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脸色铁沉如冰,虽然不想承认,容衍说的确实是事实。就算文靳知道的不算多,但以樊雅的聪慧,八成能猜出其中的弯弯绕绕,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那女人性子固执,看起来圆滑好说话,骨子里却倔的很,这么长时间,尤其是以沈晏在她心目中的分量惦算,根本不知道她会惹出什么事出来。

    容浔的沉默落在容衍眼底,无疑成了示弱,他冷哼一声,“就算你舍弃司梵的身份,重新给自己冠上容家的姓氏,你真的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容浔?加上这件事,你以为她还会选你?”

    容浔目光一闪,抬眼看向容衍,沉声问,“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容衍今天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些。

    “你想不想恢复记忆?”容衍俊美魔魅的脸上笑容深深,细长凤眸上挑出一抹风情,神态懒散而随意,眼神却正。

    容浔目光一凝。

    虽然重新叫回了容浔,但当年那些过往,实实在在是失散在岁月里了,说起来,并不是不遗憾的。但人的大脑是个复杂的机构,一旦损伤,就是永久性的,当初为了完全切除大脑里的肿瘤,虽然已经尽量避免,还是损伤了记忆中枢,即使是最顶尖的技术,也没有办法弥补了。

    容衍微笑,“当然,你跟我都知道你的脑袋已经破的没办法修补了,但既然骥集团能用催眠的办法将司梵的记忆灌输到你那个榆木脑袋里,我们当然可以比照办理。”

    容浔眸光一沉,“那种催眠方式并不成熟,即使是甄家,也没有办法完全掌握。”不然,也不会出现周长生疯癫,奉何华时清时明的状况了。他当初成功,完全是因为他刚做完手术,身体虚弱,记忆中枢受损,俨然是一张白纸,即使是这样,也是试了不下十次才算完全成功。其实也不算完全成功的,要真成功,他怎么会一见樊雅就觉得心痒?

    他抬眼扫了眼容衍,“你能行?”

    “别忘了我来自什么地方。”世界第一的杀手组织,总是有太多挑战人体极限的本事。容衍艳丽一笑,“我说有办法,当然有办法。”

    容浔微微睐眼。

    他不信容衍有这么好说话。

    “不过……”容衍悠悠开口,“我有个要求。”

    容浔漠然看他。

    “容家欠我一条命,我要整个容氏来抵。”

    容浔眸光一跳,他本来以为容衍提出的条件会跟樊雅有关系。

    “谁?”

    虽然容氏是容迩一手发展壮大,但实际上也是倚靠着容氏祖产,当年容家两兄弟争家产,最终老二容迩获胜,老大却远走国外,那一支据说都没有从商,说是清贵文人,日子却也过的普普通通,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容家子嗣,容迩就算再心狠手辣,也不可能是对容家子嗣出手才对。

    但也说不准,利益之下,亲情感情,本就是空。

    容衍艳艳一笑,却没有回答,“这跟你没有关系。”他顿了顿,斜眼看去,“还有,催眠这种事,我虽然有把握,但我也只有九成的把握,一成机会你会变成疯子或者傻子。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很划算的买卖,怎么样?”

    容浔深深看他一眼,突然慢慢一笑,“听起来确实是很划算。”

    容衍微笑。

    “但我拒绝。”

    容衍脸上笑容一僵,皱眉看着容浔,“你难道一点也不想恢复记忆?就算你不想,你难道不为樊雅考虑?她嘴上不说,心里应该还是很介意你的失忆的。九成的成功几率,难道也不值得你试一试?”

    “她是介意。”容浔淡淡一笑,长眸深邃如暗海,浮涌着自信的波澜,“但我想,她应该更介意以后对着一个傻子,就算是有一成的失败率,对我而言,对她而言,也太高了。”

    容衍细长凤眸里闪耀着复杂的光芒,冷笑一声,“容浔,我从来不知道,你原来是个懦夫。”

    “那又如何,为了她,我甘之如饴。”容浔微微一笑,“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或者我该问,我过关了吗?”

    容衍脸上笑容微僵,细长凤眸里逼射出惊锐的光芒!

    容浔毫不在意,稳若泰山。

    “你早就知道我在试探你?”容衍笑意完全敛去,脸上仿佛笼着寒冰。

    容浔淡淡一笑,“老实说,一开始不知道,但后来你提条件时,我差不多就明白了。”顿了顿,他讽刺看过去,“你应该恨不得我死才对,哪有这么好心?黄鼠狼给鸡拜年,也得看看平常关系怎么样吧。”

    容衍盯着容浔,目光冷的几乎像是冰刃,盯着盯着,忽而又笑了起来,笑容神秘而诡谲,“容浔,你确实猜对了,但可惜,有件事你不知道。”

    “哦?”容浔微微挑眉,并不十分在意,他在乎关心的人并不多,偏巧,容衍绝对不会伤害他们,至于针对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一时退让,当做算是回报他救他一条命好了,他很大度的。

    “既然你醒了,她的事就由你负责了。”容衍突然微笑,细长凤眸蔓延着微微波澜与不舍,随即掩下,恢复平日懒散随意的模样,伸了个懒腰,一抬手扔了一个手机过去,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声音远远传过来,“沈晏我带走,你让樊雅别忘了她跟沈晏的约定。”

    容浔目光一闪,“你准备带他去哪里?”

    “怎么,这个对你很重要?还是说,你怕没办法给樊雅交代?”

    容浔冷笑,“我怕你把他折腾死了,到时候没办法交代的是你。”

    容衍微笑,“就算他死了,也是因为你。”

    容浔脸色变了变,看着容衍慢吞吞的将医疗车推出来,看着车上苍白着脸孔的沈晏。

    沈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97章 试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