过来的时候,乔宇石对奶奶说。

    “哼,奶奶不用这招,你们谁肯乖乖生孩子?以为我愿意这样做啊?乖孙子,过来跟奶奶说,昨晚你们怎样了?”

    “奶奶!有你这样的吗?我不告诉你,反正絮儿不到中午是起不来了。”

    “我还想见见弟妹的,奶奶,她既然累让她休息吧。我上午还要开会,就先走了。”乔宇石要不是不忍心打断奶奶,又想见见弟媳,早就飞奔到齐洛格那儿去了。

    在乔宇石走出乔宅的时候,齐洛格在客房偷偷给程飞雪打了个电话。

    “雪儿,乔宇石昨晚回来了,为了让他想不到家里的女人是我,你最好跟他说昨晚我和你在你家睡的。”

    她还是隐约记得昨晚自己给乔宇石打电话的事,要想他不怀疑自己,这是最好的解释了。

    程飞雪爽快地答应了,挂了电话就打给乔宇石,说了点琐事后状似无意地和他提起齐洛格昨晚在她家过夜的事。

    乔宇石一晚没睡,一直在想着那该死的女人到底会和哪个男人在床上折腾。

    听程飞雪说齐洛格在她那儿,他顿时感觉到无比的喜悦。

    喜悦过后,又觉得有些不对,齐洛格一向认为自己对不起雪儿,又为什么会在她身边说想他呢?

    “乔总,下午我们要去见巩贺集团的董事长。”倒后镜里,江东海看乔宇石的表情丰富地变化着,开口提醒工作上的事。

    “知道了,待会儿让林秘书把资料给我送来。”

    齐洛格待乔宇石走了,也赶紧起床,洗漱好以后去陪老太太用了早点。

    吃完,她说要上班,老太太便叮嘱了几句注意身体的话,意思是让她留意自己有没有怀孕。齐洛格一一应承后,她让乔宇欢送她。

    “奶奶昨天问我跟你有没有……我为了让她高兴,就说有。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奶奶她会这样。”乔宇欢对这件事的发生始料未及,又心怀愧疚。

    要不是昨晚大哥的药送的及时,想必两个人还要被那该死的药折磨很久。

    “算了,你不也说不知道吗?我并没受什么损失,倒要谢谢你。”她想,不是每个男人被下药都能这样的。

    乔宇欢侧转头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没生气,正好看到她悲伤的脸。

    她的模样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深切地悲凉着,充分地激发了他的保护欲。

    “你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不开心?”乔宇欢问。

    “没有啊,我很好。”齐洛格笑了笑,悲伤从脸上消失。

    “看来,你真的连朋友都不愿意和我做啊。”他自嘲地说,明白她这样说,就是不想把心事说给他听的意思。

    齐洛格没接话,平心而论,她现在越来越觉得乔宇欢其实不错。

    如果他不是乔宇石的弟弟,或许他们真的能做朋友。

    乔宇欢自嘲完,很快又转变了情绪,开始给她讲笑话。

    “从前有只大乌龟……”齐洛格不忍心总跟他太疏远,也就配合地笑了笑。

    到了广场,她让他放她下来,自己去书店看书。

    下午齐洛格回到家上网查考研的资料,乔宇石和巩贺集团董事长喝茶谈生意,晚上共进晚餐。

    齐洛格想起前一晚上和乔宇石说的那些话,心里惴惴不安羞愤难当,她想,他今天一定会来的。

    多不希望他来,希望自己能找个地方躲起来,但她知道,那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43章 痛苦的厉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