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就是这里?”容沣三分疑惑七分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别墅,山林葱郁,外体都是由纯白大理石堆建的别墅泛着耀眼的白色光芒,显得十分富丽堂皇,“会不会太显眼了点?”

    他原本以为容恬会将樊雅关在一个隐蔽而破败的公寓,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奢华的地方。

    容恬一边费力将轮椅从一个小石子上让开,一边淡声回答,“这是孟家的产业,当年这里出过一场丑闻,虽然有人定时打扫,但再也没有来过,这里隐蔽交通又便利,最适合不过。”

    “丑闻?”容沣瞥眼容恬,“你不会说就是那场害你不能生育的舞会吧?”

    容恬沉默一瞬,漠然点头,“从哪里摔倒的,我要从哪里爬起来。”

    她的人生,本不该这么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的。

    容沣回头,定定看了眼容恬,恍惚从全然陌生的面孔后面看到了那个当初甜甜叫他哥哥的俏丽丫头,冷冽冰寒的眸光登时微微软了下来,主动伸手推上她的轮椅,“哥哥跟你保证,以后都会好的。”

    “嗯,以后会好的。”容恬出乎意料的柔顺,她微微抬眼,阳光正好照在屋檐金碧辉煌的檐角上,反射出刺目的光芒,几乎要刺出了她的眼泪。

    她慌忙低头,“进去吧。”

    轮椅的轻响,还有重重的脚步声。

    黑暗中,樊雅听见声音,立刻敏锐抬眼。

    容沣真的来了?

    心里一松之余涌上淡淡喜悦,到底是来了。

    不枉费她准备了那么久。

    容沣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只要他存在一日,就会给她跟孩子造成巨大的威胁。按照道理来说其实是该等到孩子出生的,但她也没想到樊心会早产,只有樊心的孩子才能引诱容恬出面,也只有现在状况的她不会引起容恬的怀疑,这个机会实在是太好,她也不想放弃。也幸好,这两个孩子还算听话,这么久折腾下来,也安安稳稳的。

    她轻轻抚摸自己隆起的肚子,柔美脸上浮上温柔微笑,轻轻的道,“宝贝,再忍一忍,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就去找你们那没用的爹。乖。”

    脚步声一顿。

    房门打开。

    啪一声响,刺目光线刺的樊雅下意识闭了闭眼,睁开眼时,俊朗阴冷的男人已经站在她面前。

    平心而论,容沣到这时候,即使狼狈落魄,身上依旧保留着富家少爷的贵介气息,看起来,还算像是有个人样。只是比起上辈子里她记忆中的容沣,确实也差了太多。

    她微微一笑,为自己挪了个舒适的姿势,“您好。”

    容沣微微睐眼,看着眼前被镣铐锁着的樊雅。

    按照相貌而言,眼前女子只能算是中上,甚至没有樊心相貌甜美,但气质十分好,明明已经大腹便便,又是这样一个境地,却依旧从容冷静,充满着大家女儿的贵气。

    气质,真的是一种十分玄妙的东西。

    容沣突然伸手,好不怜香惜玉的用力捏住樊雅的下巴,过大的手劲让樊雅微微蹙眉,却没发出任何痛苦呻吟,唇角依旧带笑,浅笑吟吟。

    容沣也笑了,松开手,挑眉看着樊雅,目光奇异,“你就不怕我现在立刻杀了你?”

    “我活着的价值比死去的价值大的多,你应该不会那么蠢。”樊雅晃了晃手上的镣铐,“我一个孕妇,这里又是荒郊野外的,能不能帮我把这东西给解了,勒的我手疼。”

    容沣兴味看了会樊雅,随即侧头看了眼容恬,容恬面露犹豫,“她很狡猾……”

    “怎么,你还担心我制不住她?”容沣微笑,“我刚进来时就在四处布置了炸药,除非她能在三秒内跑出这栋房间,否则只有死路一条。我想,我这个大嫂应该不会愿意陪着我们这两个废人一起死的吧,哦,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樊雅心口微凉。

    容沣这个疯子!

    心里再惊讶,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她淡淡一笑,“我当然不想死,容浔还没回来,我为什么要死?”

    容沣突然哈哈大笑,“你以为你真的能等到他回来吗!实话告诉你,容浔确实没死在那场车祸里,而且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回来了,但就在今天早上,他感染并发症被送进医院急救,快断气了!”

    樊雅身体一震,冷然抬眼,“是么?”

    “怎么,觉得我胡说?”容沣大笑,劈手将一叠报纸甩在地上,报纸翻飞,各个版面或大或小的都写着类似的新闻稿,最上面一张报纸上,黑白的模糊照片中,隐约能看见病床上被各种仪器包围着的男人的面孔,赫然就是容浔。

    樊雅僵了僵。

    饶是她,现在也摸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容沣,根本没有能力在这么多报刊上虚构,但如果不是容沣,又是谁在虚构?而且如果这些不是虚构,难道真的……

    心脏不由自主的急跳起来,不受控制的慌乱。

    容沣满意看着樊雅明显苍白的脸色,“说句老实话,我今天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我也觉得是假的,所以特地让人去打听了,你知道容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么?这半年多来,他是没死,但他一直在配合着沈晏做配型,据说移过一个肾,一块肝,好像还有一片肺,可他一听说你失踪的消息,巴巴的从手术室里赶回来,劳累过度,就这么晕了。嗯,据说是手术感染,还有各式各样的并发症,就算活下来,应该就是个废人了。”他恶意瞥了眼樊雅,“能让一个男人为自己的情敌做这么多,你也确实是厉害,就是不知道,这厉害是不是,在床上?”

    也正因为此,彻底熄灭了他杀死樊雅的想法,容浔不论是死还是活,应该都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这样一来,樊雅的存在价值立刻凸显了出来。

    樊雅一死,无异于招致容樊两家的怒火,而樊雅作为傀儡活着,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她活着的前提是,她愿意成为他的傀儡。否则,他也不介意多杀一个人。

    “你到底想要什么?”

    樊雅深呼吸了下,将心里所有惊骇勉强压下去,冷静的问。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300章 合法转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