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奶奶,你也太心急了吧?我大哥才结婚一个月,哪儿能那么快。”乔宇欢忙帮哥嫂打掩护,可要和他们搞好关系,还惦记着齐洛格呢。

    “去,你懂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谁不是先上车后补票?”老太太拍开乔宇欢,他挡住她研究程飞雪的肚子了。

    “你那个,按时来了没?”程飞雪的脸更红了,怎么也想不到她问的这么直接啊。

    “奶奶,雪儿害羞,您别说那么直白嘛,我们在努力呢!”乔宇石站在妻子身边,不想她为难。

    “好,抓紧时间,实在不行回来住,我好给你们调理身体。”老太太不依不饶地说。

    “调理?我看您这样子,分明就是要给人家吃补药!”乔家唯一的女孩乔菲雨幸灾乐祸地围过来凑热闹。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才多大?说这些,不像话!不过这主意真不错,思南……思南呢?”

    “来了,奶奶。”乔思南正和爷爷说话,听奶奶叫,笑着赶了过来。

    “你去给你大哥大嫂准备点补药,要那种特效的,现在就去。晚上,你们就在这儿住下吧。”老太太吩咐完乔思南,又转头和乔宇石夫妇说道。

    程飞雪一脸为难地看向乔宇石,脸臊的通红。

    “奶奶,我今晚有事,咱们改天行不行?”乔宇石柔声哄道。

    “什么事也没有生曾孙子重要!”

    “对对,老婆子这话说的对。别当我们不知道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一个两个都要什么自由,不愿意怀孕。今晚你们两个人都给我住这儿!”老爷子近年来很少这么严肃的说什么事了,一句命令下来,两人都不敢违抗了。

    “小姐,夫人刚打电话过来,说晚上给你准备了补品。”阿欣忽然上前,轻声说道。

    “亲家母那边,我待会儿亲自打电话去说。今天可是爷爷的生日,你们乖乖听话。”老太太坚持道,乔宇石和程飞雪相视一眼,随即答应奶奶的要求。

    乔宇石整夜没来,齐洛格睡的却也不安稳,一晚上反复地做着一个梦。

    她带着绝望的心情在城南别墅区跑着,跑着跑着,就到了那个山坡边。

    她看见山坡上纠缠着的男女,那女人似乎是她,又似乎不是。想看清那个男人的面貌,却怎么努力也看不清。

    醒后她才发现,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她的人生都是如此的绝望。

    乔宇石说,父亲经营无方,问题又像两年前一样严重。

    上次回家,父母没事人似的,是不舍得她跟着担心吧。她要想办法让自己强大起来,否则不要永远受制于乔宇石了吗?

    天刚蒙蒙亮齐洛格便爬起床打开电脑,她当时出于爱好学的专业是服装设计。

    真后悔自己没有学企业管理,说不定毕业后能帮助父亲呢。现在考研应该也来得及吧,研究生考试是在明年一月份,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对她来说,足够了。

    天亮后书店开门,齐洛格照着在网上查的书目去书店先买了书。

    把书带回家,上午就开始看了。她去年毕业,曾在一家公司做过一小段时间助理。后来乔宇石说必须他要的时候,她就随时到,迫她把工作辞了。

    李嫂上午回来,给她做了中午饭。

    齐洛格几乎吃饭的时候都在看书,她要在考试中考出最好的成绩来。

    下午四点,齐洛格把书收拾好早早地回家,她知道母亲做菜喜欢亲力亲为。心疼母亲的身体,她要早些回去帮忙。

    想要给母亲个惊喜,她开门时动作很轻,母亲果然在厨房里。

    她走到门口才看见,父亲也在,两人正在轻声说话。

    “他真要回来了?”母亲问。

    “嗯!”

    “千万别让小洛看见他,你叮嘱了老陆没?”

    “叮嘱了,你放心。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就算小洛见到他……”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见到,你难道忘了咱们小洛差点命都没了?”

    “那万一她自己想起来呢?到时候……小洛?”父亲看见了门外的齐洛格,母亲脸顿时变了,手上拿着的铲子吓的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爸妈,你们担心我想起什么?”齐洛格看着父亲的脸,问。

    今天她要从他们口中问出一个答案,不想再这样纠结下去了。

    “没……没什么。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东海呢?”

    “爸,别瞒着我了,要是真没什么,妈妈不会这样。”

    母亲柳小萍迅速恢复了镇静,笑着从地上捡起铲子说道:“傻丫头,你站门口,吓了妈一跳。真没什么事,东海不来了?”

    “来,马上就到。”

    “你过来尝尝妈妈做的菜,看看是不是合东海的口味。”柳小萍来拉齐洛格的手。

    “妈妈,求你了,告诉我吧。其实,我都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老两口一口同声地问,心里皆是无比紧张惶恐。随即柳小萍意识到,她说想起来可能是骗他们的,要真想起来,还问他们做什么。

    “这孩子想起什么来了?快过来尝菜吧。”柳小萍慈爱地笑着,低头用铲子盛了一口菜递到女儿面前。

    他们在回避,她也知道,这些事肯定不愉快,父母不告诉她是心疼她。

    追问下去,父母会为难,不追问,就解不开乔宇石的结。

    齐洛格张嘴接过母亲给的菜,嚼着,口中赞着好吃。

    父母以为她放弃问了,暗舒一口气。

    她咽下菜,却忽然说:“我想起了乔宇石。”而后,盯着父亲的脸看,他是不擅长说谎的。

    乔宇石说她第一次早在十八岁前就没了,而且他还说恨她。小勇哥哥说她出车祸那晚,还有个男人在她身边,熟络地叫她小格格。

    这一切事情让她推断,可能她曾经和乔宇石相爱过,是他的恋人。后来,那个男人出现,她移情别恋,所以乔宇石恨她。

    那时,她还只有十八岁,按道理这些事都不大可能发生。可只有这种解释,才能把所有事情串在一起。

    “乔宇石,是乔氏总裁乔宇石,东海的老板吗?”父亲问。

    “当然是啊。”

 &nbs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3章 我以前伤害过他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