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网游之最强法王

王大猫 作品

    暮光子爵循循善诱:“两个条件加一块儿就可以。你们听我说说,要是我说的有道理,你们在商量!”

    “这样当然可以了!您是一个真正的高手……您说!”

    “你们三人,都把录像卖给我。而我呢,可以立字据,会把录像立刻毁掉。这样,保全了你们还有铃木隼的面子,你们也赚了一笔金币……反正,你们不能把录像买回国的,是不是?同时还能保证录像的消失。你们也在消除隐患的前提下得到金币……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也有录像啊!这样我们的录像就能卖出更多的金币!”

    “你们不是开直播了?而且你们还习惯设赌局……”

    三七开门凑上来:“这次没有设赌,只是在观影厅设置了付费可见、不可下载两个条件。把你们手中的录像收购过来,除了保证我们的录像继续大卖,没别的用处。怎么样?”

    “那……”三人互相看看,终于用九百金币的价格把三份录像卖给七剑。

    “我给你们一千三百金币。其中四百金币是给铃木隼的。做生意嘛,除了讲究诚信,还要抱持仁慈之心。他不远万里跑来帮我们赚钱,我不能让他亏本的!”

    这三人记不清自己给暮光子爵鞠了多少个躬才离开。走到门口,暮光子爵在问三七开门:“三七,咱们的直播赚了多少?”

    “等他们走了再说……”

    没人知道七剑能用这次直播赚多少金币。

    南拳王、付诸东流、十四州寒、暮光.橙语留在场内,其余人员退出。十四州寒要和暮光老大搭搭手!

    这一段时间,顾剑影总觉得自己的剑法即将突破,却始终没能做到。今天看了一场子爵殴打小朋友的戏码,也想和苏老大较量一下:“我们两试试。都不用魔法技能!”

    你就一个碎金奇术的魔法技能,我可有一大把魔法技能。苏老大:“不用就不用。不过开场我要试试狮子吼技能。说不定有你的惊喜。”

    顾剑影有‘将勇’的白虎传承。按照苏老大的估计,拥有白虎传承的人,是不应该害怕狮子吼技能的。不说白虎是圣兽,老虎本身就和狮子一样,都是百兽之王。

    试探的结果,狮子吼果然无法伤害十四州寒。两人剑来枪往,斗在一起。

    十四州寒的剑法,有少林剑法、辟邪剑法、剑气斩、大十字斩。暮光子爵的枪法则有凤凰三点头、四平枪、霸王枪、丹凤朝阳枪,此外疯魔棍法也可以用枪类武器施展。大家技能差不多少,也就都不用技能,只用基础技法和自己能在游戏里完成的动作较量。

    “你还是要吃亏。霸王枪的特效,我还没跟大家讲过——所谓的霸王枪,只有横扫、竖砸、突刺三个基本式子,为什么还能称为一套枪法?这是因为在装备了枪类武器后,这三个基础枪法,谁都能够施展,给对手造成伤害,但只有装备者的力量超越手中长枪的力量需求达到两倍以上、基础枪法练到五层以上,这三招枪法,才能成为‘霸王枪’,满足这两个条件,这三招就会附加技能效果。你不用技能,我不用不行,霸王枪,已经是我的被动技能了!”

    十四州寒:“我知道我目前还是打不过你,不过我想看看差距有多大。”

    差距比她想象的要大。

    苏老大防御为主,就是想等她的‘将勇’技能效果最大化——这也是个被动技能。

    付诸东流:“老南,你觉得这两人的差距在哪里?”

    南拳王心下不爽:“老子快四十了,你就不能尊重点老人家?”

    “那我喊你老南瓜行不行?大我才几岁你摆什么架子!问你话呢!”

    “我觉得双方的力量差距太大。暮光老大在现实中真有这么大力量?”

    “怎么可能?也就是比我、比小顾稍微大一点。不过,他天级资质,只要他愿意,力量不可能比同级玩家弱,又从荣耀草原的狮子王身上抢了五十点力量。单比力量,我和小顾恐怕到了一百级也比不过他。”

    五十点力量!什么任务能让人一下子得到五十点力量?南拳王眼睛开始发光。

    付诸东流:“醒醒吧你。那个是一次性任务。能做的话,我早就去了……”

    角斗场上,十四州寒发觉‘将勇’的技能效果已经达到巅峰:“不用再让了,开始!”

