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这回真遭报应了,你满意了?”乔宇石没抬头,很冷淡地甩出这句话,继续自疗他可怜的脚。

    这方向应该是从饭厅去书房的,他偷听到了她说话?

    齐洛格有些尴尬,不过看他疼的呲牙咧嘴的,心里还是很高兴。

    他说的没错,老天对他的惩罚,她很满意。

    “你……严重吗?”看他死死皱着眉,她还是同情心泛滥了。

    “想我死,还早着呢,这点伤算什么。”

    “不算什么你别皱眉啊,我看电视剧里的硬汉,取子弹都不眨一下眼睛的。”她后悔了,就不该同情恶人。

    “你!齐洛格,你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他把眉头松开了,忍着疼站起来。

    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瞧不起,他气的冒烟,脸上还得绷着。

    “您不怕伤情加重,我是无所谓。”齐洛格抱胸幸灾乐祸地看他受伤的脚,看得出,没什么大问题。

    “友情提醒一下,上天惩罚一个人时,是会先给点提示的。你这个,只能算是提示,如果不放了我,后面还有好戏等着你!”

    这该死的女人!心里骂了她一百遍,脸上却阴冷地笑,亏他的脸没抽筋。

    “要我放过你,下辈子!你放心,我会克服一切困难欺负你的,晚上等着!”

    他真看错了,以为她多多少少会爱他,喜欢他,在乎他。

    谁知道,她就是一个蛇蝎美人,对他没有半点同情心。

    阴沉着脸,他从她面前单脚跳回书房。

    半天没动静,齐洛格悄悄地到书房门口看了看。有些纠结,是不是应该去给他买点药。

    不行!要是他真有事,他会打电话给他的家庭医生,再说江东海还在外面候命。

    这样的时刻,理应留给雪儿去陪伴他,才能增进他们夫妻感情。

    她要冷硬到底,对他的脚不闻不问。

    乔宇石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坐在椅子上调整脚踝,转了一会儿,不再痛了。

    他对自己的反常行为有些不解,明明刚才很生气的,走到门口打开防盗门却没走。

    偷偷回了书房打开笔记本工作,又时不时地在想那该死女人肚子咕咕的叫声。还是给江东海打了个电话,叫他去买精心斋的东西。

    他发现自己对她越来越心软,越来越好。可她呢,除了臭着脸,还是臭着脸。

    恩爱的时候,她抗拒。说话的时候,她冷冰冰。

    就连他扭到了脚,她不仅不关心,还冷嘲热讽。

    这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啊,从前和现在简直就判若两人。

    还记得她刚送上门没多久的时候,有一次他发烧,自己没当回事,她却急的眼圈都红了。

    她要叫江东海来,他不肯。她就照顾了他一整夜,没合眼,不停地给他敷毛巾,喂水。

    也许,这就是她的策略,对你好,对你百依百顺,让你习惯她。现在,她知道自己的豪门梦破灭了,所以故意不理你,给你施加压力,好让她如愿以偿。

    乔宇石,被背叛一次就已经愚蠢之极,决不能被背叛第二次。

    你和她之间,一定要你主导她,控制她,把她紧紧地捏在自己的手心里。

    想到此,给江东海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一下鸿禧追加投资的事。

    而后,他宁心静气不再想齐洛格的事,开始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工作上。

    最近,一些项目的进展不太顺利,尤其是和程家联手开发的地,更像是有人从中作梗。

    又打了几个电话出去,有些疲惫,顺手拿起面前的水杯。

    这水杯也是齐洛格挑的,景德镇的陶瓷,杯子的底色是白色。他拿起来仔细看,上面的图案很温馨,一栋别致的房子前,一对夫妻席地而坐,不远处的草地上跑着他们的孩子。

    用了近两年的杯子竟有这样的细节,他才注意到。

    齐洛格曾说过,杯子杯子就是一辈子。她是想用这个杯子暗示他什么?

    这么浪漫简单的生活,会是她的渴望?

    以前,他喜欢喝咖啡,她说咖啡对身体不好,每次偷偷给他换成茶。

    那样体贴的一个小女人,若不是心机深重,的确是个好伴侣。可惜,一切都是假的,而且他已经娶了程飞雪,婚姻不是儿戏。

    又在心软,他变换了脸上温柔的神情,冷声叫道:“齐洛格!”

    “有事?”齐洛格打开门,问。

    “给我泡杯茶!”他指了指水杯,命令道,脸色非常严肃。

    “我不会给你泡茶了,协议里没写这一条。”齐洛格悄悄观察了一下,他的脚该是没事了。

    “协议里可没有给鸿禧追加投资这一条,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把明天的投资撤销?如果投资撤销了,你父亲的下场会和两年前一模一样。”

    “为什么又要投资?问题不早就解决了吗?”齐洛格奇怪地问。

    “这要问你父亲,他实在是经营有方啊。齐小姐,看来你要一辈子为你的父亲卖身了。”慢条斯理地说完,再次指了指杯子。

    齐洛格不情不愿地走到他面前,小手刚要碰到杯子,却被他一拉,不偏不倚地跌坐在他大腿上。

    “齐洛格,记住!不仅要给我倒水,给我做饭,奉献劳力,还要做一切我要你做的事。再敢违抗,挑战我,我就会让鸿禧付出代价!这话,我不想说第二遍。”在她耳边,他很轻地说。

    他再不和她谈什么协议,这是一个残酷的社会,她既然求助于他,就不由她来规定游戏规则。

    心中泛起苦涩,多日来的抗拒回到了原点。她拼命地挣扎,想飞出去,到头来却发现还是被他圈在坚硬的壳里,根本无力反抗。

    可她真的不甘,也真的不愿就这样受制于他,任自己横阻在他们夫妻之间。

    “乔宇石,你非要这样,我会恨你!”

    愣了一下,随即他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与她对视。她的眼中有浓的化不开的恨意,除了恨,还有一种凄凉,他的心毫无征兆地再次一窒。

    忽视了那种感觉,他依然冷着声音说道:“齐洛格,我无所谓你恨不恨我。倒茶去!”

    原来,他真的无所谓,在他眼里,她真的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悲哀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章 要永远听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