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送走苏颜,抬头看时间,已经将近三点。

    “妈咪,苏姨真的准备走吗?”容隽望着远去的车,小脸上毫不掩饰不舍,不管是苏颜,还是苏佐,都是陪伴着他长大的人,都有着最切切实实的感情,如今真的要面临离别,他多少有些舍不得。

    樊雅拥住容隽,轻轻抚了抚他的小脸,“你苏姨有她该找的东西,找不到,她不会开心的。”

    这么多年,苏颜失去的记忆一直也没有恢复,她自己本人也从来没有表露过任何不适应,也或许是因为容浔的关系,让她突然下定了决心去寻找那段记忆,不管怎么说,她祝福她。

    “他们还会回来吗?”容隽抿了抿唇。

    “会的,不管结果怎么样,这里也是他们的家。”樊雅微笑了下。

    容隽抬头看了樊雅一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樊雅微笑看着儿子难得的吞吞吐吐,“沈叔叔还是他?”

    容隽眼神闪烁了下,“妈咪,你真的觉得沈叔叔会是坏人么?”

    樊雅笑了笑,“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容隽想了想,低声说,“虽然所有人都说是沈叔叔做的,但我总觉得,他不像是坏人。”他飞快的看了眼樊雅,“妈咪,您觉得呢?”

    樊雅微微沉默了一瞬,“我也觉得他不是坏人,但我不会原谅他。”

    “为什么?”

    樊雅笑了笑,有些艰难的蹲下身,拍了拍儿子依旧稚嫩的小脸,“牺牲奉献,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有时候,被施予,才是最大的残酷。”

    容隽俊俏的眉头紧紧拢了起来,好一会才道,“我不太懂。”

    “以后会懂的。”樊雅微微笑了笑,神色平静而从容,目光却极为悠远,仿佛落在近处,又仿佛看向极远的地方,仿佛含着深意。

    容隽看着樊雅额神色,抿了抿唇,将真正想问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突然有些同情还在‘失踪’中的容浔了。

    妈咪现在一定很生气,很生气……

    等他回来,会很惨的吧……

    千里之外,正在暗夜中穿梭中的某人,突然打了个寒颤。

    午夜时分开始下雨,雷雨轰隆,明锐的闪电将夜幕燎的如同白昼一般!

    樊雅自睡梦中突然清醒,就听见雷雨声中轻而犹豫的敲门声,她有些艰难的起身,打开房门,正好看见樊以航一脸犹豫的站在门外。

    樊雅一手抚着肚子,神色平静,“她生了?”

    “还没有,不过已经送进产房了。”樊以航小心的看了眼樊雅,“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

    “为什么不?”樊雅淡漠一笑,看的樊以航心口发寒,忍不住劝,“樊雅,樊心她做再多错事,毕竟是你姐姐……”

    “我上次救了她一命,已经够了。”樊雅冷声打断樊以航的话,“是你带我过去,还是我自己去?”

    樊以航望着窗外电闪雷鸣,终究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樊心本来是打定主意剖腹产的,剖腹产虽然会留下伤疤,但至少不会那么痛,而且现代美容科技发达,伤疤根本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樊雅不肯。

    自从樊容两家公开宣布继承人之后,樊雅在两家的身份愈发超然,她做的决定,根本没人反对,哪怕是她鼓吹了卓芊跟何碧如去樊雅跟前闹,哪怕她再怎么不甘愿,也没人肯给她剖腹生产。

    虽然生过一个孩子,但这次,似乎比上次痛的尤其厉害,而且肚子里的孩子还十分固执,她已经快要将全身力气都耗光了,在这里已经耗了十个小时,他也不肯露头!

    痛!

    剧烈的撕裂的痛,仿佛没有尽头,痛的她几乎要以为自己下一刻就会痛死,可偏偏她根本死不掉,她只能继续煎熬,熬到那人肯大发慈悲,给她一刀……可是,那人根本不会慈悲!

    她一定是恨不得她死在这里!

    极度的痛苦之下她理智崩塌,口不择言的大骂,“樊雅,你个贱人!你个只会依靠男人的贱人……我得不到幸福,你也得不到!他永远不会回来了……哈哈,你永远等不到他!”

    刷的一声,紧闭的手术室门突然打开!

    樊心声音戛然而止,脸上血色褪的干净,惊惧看着门口脸色冷静的女人,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这半年多来,樊雅像是换了个人,原本圆滑的手段变的冷酷狠辣,无论是商场上还是生活中,对待敌人从来都狠辣决绝,让人无不闻之色变。就连她,都被强行剥夺了充裕的物质享受,被迫只能干着些佣人才能干的活才能勉强糊口,她不止一次想过打掉这个孩子,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樊雅强行拦下,被迫只能生下这个孩子。

    樊雅漠然看了眼神色惊惧的樊心,在护士搬来的沙发上坐下,抚了抚自己隆起的肚子,“有骂人的力气,还不如省着点生孩子。”

    樊心瞪着樊雅,颤抖着嘴唇才要说话,一股尖锐的痛意突然涌上,她不可自抑的尖叫出声!

    樊雅漠然看着病床上苍白着脸色不断尖叫的樊心,看着她汗湿的头发与面颊,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她知道樊心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她问过医生,樊心的体质并不适合流产,而且,她需要这个孩子。所以,樊心必须生下来。而且她坚持让樊心体验一下生育的真正的痛苦,只有真正的痛苦,才会让樊心切切实实的知道这个孩子是她骨血这个事实,而不会像对待小浔一样只当他是一个争取利益的砝码。

    至于樊心叫这么长时间生不出来,完全是怕痛不敢用力,她最近被被逼着做了各种孕妇能够承担的家务,身体素质早就锻炼的完全能承担生产的痛苦了。

    “啊!”

    樊心突然一阵尖锐尖叫,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

    几乎是同时,响亮的一声啼哭响起!

    或许是樊雅的出现,带给了樊心无穷的恐惧,恐惧又衍生出一股力气,一个皱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95章 夺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