    火星撞地球的硬撼开始。

    枪法、剑法,双方都没有采用技能,却都有技能,一方是‘将勇’的传承加持;一方是霸王枪的被动强化,场上火花四溅,打的比电影都好看!

    被动技能的加持、增长,是长时间的、不需要刻意激发的,也不存在冷却,所以任何被动技能都可以算是‘神技能’,是比绝大多数职业技能都珍贵的东西。两人对攻,除被动技能,都没有使用任何招数,这时候就看出顾剑影的功夫来,和苏老大只在伯仲之间。

    然而苏老大的生命值更厚,他还有一个自动回血的被动技能,当两人血量都降至一半上下,他的优势开始显现。

    顾剑影的生命值所剩无几的时候,苏老大还有接近两成的生命。

    “我输了!”顾剑影收剑:“下线试试?”

    “呵呵,试试就试试。拳王,线下比试,你要不要看啊?”

    南拳王想骂人:“别逗老人家行不行?哪个小付啊,你帮帮忙,给我录下来,完了就给我发过来好不好?等你到胡建,吱一声,我请你吃大餐!”也不管付诸东流答不答应:“剑影,我还是不看好你。你的功夫到了瓶颈了,能突破,就有可能打赢小苏。不能突破,就要沉下心再打磨一段时间!千万别心急——没好处的!”

    姜是老的辣。南拳王的点评正是顾剑影心中所想:“知道了,谢谢南叔!”

    七剑公户的核心基本都下线了。公会的两大高手,暮光.橙语、十四州寒要在线下进行pk,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就连并不喜欢打打杀杀的白依依、李元宝都跑到公会的健身房来观战。

    付诸东流抱着付火,坐在一边。他身后是一幅巨大的书法,一个苏老大不知从哪里挡下来的毛笔字‘永’,顺着笔画,还有一些灰白的线条将此字的运笔方法、力量走势大致挑明。付涛看看身后的毛笔字,心里总觉得膈应,但又说不出是哪里让他觉得不舒服,只好回头逗弄儿子:“儿子,好好看,你干爹、干妈要比武呢!以后让他们两个教你武艺,你也弄个华夏第一高手的名号给你爹争光!”

    三七开门伸手在逗小孩:“嘁,这两个成了小付的干爹干妈,小曼姐呢?”

    “两个干妈不行啊?过年红包都能多要一份!”

    两人还在说笑,苏橙过来,伸手一指:“都坐到那边去……待会儿打起来,这里坐人会碍事。”

    ……只要空地足够,我们坐那里还不一样?两人互相白了一眼,感觉苏老大是认真的,只好转移。

    顾剑影、苏橙已经在场中摆好架势。

    和游戏里不同,顾剑影这次拿的是一根在网上定制的铝合金教鞭,其中藏有染色剂,不管是刺中对手,还是‘剑刃’伤敌,都能在苏橙身上留下红色印记,她身上还穿了一件马甲式样的护具,膝盖位置有两块护膝。苏老大则左手持一根丁字棍,右手一把菲律宾魔杖,长度两尺有余,比顾剑影的教鞭稍短。通身不带护具。

    “准备好了?”苏老大道:“这一次比武,大家还是点到为止……不过……”

    顾剑影接口:“我想迫出自己的潜力。要是我两个有人轻伤,只要我们不停手,大家不要奇怪,也不要干涉。”

    秦小曼坐在秦川身边:“难道是真打?”

    唐绝看看老板,给秦小曼解释:“顾剑影的剑法遇到瓶颈了。不真打很难突破。小姐放心,这两人都是真功夫,就算没有达到什么炉火纯青、收发由心的境界,也不至于在比武中重伤对手。再说了……你看看两人的武器,只有苏老大重伤顾剑影的可能,顾剑影的武器,比武还行,搏命就是摆设!”

    “谁受伤都不好!有没有准备急救物品?”

    “有呢。老板让我把急救包拿来了,就在我凳子下面。”

    龙争虎斗,出手即是全力!

    一见飙血!

