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乔宇石明天去度蜜月,今晚一定不会来,她要在此时一个人病在公寓里,就可以尝到更多的痛苦。

    这是她想要的,最好痛彻心扉。

    六月份,水不算很凉,对齐洛格来说,却凉的彻骨。身体瑟缩了一下,才意识到凉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

    她拿着花洒对着自己的头拼命地淋,仿佛还不够,心还没有麻木,还会想起衣橱里满满当当的乔宇石买来的睡衣。

    难道她会不值钱到被那一点东西感动而忘记他的可恶?难道她还可以去想雪儿心爱的男人?

    她把浴缸里放满凉水,坐进去,再取下花洒对着自己冲。

    冷的打颤,牙齿咯咯地响,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样真好,最好能冰冻了自己的心。

    也不知道洗了多久,她发现自己觉得更冷了,鼻息却开始发热。

    手机铃声在卧室里响起,她从浴缸中站起来,头晕沉沉的,强撑着扯过浴巾擦了擦身,摇晃着回了房。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说晚上备了饭让她和江东海回去吃,她几乎忘记了这事。

    “洛儿,你嗓子怎么哑了?”母亲在电话里问,她才发现喉咙痛的厉害,好像一瞬间就肿了。

    “好像有点感冒。”带着重重的鼻音回道。

    “早上回来还好好的,怎么说感冒就感冒了?你中午睡觉开了空调?”

    “嗯,我没事妈,喝点热水就会好。今天不愿意走动,我尽快带他回去行吗?”

    “也好,让东海好好照顾你,熬姜汤给你喝。他要是不会,妈熬好给你送去。”

    “不用不用不用,他会,他什么都会。咳咳……呃……咳咳……”急的齐洛格直咳嗽,要是母亲来了,一切都完了。

    “好了好了,你快挂电话喝水去。”

    “嗯……”齐洛格强忍着,挂了电话后才放肆地咳嗽起来。

    咳的撕心裂肺的,脸通红,喉咙叫嚣着要她喝杯水压一压,她却狠下心继续折磨自己。

    喉咙痛了,心就不会痛。

    母亲问她怎么只一天的时间就感冒了,岂知人生的变故本就短。就像她在雪儿的婚礼上见到乔宇石,一瞬间她的世界轰然倒塌。

    虽然乔宇石从没说过喜欢她,从没说过爱她,至少她觉得只要她努力,他终将感动。

    希望坍塌了,从此以后,她没有了希冀,人生就永远枯萎了。

    二十二岁,会不会太早了些,还是年华的春季,心却如深秋的黄花,片片凋零。

    今日的避孕药还没吃,她拉开抽屉取出药瓶,旋开,拿了一粒干吞下去。

    这一连串动作用了很久时间,吃完药,又继续咳嗽。

    咳着咳着,终于咳不动了,躺在床上越来越冷。

    瑟缩在那儿,毯子就在脚下,她不肯盖,让寒意将身体浸透,再浸透。

    冰与火同时在折磨着纤弱的她,躺在床上不住地颤抖,鼻息越来越烫,意识越来越模糊。

    肖白羽,那个明朗又带点痞气的男人,在她朦胧的意识中出现。

    “宝贝儿,你难过吗?”他温柔地问她。

    “你为什么这么傻?傻瓜,来,让我抱抱你。”恍惚中,那男人的脸似乎又变得更英俊了,仔细看,竟是乔宇石。

    “我不要你,我要肖白羽,他不会伤害我。不会!”她哽咽着,嘶吼着,泪滚滚而下。

    终于又换成了肖白羽,很轻很柔地把她抱在怀里,低声安抚。

    “宝贝儿,一切都会过去,别难过,我会永远呵护你。”

    她觉得舒服了很多,靠在他的怀抱中,贪婪地呼吸着。

    忽然她想起了乔宇石,她是他的情妇,最卑微的情妇,她已没资格得到肖白羽的爱了。

&n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5章 让自己大病一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