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神色不变,专注看着手上的文件,仿佛根本没听到容恬的话。只是无人察觉处,眸光微微一闪,随即恢复平常。

    容沣也没在意,他只惊奇看向容恬,他一直以为自己这个妹妹就是个累赘,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居然也是有点用处的,“你有办法?”

    容恬平静的看了眼容沣,“我可以借助孟家的律师,我相信孟之野不会出卖我,只要在三点之前有律师对这份文件做了公证,这份文件就合理合法。”她顿了顿,“我可以现在就去找他,应该来得及。”

    容沣冷鹜脸上滑过一抹警惕,这份文件上让渡的人毕竟是容恬,那么大笔财富摆在眼前,是没有人不会动心的,况且他也不能完全信任容恬……他微微睐眼,缓声道,“你现在的状况,出去实在是太麻烦了,我看不用那么麻烦,直接让孟之野带人过来就行了。”

    容恬一怔,脸上浮上一点不悦,“你不信我?”

    容沣微笑搂住容恬的肩膀,“我的好妹妹,你想到哪里去了?大哥只是想替你掌掌眼,孟之野可是有未婚妻的,正好借这个机会来验证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你,这样不是很好吗?如果他真的爱你,大哥正好也替你做主了,到时候你们结婚,孟氏跟容氏樊氏合并,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光啊!”

    容恬脸色一变,“我不想他牵扯进来!”

    容沣脸上表情倏地狞狠,慢慢盯着容恬,“什么叫做牵扯?难道你觉得跟着我,是坏事?嗯?”最后一声尾音上挑,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狠意。

    容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好一会,她才很勉强的看了眼容沣,低声道,“樊雅在这里,万一被他发现,事情就没办法收拾了。”

    “这里房间这么多,随便关个地方,不就搞定了么?”容沣回头,十分君子风范的微笑看向樊雅,“我相信,你也会愿意乖乖休息的,是不是?”

    樊雅冷冷一笑,“我还有拒绝的权利么?”

    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容沣给樊雅选择的房间居然是个老地方,樊雅那时候有些迷迷糊糊,还不太有感触,容恬看见这个房间时,脸上血色褪了大半。

    在这里,她永远失去了她第一个孩子,也是这辈子唯一一个孩子。

    恍惚间,她似乎还听见房间里低弱的哭泣声,轻轻的,像是她自己,又像是她那个可怜的孩子。

    她的人生,就这么毁了。

    极致的熟悉的痛苦刹那间席卷全身,一股戾气突然涌上心头,她蓦地抓住门边的花瓶,狠狠朝走在她前面的樊雅砸过去!

    砰!

    花瓶撞上墙壁,跌的粉碎。

    在最关键时刻及时察觉到危险往前一扑避开花瓶的樊雅跌坐在沙发上,有些痛苦的捂着肚子,苍白着脸色呼吸急促,显然被容恬突如其来的那一下惊的不轻。

    “樊雅,我杀了你!”容恬抄起另外一个花瓶又要砸过去!

    樊雅避无可避,脸色一白。

    “容恬,胡闹!”一直站在门口的容沣突然伸手扣住容恬的手腕!

    “是她!都是她!如果不是她我根本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我要杀了她!”容恬嘶声尖叫,头发散乱披散,仿佛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婆子,哪里还有昔日大家千金的尊荣气质。

    容沣扫了眼苍白着脸的樊雅,突然微微弯腰,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低道,“留着她还有用处,等事情了了,你想怎么样,都成。”

    “真的?”容恬狐疑抬头。

    “当然是真的。”容沣一面保证,容沣心底最后一点存疑烟消云散。

    容恬带着樊雅出现的时机太凑巧太及时,他不相信樊雅,也并不十分相信容恬,容恬曾经背叛过他,而且他对容恬,多少有些心结。但刚才容恬的杀意直白明显,如果不是樊雅躲的及时,现在可能真的要被砸中,而且樊雅脸上的惊骇也完全不像作伪。

    这样,他也放心了。

    容沣满意勾唇,体贴的推着容恬往电梯间。

    房门重重关上,轮椅声与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完全听不见了,樊雅才微微一动,嘴里逸出一声稍显痛苦的低呼。

    刚才那一下,也不知道是真的动了胎气,还是孩子耐不住性子想出来,肚子……有些不舒服了。

    樊雅微微吸了口气,抚了抚肚皮,“你们乖,妈咪现在还有要紧事要忙,你们再忍着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听懂了樊雅的话,坠坠的疼痛真的消了不少,樊雅一手托着腰,慢慢直起身,一边慢慢看向地上的花瓶,确切的说,是一片被她刻意踢到角落里的花瓶底。

    那上面,写着六位数字。

    容沣没有来过这里,不清楚这里的布置,樊雅跟容恬却都来过,在那次化妆舞会上一次游戏环节里就听孟之野说过这里所有的房间房门配置的都是双向密码锁,密码就藏在房间的某一处,容恬是知道这个房间的密码就在花瓶底部,才砸过来的吧。

    她本来是想利用容恬将容沣引出来,现在看来,容恬是也在利用她对付容沣,否则,她刚才也不会主动提出找个律师来验证文件。

    其实樊雅本来是想故作无意的提出找律师过来的,但效果绝对没有容恬提出来好,至少,在容沣心里,容恬是站在他这边的。

    只是容恬为什么要对付容沣?

    樊雅皱了皱眉,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干脆放到一边不想,牢牢记住六位数字后将花瓶底踢进床底,自己也扶着腰在沙发上半躺下,静静的等。

    大哥应该已经通过她身上的监控仪找到了这里了吧,孟之野跟律师的到来可是最好的机会,如果真的错过了,她可真的会懊恼死。容沣的炸弹,实在是个太大的威胁。

    肚子突然被轻轻踢了一脚,樊雅笑了笑,抚了抚肚子,“乖,别怕,就算舅舅笨的看不到,爸爸也是能看到的。”

    容浔……

    你能看到的吧。

    “哎,都已经到地方了,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树林之中,樊以航不时抬头望望不远处的别墅,越开越烦躁,忍不住瞪着身边一脸冷静的男人,“樊雅没几天都快要生了,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n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301章 合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