    两人以极高的速度对冲而过。顾剑影就在苏老大的白色练功服肩头留下一条红痕。这一剑原本是对着苏橙颈部刺去,被苏橙左手丁字棍带偏,右手魔杖向后挥击,去势斜斜向下,速度之快,已经超越顾剑影的剑击,打在顾剑影腰后的扎带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唐绝给秦川当专职解说:“看上去是小苏吃亏。其实半斤八两。这一招,小苏只是差之毫厘,但他若是打中了,顾姑娘恐怕已经失去战斗力了。”他把嘴贴近秦川的耳朵,压低声音:“也有可能是小苏在放水。他想激发顾剑影的潜力,帮助她提高剑术。”

    场中人对峙。顾剑影:“我带了护具,你不用让我的。”

    “那你也要能逼得我不让你才行啊!”苏老大直接打脸:“还有,你不是遣唐使,我不想打你的屁股!”

    顾剑影深吸一口气,引起剑诀。

    “你考虑清楚,大开大合一往无前的战法,对于力量超过你的对手,并不合适。游走寻机也和刚猛打法也不矛盾,转换之间,全在对敌形式的极速判断上!”

    这才是适合顾剑影的剑法道路:禀直而行,但还需要权衡利弊的判断,掌握更合适的进退时机。

    接下来的战斗,两人逐渐打出节奏,分分合合,有来有往,顾剑影虽是攻少守多,进退之间却越来越从容。付涛的眼睛紧盯着场中:“十四要是能在打破战斗节奏的前提下保持眼下局势,她的战法就算是成功了!”

    单论打斗,唐绝的眼光还不如付涛:“怎么说?”

    “战法是大局,剑法是小局!境界不提高,剑法根本不能突破!就好比战略和战术,打起仗来缺一不可,但战略是所有战术的指导思想,不知道自己想打出什么样结局,就无法发挥自己的战斗力!看着吧,这样的比武,时间不会太久。”说完话,付涛又不由自主的转头看了看那副巨大的‘永’字儿——我今天怎么了?想研究书法吗?

    此时苏橙退出两步,一个后空翻拉开距离,站在距离‘永’字书法五步远的地方,丁字棍隐与后手,右手短棍在身前空气中轻轻一点,旋即上挑,摆出一个剑指南天的姿势:“看清楚了!”——短棍正指向身侧的巨幅‘永’字儿。

    顾剑影有点迷茫:什么意思?

    苏橙口中又是一声大喝:“看清楚啊!”短棍向左手方位斜劈,中途右拉,停棍于身后,目光死死盯住顾剑影。

    苏橙的身影消失不见,顾剑影只看到对面墙上巨大的‘永’字,隐约的线条指明笔画中力量的走势,手中教鞭不由自主学着苏橙在空气中一点,略微上挑——正是这种感觉,但是教鞭似乎太清!有东西迎面飞来,她丢掉教鞭,顺手接住一根短棍,向下斜劈,后拉,空气中响起一声急促破空之声——这就是撇、捺的力量!

    顾剑影放弃对手开始练剑。

    金刚猫掂着脚从人群后绕道付诸东流身边:“什么啊这是?好像是把书法的运笔方式用到武术中去了!我看着头疼!”

    头疼?这是你的福气!我能看出来,却悟不出这其中的法门啊。付诸东流转头看看金刚猫:“我忘了,你这家伙有毛笔书法的底子。你别看顾剑影,看那幅字——那个永字。狗屎运啊!”

    巨幅毛笔书法‘永’,一个字儿,标明了八种毛笔书法运笔用力的方式。

    永字八法,是中国书法用笔法则。以永字八笔顺序为例,阐述正楷笔势的方法:点为侧,侧锋峻落,铺毫行笔,势足收锋;横为勒,逆锋落纸,缓去急回,不可顺锋平过;直笔为努,不宜过直,太挺直则木僵无力,而须直中见曲势;钩为趯,驻锋提笔,使力集于笔尖;仰横为策,起笔同直划,得力在划末;长撇为掠,起笔同直划,出锋稍肥,力要送到;短撇为啄,落笔左出,快而峻利;捺笔为磔,逆锋轻落,折锋铺毫缓行,收锋重在含蓄。相传为隋代智永或东晋王羲之或唐代张旭所创,因其为书写楷书的基本法则,后人又将‘永字八法’引为书法的代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