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窗外不远处,突然光芒一闪。

    樊雅怔了怔,随即不可置信的看着闪光处。

    刚才闪光处,她清晰看见一个近乎鬼魅的黑影,穿梭进葱茏绿影间,转瞬不见。

    樊雅无意识的紧紧扣住窗户,手指微微用力,内心焦躁无以复加。

    她不是已经发出警告信号了吗,怎么还有人这么鲁莽!

    她咬了咬牙,手攀在窗栏上,开始考虑要不要冒险警告那个鲁莽的人。

    但她一动,容沣肯定能知道。

    容沣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一套变态诡异的技能,不仅能够配置炸弹,还配置了一套复杂到近乎严密的监控设备,谁也不知道这栋房子的监控警报设备都藏在什么地方……

    她不动,那人肯定会触碰到一些东西,到时候,照样会出事。

    樊雅微微吸了口气,迅速撕下窗户上的贴纸,重新贴出一个信号,果断拉上窗帘,转身,直接走向房门!

    下一刻,尖锐的警报声传遍整栋别墅!

    正核查文件的律师腿一软,整个人吓的差点趴在地上!孟之野推着容恬冲出来,脸色难看,“怎么了!”

    沈晏手指微不可见的一动,眼底一瞬担忧。

    容浔脸色骤变,瞥了眼沈晏,眸底生怒,这容衍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只有容沣脸色不变,他的脸上甚至扬起一抹看起来十分温柔的笑容,“看来,这栋房子里,又钻进来一只小老鼠了啊,不知道会是谁呢?”

    “用老鼠形容女士,还真是不够优雅。”清脆碎玉般的女音突然响起,隐约还带了点笑意,“屋子里待着实在是有些闷,恰巧那间房我也待过,凑巧知道密码锁,我就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大的动静。”

    丰润却依旧甜美的女人扶着腰慢慢走下楼梯,隆起的腹部似乎比平常孕妇更大些,难得的是,孕妇状态非但没让她过于臃肿,整个人比平常似乎更多了几分柔软的韵味。

    容浔脸色变了变,霍然站起身赶紧上前,“樊雅,你出来干什么……”她不是应该好好待在房间里等着人救么,这个女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剧本?

    樊雅完全把容浔当空气,像绕过一个人形木桩子似的轻轻巧巧的绕过容少,微笑看向一直坐在沙发中没有起身的沈晏,声音柔软的像是在叹息,“好久不见。”

    沈晏目光温软,带着淡淡萧索,“好久不见。”

    “樊雅,你给我回房间待着去。”被忽视的容少脸有些黑。

    樊雅在沈晏旁边位子上轻巧落座,关切看着沈晏的脸色,皱了皱眉,“你脸色还是不是很好,还需要动手术么?”

    沈晏微微一怔,“你知道……”随即微笑,“我就知道容衍不会瞒着你。”

    樊雅也笑了,所有默契,都在一笑之中。

    什么都不需要解释了。

    被忽视的彻底的容浔看着两人默契十足的微笑,心里立刻像是打翻了醋瓶,酸的他脸色更黑,执着的想要得到一点关注,“樊雅,你知道我做这家伙的血牛还不管不顾?”

    一直对容少处于漠视态度的樊雅总算屈尊降贵的瞥眼过去,冷冷淡淡的突出两个字,“活该。”

    容浔嘴角微微抽搐。

    沈晏低头微笑,笑容微微发涩。

    他其实更希望樊雅对他说一句活该,孰亲孰疏,一眼就能看的很分明。

    容沣双手环拢,半兴味半讽刺的看着面前的男女,“你们是不是泰旁若无人了些?”

    容浔身体一直,自然而然的挡在樊雅面前,沈晏也微微侧身,挡住樊雅。樊雅看着两个男人的背影,心里涌上一股酸软情绪,她轻轻笑了笑,“既然请了律师来公证,我这个当事人如果不在,法律效用会大打折扣的。你说是吗?”

    最后一句,问的是早就吓慌了神的律师。

    律师没想到矛头会转到他的身上,脸色白了白,好一会才点头。

    “既然这样,开始吧。”

    律师颤巍巍的点头,开始极小声的迅速通读文件内容,但显然,在场没有多少人在意他读的到底是什么。

    容沣兴味看着一脸镇静的樊雅,“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容浔跟沈晏脸色同时一变,容浔冷道,“你不配。”

    沈晏淡道,“你没资格。”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话,声音交汇,两人同时看了对方一眼,又同时转头,只是将樊雅护的更牢了些。

    樊雅微微笑了笑,乖顺的做她的小女人。

    “以上,这就是转让书的内容,两位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有意见。”樊雅淡道。

    相比较生命,钱财完全不重要。

    况且现在的重点,是在拖延时间。

    容沣侧头看向一直缩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的容恬,“小恬,你说呢?”

    孟之野才要说话,被容恬猛地一拉,“我来说。”她深吸了口气,定定看向容沣,“你现在就让之野走,否则,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同意!”

    孟之野骇然回头,“容恬?”

    这跟他们商量的完全不一样啊!

    她刚才明明说,用这份文件来换他们两个人自由离开的!

    容恬迎上孟之野震惊的神色,悲怆笑了笑,她注定是容沣手上的棋子,就算她现在走了又怎么样,不仅是她,就连孟之野,甚至整个孟家都是沦为容沣手上的棋子,她已经欠了孟之野太多,她真的不忍心再拖他下水。

    孟之野愤怒反驳,“我不同意,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可是我不想再跟你牵扯在一起,你也听见刚才文件上说的了,我即将拥有两家跨国集团,小小孟氏,我已经看不上了。”容恬冷然低道。

    孟之野脸色倏变,“你胡说!”

    “我有必要胡说么?”容恬冷笑了声,转头看向容沣,断声喝道,“哥,让他走,否则我绝对不会同意!”

    容沣望了望容恬,眸里一瞬精芒,随即笑了,“我妹妹的要求,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他摸了摸下巴,“孟少,既然这样,你就走吧。”

    “我绝对不走!”

    “哦,是么?”容沣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遥控器,漫不经心似的按下其中一个按钮。

    尖锐的滴滴声突兀响起。

    律师尖叫出声,“炸弹!”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303章 相见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