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应该没有那么巧,那个流浪汉就是对她下手的那个吧?

    “大叔,能不能把报纸给我看看?”齐洛格快跑了几步追上那位环卫工人,颤抖着声音问。

    她在跟自己说,她的猜测一定是错的。乔宇石答应过她,不会为难那个疯子。

    “你看吧,看完给我,我还要卖废品呢。”环卫大叔停下来,看了看齐洛格,把报纸递给她。

    齐洛格答应着,接过报纸,眼光迅速扫过整个版面,然后定格在《一名流浪汉暴死街头》的标题那儿。

    标题底下是详细报道,以及流浪汉的照片。

    真是他!是那个昨天还邪恶地笑着,活蹦乱跳的男人,如今看照片,他双目紧闭,已是一命呜呼了。

    她一时忘了呼吸,脸色渐渐苍白,报纸在手里抖个不停。

    乔宇石,你是有多残忍,说要人的命,就要人的命,你还是不是人?

    “把报纸给我吧,我要去打扫了。”环卫工人见不远处一对小情侣往地上扔了食品包装,忙出声提醒齐洛格。

    她这才如梦初醒,依然颤抖着手从手袋里取出一些零钱塞给大叔。

    “这报纸,我买了。”随后,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往乔氏大厦飞驰而去。

    她要立即去见乔宇石,她要亲耳听他给她一个解释。

    人命关天,即使是一个精神病,也不该就这样白白死了,即使是为了给她出气也不行!

    乔宇石今天开了一上午的会,结束后,江东海想要向他报告,一见他揉捏着太阳穴,便不忍心多添他的烦恼。

    “乔总,中午吃什么?”

    “随便买些静心斋的东西。”乔宇石吩咐道,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

    他一夜未睡,其实没什么胃口,想起齐洛格,好像又来了点兴致。

    把玩着手中的手机,他想给齐洛格拨个电话,让她到乔氏和他一起用中餐。

    江东海接到命令,心内郁闷,看来他还是对齐洛格上了心,那个处心积虑的女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买两份,再把齐洛格接过来。”他嘱咐道,要不是下午还有会,他就去公寓找她了。

    江东海想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乔宇石,见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回电脑,只得默默地出门。

    他刚走不久,乔宇石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

    “乔总,有位叫齐洛格的女士坚持要见您,您看……”

    “让她上来!”

    乔宇石觉得很奇怪,齐洛格怎么会到公司来了。

    难道她和他一样,是因为忽然想和他在一起?

    不对!她很怕雪儿知道他们的关系,不可能高调地到公司找他。

    正在猜测她的理由时,齐洛格已经在乔宇石的秘书带领下到了他办公室门口。

    秘书轻轻敲门,齐洛格却抢先一步推开门,直冲进去。

    适才在前台接待处已经费了很久的唇舌,现在她要质问的人就在一门之隔,她实在等不及了。

    齐洛格的忽然闯入吓了林秘书一跳,忙跟了进来,口中说着歉疚的话。

    “乔总,对不起!”

    乔宇石抬头看了一眼齐洛格,她的脸上写着“极其愤怒”几个字。

    他摆了摆手,示意林秘书先出去。

    她在乔宇石手底下做了这么久,还第一次看到有人敢闯他的办公室,挑战他的威严。

    她对自家老板一直是崇拜,甚至是爱慕的,多年来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这份心意,丝毫不敢让他看出来。

    可是今天齐洛格的野蛮,乔宇石脸上的包容神情,都让她忽然领悟到:也许男人根本就看不上太没有个性的女人。

    习惯的服从让她没有多做停留,转身离开。

    齐洛格几步到了乔宇石面前,把报纸往他办公桌上一摔,咄咄逼人地声讨道:“乔宇石,这就是你说的好好安置他?难怪说他再不会来伤害我,死人当然不会伤害任何人!”

    乔宇石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从她的语气和态度上也知道她很愤怒。

    他没有时间管她是不是不礼貌,注意力放在了那份报纸上。

    伸手拿起报纸,扫视到关于流浪汉的信息,他的眉头慢慢锁紧。

    “死了?”他也有些不可置信地问,明明嘱咐过江东海,如果他是神经病就送他回家,好好安置。要不是,就想办法让他坐牢,他该为侵犯齐洛格付出代价。

    为什么,他会死了?难道是江东海领会错了他的意思?认为是他想要他死吗?

    他的表情多无辜,她真想相信他是不知情的,可惜他一向是善于表演的。

    冷哼了一声,她再次开口:“怎么,你是敢做不敢认吗?别告诉我,这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怪我,怪我相信你是善良的,不会对付他。”

    可不是吗?今天乔宇欢还在她面前说了他这个大哥那么多好,他连亲弟弟也能骗到。

    真讽刺,她连问一句是不是他做的都没问,就这么给他定罪了!这个女人,真该死,从不相信他,现在更把他当成草菅人命的恶魔。

    她都这样误会了,他还有什么必要解释?

    把手里的报纸很随意地往桌子上一扔,他翘起二郎腿,晃了晃,无所谓地笑问她:“我就是对付他了,弄死他了,你打算怎么办?”

    “你……”他真是个恶魔,她本来还半信半疑的。

    她来干什么,不就是听他亲口承认吗?

    他真的承认了,她的心为什么那么痛,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他问住她了,难道让他坐牢,为他的滥杀无辜付出代价吗?

    毕竟他也是为了她才这么做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34章 撕碎她的尊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