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洛洛,把手链先收起来,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雪儿的提醒,让齐洛格忙回了神。

    她知道,不收,雪儿会觉得她们生分,便把那银质的盒子盖好,小心翼翼地放进包中。

    其实这东西,她已经不可能送人,也无人可送,只能留作她和雪儿友谊的纪念罢了。

    上次她说重要的事,就提起了乔宇欢,这次,她该不会要旧话重提吧?

    “我遇到麻烦了。”雪儿垮着小脸说,边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什么麻烦?我能帮你吗?”一般雪儿和她诉苦,多半都是她能帮得上的事。

    “你先听我说吧,事情是这样的:乔家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就是乔氏的董事长乔显政,这你知道吧?”

    齐洛格点了点头,没说话,听她继续说。

    “老爷子战争时期受了伤,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他对子嗣是极其重视的。好在宇石有兄弟三个,让乔老爷子还感觉很安慰,只是年纪大了,现在就心心念念地要抱曾孙。”

    齐洛格理解这一点,莫说是乔老爷子年纪大,又曾饱受过不能生育的苦。就是她妈妈这么年轻,还不是盼着下一代吗?

    她只是不明白,何以这会成为雪儿的麻烦,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能受到一大家子的欢迎,她不该高兴吗?

    “洛洛,你知道吗?我现在感觉压力很大,其实……”她再次喝了一口茶,才把剩下的半句话说完。

    “我有病,不孕,还在治疗着。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什么时候能治好。”程飞雪一脸的沮丧,茫然,不自觉地又喝了一口茶。

    “什么?”齐洛格不可置信地提高了嗓音。

    以往雪儿总会很夸张的说:我遇到麻烦了,即使是考试成绩不好,她也会这么说。是以她说有麻烦时,齐洛格只以为是一件小事。

    事实却让她太过于震惊,以至于手里的茶水都被她激动的晃到了手背上。

    有些烫,现在她却也顾及不了了,心完全被挚友揪紧了。

    最初的震惊过后,齐洛格意识到她如果语气太夸张,会让程飞雪已经凌乱的心情更糟糕。

    她迅速冷静下来,摸着她的手,柔声安慰道。

    “雪儿,别担心,一定会治好的。”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为她的不幸暗叹。这么善良的雪儿,为什么要让她生这种病。像乔家这样的大户,怎么能容纳得了不会生育的长孙长媳呢?

    看来,真如她说的一样,她遇到了麻烦,还是天大的麻烦。

    要是她能帮她点什么忙就好了,偏偏这种事是别人代替不了的。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倒也不是完全绝望。只是乔家上下,包括宇石,都不知道我不孕的事。昨天乔老爷子生日,老太太强留我和宇石在家里住下。还让乔思南给我和宇石准备了那种补药,看来是急的不行了。”说起这个,程飞雪脸忍不住有些红。

    这也就是和齐洛格,她才会把如此隐私的事也说了。

    补药?程飞雪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句话再次触动齐洛格敏感的神经。

    难怪乔宇石昨晚那么疯狂,可是雪儿和他一起在乔宅,再猛的药也有人解,为什么他三更半夜还要跑来找她呢?

    难道雪儿除了不孕,连亲热也不能?

    不对,上次她还亲耳听到她发出那样的娇吟声,那一定是上床时才有的声音,她不会听错。

    可乔宇石不戴情侣对链,吃了催情药,不和程飞雪亲热,却找她。这些都让齐洛格禁不住猜测,会不会他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深爱雪儿呢?

    若是乔宇石不爱雪儿,她该能感觉得到吧,为什么她又说自己很幸福?

    连被下药的事,雪儿都肯和自己说,和乔宇石的感情要真有问题,她也不会瞒着她啊。或许问题还是出在乔宇石身上,他这人,永远是匪夷所思的,大概没有人能摸透他的想法。

    “洛洛,你在想什么?”程飞雪伸手摇了摇她手臂。

    齐洛格想的太入神了,目光直直地盯着手中的茶杯,像在数里面有几片茶叶似的。

    “没……没想什么,我就是在想,你应该告诉乔宇石。既然他那么爱你,肯定会帮你圆谎的。”

    “爱我?”程飞雪复杂地笑了笑,脸上的神情在齐洛格看来是高深莫测的,却更佐证了乔宇石不爱她的猜测。

    “难道不爱?”齐洛格紧张地问,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紧张。

    “爱!当然爱了。”她似乎看出了齐洛格的疑惑,轻声说。

    随即,她的表情又变幻了,茫然地看向窗外的湖景,悠悠地开口:“洛洛,我只希望你能永远记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对你知无不言,没有秘密,但是人生真的有很多无奈,不是我想说就能说的。”

    齐洛格的鼻子一阵酸涩,泪,忍不住从眼中滑落。

    慌乱地低下头,假意喝茶。程飞雪并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因为岸边的垂柳在模糊,她何尝不是被泪湿了双眼。

    齐洛格懂的,她现在的心或许是和她一样,有很多想说而不能说的秘密。

    雪儿,是不是乔宇石在威胁着你,像威胁我一样。

    雪儿,是不是你明白他不够爱你,却要忍气吞声。你的不幸,都是我造成的对吗?

    我只盼着早日脱离开恶魔的掌控,让你拥有完整的他,你就不会再难过了。

    心内重重地叹息,她想,她是第三者,是始作俑者,她是没资格哭的。抹干了泪,心疼地看着程飞雪,想开口劝,却不知能说什么。

    “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6章 有重要的事和她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