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随即笑自己多心,现在容沣都成死狗了,遥控器也被毁了,留在这里干什么,观赏这里一堆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炸弹。

    容浔望着沈晏的背影,眸光深深,随即敛下,拥着她微笑,“我们也走吧。”

    樊雅点点头,只是走到容恬身边时脚步忍不住顿了顿,有些迟疑的看向血泊中仿佛痴了一样的容恬,轻轻叹了口气,不管过去有多少恩怨,这次容恬也是在帮着她们的。

    樊雅脚步一停,容浔也只能停下,睨向坐在地上一潭死水似的容恬,表情并不十分好看。

    但不等他开口,容恬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们很怨我。”她温柔抚上孟之野的脸,脸上原本狰狞的伤痕一瞬间都仿佛变得温柔,“但他是为了我来的,我想送他回去,以后,随便你们怎么处置我。”

    樊雅怔了怔,不由微微唏嘘。

    堂堂千金贵女,落到这个地步。

    她看向容浔。

    容浔瞥了眼那个被放了炸弹的轮椅,微微皱眉,容恬像是看出他的担心,轻声说,“我有一个备用轮椅,一直都没敢给容沣知道,藏在那个房间,很安全。”

    容浔锐利的目光扫了眼容恬,容恬已经重新低下头,轻轻抚着孟之野,仿佛又陷入痴傻状态。容浔皱了皱眉,但实在不想抱着容恬上车。他快步从容恬说的那个房间找出轮椅,仔细查看了一圈,确认轮椅确实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才推了出来,再招呼早就吓呆了律师将容恬还有孟之野拽到轮椅上,幸亏轮椅也够大,再挤个孟之野也不算太挤。

    容恬全然不顾,搂着孟之野,仿佛已经痴了。

    外面阳光正好,草绿树葱,天朗气清。

    沈晏夹着容沣站在门外。

    容沣半睐着眼,脸上神情像是痛苦又像是愤怒,还隐约夹杂着一点快意,配合着他一脸的鼻青脸肿,显得十分诡异。

    夹着容沣的沈晏神色却淡,“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等容衍。”

    “等他?在这里?唔……”樊雅不可自抑的一声闷哼,捂住肚子,肚子里坠坠的痛意来势凶猛而迅速,痛的她脸色一白,下意识紧紧掐住容浔的胳膊。

    容浔跟沈晏脸色同时变了变,容浔长眸都惊的仿佛放大了一圈,声音难得的尖锐上挑,“要生了?”

    “估计是。”樊雅忍着一波一波的痛,明显感觉下面微湿,应该是羊水已经破了。

    容浔脸色刹那惨白,比刚才还白的厉害,他当机立断的打横抱起樊雅快步走向车,容恬坐在后座,痴痴呆呆的,也幸亏车够大,坐了几个人都不觉得拥挤。

    身后突然响起容沣刺耳的狂笑,随即笑声戛然而止,容沣面上一阵扭曲,双目喷薄着愤怒怨恨的火焰,显得狰狞。

    容浔脚步陡然一顿,与樊雅交换了一下视线。

    这种情况,再看不出猫腻,他们也未免太蠢了些。

    樊雅一边艰难的捧着肚子,一边挣扎着要下车,被容浔牢牢按在车上,“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

    樊雅点点头,伸手将车门开的更大些,她现在也确实是没什么力气,那股痛意蔓延全身,让她整个人都跟着发颤。

    容浔缓步走回到沈晏身边,“到底怎么回事?”

    沈晏唇角微扬,笑意浅淡,与他身边的容沣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说过,我只是在等容衍。”

    樊雅死死盯着神态自若的沈晏,距离有些远,沈晏声音又低,她不太听得清楚,但从他的口型里也能推测出他说了什么,心里一股怒气涌出!

    这个男人,到这时候还要在这里装,装什么装,当他真的是影帝级人物!

    她深吸了口气,“容浔,抱我下来!我不走了!”

    沈晏脸色陡然变了变,“樊雅你……”

    容浔很听话,真的转身往车里走。

    沈晏脸色是真的难看了,低吼出声,“容浔,你还不快把她带走!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

    容浔脚步一顿,懒懒瞥眼过去,神态居然颇为意兴阑珊的模样,“就为上次的事我估计就得跪半年的搓衣板,如果今天我再走了……嗯,你是想让我做孤家寡人然后你自己好乘虚而入么?”

    沈晏难得的呛了口气。

    在脸皮方面,他确实不如容少。

    他抬眼望着满头冷汗的樊雅,微微咬牙,“容沣在这附近埋伏了一个暗哨,如果他不出现,无论谁出现在门口,都会死,那杀手手上还有一个遥控器,只要情况不对,他会启动这里的炸弹。”说着,他微微让开身,露出牢牢抵在容沣心脏部位的薄透匕首,匕首已经进肉一分,隐约露出一点血渍,应该就是刚才容沣突然变色的原因。

    “容浔,你还不快带樊雅走!这里太危险!”

    容浔脸色也变了。

    怪不得沈晏抢先一步控制住容沣,还带着他抢先一步走到门口……

    他回头望了望一脸冷汗的樊雅,微微吸了口气,不能让樊雅过来,更不能让沈晏死在这里……

    眸光陡然一锐,他上前一步扣住容沣的肩膀,冷然看向沈晏,“你走。”

    沈晏怔了怔,随即轻笑,“容浔,你活着的意义比我大。”

    “我当然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比你大,但如果你死了,我就欠你一辈子!”容浔神色冷冽,一手牢牢扣住容沣的肩膀,“而且,我答应过你妈妈,要让你好好活着!”

    “当年那个沈晏早就死了。”沈晏眼底一瞬情绪,“而且你应该很清楚,就算你给我移植了不少器官,我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十年,五年,甚至一年都撑不到。”

    “撑不到也给我撑!”容浔眼角余光扫见樊雅竟似乎想要下车,霍然伸手,想要将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305章 落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