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送医院做一下精神鉴定,看看是不是真的精神病。”

    乔宇石担心这个疯子不是无缘无故地出现的,否则他只会武力打发一下。想到那男人对齐洛格做出的事,他真恨不得把他给撕了。

    如果他真是精神有问题,他不能对个病人怎么样。

    要是正常人,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你别为难他!”见乔宇石挂了电话,齐洛格转过头对他说。

    “他就是个疯子,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你别为难一个病人。”他是把她给吓丢了魂儿,但是想想他也可怜,碰上他,她只能自认倒霉。

    “这事你别管,总之我不会让他再来害你。”

    “你到底要把他怎么样?”她能不管吗?事情是因她而起啊。

    “不会怎样,是精神病,我会找到他的家人,安顿好,省的他再出来害别人。”

    “如果他不是精神病呢?”齐洛格追问道。

    乔宇石刚要回答,李嫂来敲门叫他们吃饭。

    他俯身看她的背,药应该已经吸收了,拿起床脚的一件睡衣,他轻手帮她穿。

    “我自己来!”她局促地说。

    “乖,让我来。”他看着她的小脸,极温柔地说。

    两人离的如此的近,她甚至闻到他熟悉的气息,在他深邃的双瞳中看到她的影子。

    她在他那儿看到的,是深情吗?

    那抹深情刺到了她,心毫无预警地狂跳,她的脸迅速红透,慌乱地避开他的凝视。

    这羞涩的模样狠狠撞击了他的心房,伸出一只手轻抬她的下巴,沙哑着声音明知故问:“脸怎么红了?”

    他的声音真的很迷人,十足十地魅惑到了她已经凌乱的心。

    她想,就算她再能掩饰,估计他都听到她擂鼓似的心跳声了。

    她想说,是活血的药起了作用。

    然而,她的话根本来不及出口,他已经低头压上了她甜蜜的双唇。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上了她唇上的味道。好像亲吻她,比真正拥有她更觉得美好。

    她激灵灵一颤,她慌的吓的拼命去推拒他。

    因为她今天受伤,他不敢让她使力,不舍地放开了她。

    “宝贝儿,你要快点好。”盯着她迷醉的眼,他坏笑着说。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都感觉要被她折磨疯了。等她的伤好了,他要好好疼惜她一番。

    “不是说吃饭吗?”齐洛格板着脸,很煞风景地说道,迅速地穿好睡衣,下床。

    两人出来时,李嫂早已经摆好了碗筷。

    “李嫂,一起吃。”齐洛格说,平时她们两个人在的时候,李嫂是和她一起吃的。

    乔宇石在,李嫂却不敢逾矩,不管齐洛格怎么说,她还是坚持待他们吃完,她再吃。

    一顿饭,乔宇石一直在照顾着她,给她夹菜,劝她喝汤。

    齐洛格坐在他身边,总觉得不自在。不想让他照顾,他偏要照顾,对于这些,她都故意视而不见。

    他坚持的时候,她就很礼貌客气地说着谢谢。

    他想,小东西是喜欢他的,从两次的亲吻就能看得出来。

    抗拒只是因为他是雪儿的丈夫,他倒要看看她怎样在对他的爱情和友情之间挣扎,定是件有意思的事。

    “我下午要开会,晚上再来陪你吃饭。”吃完,他轻声交代道。

    “你不用跟我说你的行程,像以前一样就好。吃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雪儿比较喜欢有人陪。”不管他怎么对她,她都要谨记着自己的身份,说话的语气尽量冷淡。

    看着她倔强的小模样,他轻笑了下,要是古代宫里的女人都像她这么懂事,皇帝真是少操心啊。

    也没再说什么,他交代完就走了。乔宇石走后,齐洛格什么都不想,认真地看她要考研的书。

    下午两点左右,雪儿打电话来说她已经和乔宇欢说好了,让齐洛格明天和他见一面。

    “洛洛,你就当他是个朋友吧,互相多了解一下,要不然容易穿帮。”

    “好!”

    “谢谢你这么帮我。”

    “傻丫头,跟我别客气了。不过,我也只能帮的了一时,就算是乔宇欢恋爱,他们也还会盯着你的肚子,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啊。”

    “拖一时算一时,我会尽快想办法的……宇石,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说一声,想吓死我啊?”

    电话那边忽然传来雪儿的娇吼,惊的齐洛格按断了电话。

    不知道乔宇石听到了没,要是听到,她不就惨了?

    一直没有答案,齐洛格一下午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李嫂听说乔宇石晚上要来吃饭,很精心地多准备了几个菜。

    齐洛格坐在桌前,也分不清自己是在等那个混蛋,还是吃不进。一直拿着筷子发呆,饭菜没动过一口。

    “都七点了,想是乔先生不会来了吧。齐小姐,你别等他了,自己吃吧。”李嫂看她那样失神,轻声劝道。

    “我没等他啊,我只是吃不进。”她勉强笑了笑,跟自己说,只是今天受惊所以没胃口,根本不是在等他。

    他这人,很奇怪。她本不希望他来,希望他回家陪雪儿。此时,他不来,也不说一声,却又让她总觉得心里有一件什么事放不下似的。

    “齐小姐,你为什么总对乔先生那么冷淡?其实他对你不错啊。”眼看着两个人都对对方有意,李嫂都跟着着急了。

    “不错吗?你这样认为?”齐洛格苦笑着反问。

    李嫂见她是不信自己的话,有些不甘心,气鼓鼓地回道:“我是这样认为,而且我认为的不会错。本来我是不该说的,想你也不会向乔先生告密,我就告诉你吧。上次你生病,就是刚请我的时候,乔先生在你身边不眠不休两三天。奇怪的是,他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31章 脸怎么红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