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哐当一声,端着水果走出厨房的卓芊手上餐盘落地,水果咕噜噜的滚了一地。

    跟在卓芊后面的容隽微微皱眉,当机立断的拉着一脸懵懂茫然的小浔上楼。

    樊心看看樊以航,看看卓芊,眼睛亮了亮,水眸里蔓延上血一样的红,纤弱的身体不受控制似的不停颤抖,凄然低道,“容浔……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小浔她……我知道你不记得了,但你怎么可以否认这个……当初,当初是你……”

    卓芊心头疑惑登时散的干干净净,心疼搂住哭泣不已的樊心,愤怒瞪着容浔,“容浔!我知道你爱樊雅,但你怎么可以这么诬蔑心儿!”

    樊以航也忍不住皱眉,微微不悦,“容浔,你这说的到底是什么话,当初你也是承认的。”

    虽然他不喜欢樊心,但无论如何她也是他名义上的妹妹,女孩子的名节,哪里能够这样毁的。

    容浔神色平静,伸手将一份报告甩进樊以航怀里,“这份资料是当年的存根,其余的都毁光了,这应该是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份,你可以自己看。”

    资料?

    樊心身体不可自抑的颤抖起来,怎么可能?

    当年那些资料,不是早就毁掉了么,怎么还可能存在?

    那份资料……不能存在!

    樊以航抓着文件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身边一声尖叫,刚才还怆然哭泣的樊心竟像是抓狂的母兽一样突然扑了过来,樊以航猝不及防,竟然被她将那份报告抢走,疯狂撕碎!

    黄色的文件夹与纯白的纸页纷飞,像是断翅的蝴蝶,纷纷扬扬,竟然十分美丽。

    纯白纸页慢慢落在地上,一地……雪白。

    樊心霍然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瞪着地上明显没有任何字迹的雪白纸张,发出一声刺耳尖叫,疯狂扑到地上翻捡起地上那些纸张,没有……没有……没有……她身体陡然一软。

    没有……是假的,根本没有什么资料……

    他骗她的!

    他诈她!

    樊以航神色渐渐凝重起来,卓芊身体晃了晃,软软跌入沙发,如果说他们一开始还是相信樊心,现在,樊心的所作所为俨然已经证明了一切。

    十数年前,彼时都还年少,一个帮派继承人,一个穷苦私生子,一个生活富足的小公主,却在命运的安排下有了牵扯纠葛,风醒为了救容浔而死,因为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小公主喜欢的是容浔,哪怕当年她只有十一岁;樊心追逐容浔数十年却依旧被容浔当做妹妹,她遗传了属于母亲性格中的偏执,于是疯狂的动用了当年风醒纯粹玩笑留在精子库中的精子;容浔欠风醒一条命,所以他必须帮风醒照顾风醒最在意的樊心,而当知道樊心怀了风醒的孩子后,即使没有爱情,他也必须要给风醒孩子一个安稳的未来。

    一切本来已经尘埃落定,但没有人会想到,中途杀出了一个樊雅。

    又是一场波折,跌宕出意料之外的风云。

    “当年有关你的所有代孕资料都毁的十分彻底,就连我都没办法找到原始文件。”容浔慢慢笑了笑,态度闲适,似乎根本没看到樊心如丧考妣的模样,“但幸好,当年的人和事还在,即使没有铁证也能从蛛丝马迹里推测出一点出来,其实也是有铁证的,只要做一下亲子鉴定,就能确认小浔跟我没有血缘关系,而风醒虽然已经死了,他的父亲风御还在,即使没办法百分之百的验证,也能有七八成的准确度。但既然小浔缺少一个名义上的父亲,我并不介意把她当做女儿养,但事实,是必须要解释清楚的。”

    樊心抬头,死死盯着容浔,目光里有恨。

    卓芊却如梦初醒,吃惊捂嘴,“风醒!怎么可能!”

    她还记得那个风趣爱笑的年轻人,记得他虽然是堂堂大帮派的继承人,却难得的没有什么架子,总是喜欢缠在容浔身边说说闹闹,可惜后来死在一场帮派火并中,那场事故容浔也受了极重的伤,而且是风醒在危险时候护住了容浔,用自己的命换了容浔的命。自那之后,容浔也彻底脱离帮派,开始走上正途。

    “我听风醒说过,他喜欢一个小女孩,而那个小女孩喜欢的是容浔!”她当时以为风醒是在开玩笑,根本没有当回事……卓芊霍然回头看向樊心,“他说的是你!”

    樊心蓦然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是!不是不是!”

    卓芊怔怔看着樊心,也不知该是怨她跟容浔的欺骗,还是哀她的偏执,眼里落下泪,轻轻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樊以航看看樊心,看看卓芊,最后看看容浔,眼睛霍然一亮,“你恢复记忆了?”

    卓芊惊喜抬头!

    就连一直都无声哭泣的樊心都抬起了头,三分恨意三分疼痛三分悲愤一分疑惑的盯着容浔,如果不是他已经恢复了记忆了,这些只有她跟他知道的私事他怎么可能知道,但如果他恢复了记忆,他怎么可以罔顾那些年的时刻相伴,罔顾风醒救他的恩情!

    容浔迎向所有人的目光,淡淡一笑,“当然没有。”

    樊心尖叫,“不可能!”

    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坠入地狱,而他却不受任何良心煎熬!

    “我虽然没有恢复记忆,却有完整的情报系统,有最严密的逻辑系统进行归纳分类,况且,这种事情,很难猜吗?”容浔轻轻的笑,笑的云淡风轻,笑的自然随意。

    猜的……

    樊心望着熟悉俊美的容颜,身体不由自主窜生上一股寒意,眼前蓦然一黑。

    她晕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99章 与虎谋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