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甄行看着她的笑容,突然打了个寒颤。

    夜色深沉。

    低沉略显沙哑的声音在电话那头静静的说,“既然她已经决定了,就这样吧。”

    “可是万一……”甄行咬咬牙,“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好。”

    甄行精神一振,“什么事?难道是……”

    “不是。”那边声音没什么起伏,“我还有事要处理,就这样。”

    电话无情挂断。

    甄行瞪着手机,愤怒的将手机往地上一砸,“你以为我想找你!”

    “真没想到,第一个来找我的居然是你。”樊雅微笑看着突然上门的容恬,她带走樊心孩子引容沣出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她也做好了被炮轰的心理准备,但的也没有想到,第一个找到她的,居然是容恬。

    容恬的容貌在那场教堂火灾中已经毁了大半,再加上事发之后就被容沣带着处于半逃亡的状态,错过了第一修复的时间,所以即使之后再如何费心,也换不回以前的如花容颜。

    “请坐,想喝什么?”

    “咖啡,黑咖啡。”容恬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冷静的女人,按理来说她该恨她的,但到了今天,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恨谁了,或者,恨自己更多点吧。

    接过管家递过来的黑咖啡,容恬轻轻啜了口,黑咖啡纯粹的苦涩蔓延在口腔,暂时压下了心口的苦涩,“你想用孩子把容沣引出来?”

    樊雅微笑,“樊心身体不好,我只是代为照顾而已。”

    容恬冷笑了声,“是么?”

    “难道不是吗?”

    “容沣不可能为了一个孩子而露面的,我们都知道,你根本不可能真的能狠心对待一个才生下来的孩子,你这样,一点用处都没有。”

    “是么?但我也听过一句话,虎毒不食子,而且这个孩子,不管怎么说也是容老爷子承认了的,就算他没办法继承公司,生活上也不会有任何短缺,就是现在,他的名下已经有了不少于五千万的信托基金。容沣现在,日子应该过的很狼狈的,这个孩子,可是他能掌握的最大一笔金山了吧。”

    容沣或许可以不在乎这个孩子,但绝对不会放弃那么大一笔钱。

    “荒谬。”容恬冷笑,“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就算这孩子名下的财产再多,他也没办法公开露面,有什么用!”

    “他没有办法公开露面,不代表别人不可以,这世界上,多的是要钱不要命的人,这个问题处理起来,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樊雅淡淡一笑,“如果今天你只是想要说这个,我恐怕不能奉陪了,我待会还有个会议要开,先告辞了。”

    樊雅优雅起身,准备离开。

    容恬看着她,蓦的咬牙,“等等!”

    樊雅脚步一顿,回头看过去。

    “你不是想找容沣么,我可以带你去。”容恬定定看向樊雅,“但我有个条件。”

    “嗯?”

    “我要那个孩子。”

    樊雅微微睐眼,她没想到容恬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容恬脸上露出一抹苦涩微笑,“你应该清楚,我这辈子已经不可能有自己的小孩了,与其领养一个别人的小孩,容沣的小孩更适合我,说句自私点的话,有了这个孩子,我这个废人以后就有了保障。”她抬眼看了眼樊雅,“这件事你可以考虑一下,但你的速度要快,我不知道,容沣什么时候会走。”

    樊雅眸光一锐,“你知道容沣在哪里?”

    “我知道。”容恬出乎意料的坦白,“我可以告诉你,但这件事只能你跟我知道,容沣现在十分多疑,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立刻离开,到时候,就连我都找不到他。容沣很警觉,我只能带你一个人过去,至于有没有办法制住他,我是不管的,当然,如果你觉得危险,也无所谓。”

    樊雅眸光敛了敛,定定看向容恬,好一会,忽然道,“我该信你吗?”

    “你可以信,可以不信。”容恬淡淡看了樊雅一眼,摇着轮椅慢慢转身,淡漠丢下一句,“反正,不管你为什么要找他,想找他的是你,不是我。”

    樊雅眸光骤厉。

    容恬刚刚离开,书房的门就被敲响,樊雅回过神,“请进。”

    甄行犹犹豫豫的站在门口。

    樊雅看他一眼,微笑,“她只是来劝我交出孩子。”

    甄行明显松了口气,看看樊雅,又忍不住说,“我们已经撒下天罗地网了,只要容沣一露面,就能找到他的,实在用不着用这种办法……”

    “你觉得我的方法很蠢?”樊雅直接问。

    甄行脸色一僵,“没有没有……”

    樊雅微笑望着他,不说话。

    甄行陡然觉得肩上压力很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樊雅虽然在笑,背后却蕴着一股极强大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惧怕。她摸了摸鼻子,尴尬笑了笑,“我只是觉得,容沣那样性格的人,可能不会在意一个孩子。”看了樊雅一眼,他迟疑了下,“你何必用您的名声来……”

    樊雅强行夺走自己亲姐姐孩子的消息传言开来,无异于在自己身上泼了一盆脏水,再加上樊雅怀孕,虽然容家对外说容浔已经回归,只是忙于工作暂时不能回国,但这么长时间容浔都不曾对外露面,外面早就谣言纷纷,甚至有好事者翻出当年姐妹两争夺一个男人的事情,如今樊雅的形象,简直已经算是坠入谷底。

    “我不在乎。”樊雅含笑打断甄行的话,“这件事我有自己的考量。沈晏找的怎么样?”她转开话题。

    甄行怔了怔才反应过来,“暂时……还没有消息,各大医院甚至研究机构我们都找过了,还有您说过的那个地方,还是……”

    “继续找吧。”

    “是。”甄行忙点头,看了樊雅一眼,呐呐低声道,“首席也没有消息。”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96章 油尽灯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