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让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啊!”

    一声惨烈到近乎尖锐的惊叫霍然响起,容恬像是疯了一样猛地往前扑,早就筋骨俱断的的腿哪里支撑的住她的身体,砰的一声趴在地上,她却仿佛一点痛也感觉不到,死命抓着地毯慢慢往前挪,一步一步,她挪的非常慢,像是一场默剧,脸上的仓皇也在一步一步间慢慢褪去,变成了完完全全的绝望。

    樊雅不忍心的侧头,微微往后退,跌坐在沙发上。

    她真的以为,容沣会看在容恬的面上放了孟之野。没想到,容沣的心比她预料中的还要狠。

    容恬还在继续往前爬,擦伤的手肘在地毯上曳出一道淡淡的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容浔微微皱眉,他不喜欢容恬,也觉得她是罪有因得,但这幅样子,也确实难看了些,而且对胎教不好。

    衣袖被樊雅轻轻拉了拉,他回头一看,皱了皱眉,点头,但他脚步刚抬起,旁边一个人速度比他快,已经缓步走出。

    沈晏。

    沈晏看也不看脸色阴沉的容沣,缓步走到容恬身边蹲下。

    容恬一怔抬头,正好迎上眸光温软的俊雅眼眸,恍惚间,与记忆中那次温暖汇成一起,又是他……

    沈晏望着怔然的容恬一笑,轻轻抄手,将她拦腰抱起,“我带你去见他。”

    “站住。”阴测测的冷声响起。

    容恬下意识攀住沈晏胳膊,惶然回望脸色冷沉的容沣,心里一凉,“你别……他会杀了你的!”

    “我答应过他,我会保护好你。”沈晏温和微笑,“别怕。”

    容恬怔了怔,大滴眼泪落下,视野又模糊了,“是我害了他……”

    “他是心甘情愿的。”沈晏轻笑了下,坚定的往那边走。

    “站住!”容沣声音有了几分杀气,一股愤怒涌上全身,他现在手上有枪,掌控整栋别墅,一个不高兴可以炸掉这栋房子让所有人都死,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表现的这么不在乎?

    他霍的扬手,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上沈晏后背,“你再走一步,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那就先要我的命好了。”容浔懒洋洋的挡在容沣枪口前,俊美脸上全是傲然冷漠,却没有任何一点恐惧,“反正我们现在所有人的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上,谁先死,也无所谓。”

    容沣微微睁大了眼,眉宇间凛上煞猛杀意,“容浔,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我当然知道你会杀我……”

    砰!

    黑色巨大的帷幕倏地从天而降,像是黑夜一般罩在四周落地窗上,就连半开的大门那边也落下尤其厚重的帷幕,原本还算明亮的房子骤然漆黑一片!

    容沣猝不及防,下意识往后一退,但几乎是同时,黑暗中锐利白芒一闪,容沣只觉得握枪的手腕一阵剧痛,啪嗒一声,枪落地的轻响。

    下一刻,容浔扑了过去!

    樊雅迅速后退。

    就在刚才孟之野在她身前停下就是为了暗示她这个机关,那次化装舞会她就见识过孟家精心设计的机关,也凑巧看见了孟之野的机关按键就在这沙发附近,然当时纯粹是为了噱头玩闹,但在这个时候,还真的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她刚才趁着容沣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容恬身上,特地往后退,果然,真的是摸到藏在柜子角落里的按钮。

    只是恐怕孟之野自己也没想到,他家的机关,会用在这样一个时候。

    那边沈晏已经抱着容恬走到一动不动的孟之野身边,容恬挣扎着落地,倚靠着沈晏端过来的椅子,慢慢的,将孟之野的头放上她枯瘦变形的腿上。

    容沣那一枪很准,孟之野甚至没有多少痛苦就走了,只是眼睛还没有闭上,仿佛到死那一刻还在愕然。

    容恬抱着他,眼泪汹涌落下。

    沈晏此时也无心在意她,一手捏着他身上最后一片刀片,一边屏息仔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孟之野当初为了效果,采用的窗帘帷幕都是上好的遮光材质,整栋房子都仿佛笼罩在夜色之中,黑暗中一切声音气味都像是放大,容浔容沣激烈的搏斗声,容恬的哭泣声,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太多太多,反而混淆了他的感观。

    一时间,他没办法找到樊雅到底在什么地方。

    衣袖突然被人轻轻一拉。

    沈晏一怔回头,掌心已经被容恬轻轻握住,掌心微痒,像是在写字?

    沈晏定了定神,专注在容恬的手势上,无人看见,渐渐的,原本漆黑的眼眸更加深冷,仿佛笼进了深沉的夜色。

    他微微吸了口气,慢慢将手从容恬手里抽出来。

    容恬僵了僵,不太明白沈晏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却止不住的微凉。

    确实,她的想法,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沈晏?”极轻的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紧接着就是轻响,似乎是谁及时扶住了谁,随即是沈晏的温和声音,“小心点。”

    “我没事,你怎么样?”

    “没事。”

    容恬听着身边几乎听不太清楚的低语,一颗心微微下沉,任何人都有私心,她怎么能奢望沈晏那么无私?但……那是唯一一个机会。

    她咬了咬唇,下了决定,“樊雅……”

    “容恬。”一声轻而果断的喝声,声音虽轻,全是不容置疑的威严。

    容恬一怔,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樊雅敏锐察觉到沈晏与容恬之间气氛的古怪,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问。

    以她对沈晏的了解,即使真的有什么事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304章 尘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