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不知是太累,还是天气缘故,樊雅一觉醒来,已经将近十二点。

    拉开厚重的窗帘,窗外天色阴沉,黑压压的乌云像是直接罩在人的头顶上,让人不由自主的压抑,心口更像是被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沉甸甸的让人难受。

    樊雅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想着自己最近真的是越来越草木皆兵了,很正常的天气状况也能让她沉重起来。或许,她待会应该联系一下沈晏,昨天那个梦,她总是有些介怀。

    砰!

    房门突然被人重重推开。

    樊雅心口一跳,霍然回头。

    商秋苍白着脸站在门口,“樊雅,出事了!”

    “我一收到消息就让卓天逸去找沈晏了,但沈晏的性格你知道,我不知道卓天逸能不能阻止他,总之,你现在赶快想办法联系容浔。”商秋飞快看了眼樊雅,咬了咬牙,“如果不是你装了窃听器,我真的没想到沈晏会跟那些人合作,沈晏……沈晏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谁也没想到,无意中安装的窃听器,居然能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

    更没想到,沈晏居然会选择这么做!

    他居然想杀了容浔!

    甄行抓着电话走过来,脸色无比难看,“联系不上,我连柳雾都联系不上,好像通讯被屏蔽了一样。”

    商秋气急败坏,“联系不上也得想办法联系啊,现在都十二点多了!”

    “你以为我不想联系!我只有比你急!”甄行铁青着脸低吼!

    “急急急,你手底下不是很多人么!干坐在这里有什么用!赶紧派人过去保护啊!”

    甄行愤怒低吼,“你以为我不想派人过去吗!首席身边可信的人全部在这里!大老远的,你让我怎么派人!”

    话音落下,屋内一片死寂。

    商秋跟甄行同时闭嘴,同时看向从头至尾一直没有说话的樊雅,她还在听着商秋传输过来的那段通话,脸上血色一点一点褪下去,但神色却是出乎意料的冷静,仿佛他们说的事情完全与她无关一般。

    商秋鼻子不由自主的发酸,她深深吸了口气,试图缓和一下气氛,“樊雅,你别担心,他是容浔啊,怎么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

    甄行咬了咬牙,扭过脸,继续到一边疯狂拨打电话。

    商秋瞪了眼甄行,继续劝,“樊雅,说不定就是个误会……”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樊雅站了起来,身体微不可见的微微晃了晃,商秋急忙上前搀扶,却被樊雅轻轻推开,“我没关系。”她抬眼看向甄行,“你继续联系,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你一定要联系上那边。”

    甄行一肃,“我明白。”

    樊雅唇角微微扯了扯,算是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声音依旧平静且冷静,“多谢。派几个人待会跟着我,无论如何保护我的安全。”

    甄行一愣,樊雅并不喜欢别人跟在后面,所以骥卫一般都是暗处隐藏保护,更不用说樊雅这么简单直白的命令。但服从是他第一要务,他没有任何意见的迅速点头,“我明白。”

    樊雅微微点头,回头看向商秋,“商秋,或许有个人可以帮忙,但这个人,我想请你去联系。”

    商秋微微皱眉,“我表哥?但我记得这次事情的起源就是因为我表哥所在的家族,你觉得他靠得住么?”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沈晏都能够选择这条路,她现在真的不是很相信她那个表哥会背叛家族站在他们这一边。

    文靳虽然义气潇洒,但他骨子里也有根深蒂固的家族观念与亲情观念,不然,当初他也不会放下手中的事情千里迢迢过来找她这个相处时间并不多的表妹了。

    “就算他不能信,至少,他可以传递给别人我们已经知道了讯息。”樊雅冷静而笃定的淡道。

    商秋看了樊雅一眼,“好,我明白了。”

    “麻烦你了。”樊雅笑了笑,起步走进房间,再出来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鹅黄色的暖色披肩配着白色的羊毛裙,长发披肩,不施粉黛,整个人却显得十分秀雅,“我出去一趟。”

    商秋眉头一跳,“你去哪?”

    “有些事,根源在我,我就必须要去解决。”樊雅目光落在窗外阴阴沉的天色上,眸子深幽如古井,带着淡淡寒意。

    沈晏,这就是你选择的么?

    书房的门被从外面强硬撞开,砰一声,打在墙上轰隆巨响。

    关眠戒慎焦急的跟在樊雅身后,急声道,“沈先生,这……”

    门开着,隐约还能听见楼下的厮杀打斗声。

    “让外面的人都住手。”

    虽然是对着关眠说话,他的目光却锁在门口站定的樊雅身上,一袭羊毛裙温暖白皙,鹅黄色的披肩垂在肩上,愈发显得她容颜白皙秀美,不像是久经商场的女强人,倒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她的神色也出乎意料的冷静,仿佛她只是过来聊聊天,说说话。

    当然,没有说说话那么简单。

    他们都心知肚明。

    关眠张口想要说什么,但看看沈晏的神色,咬了咬牙,猛地转身,朝下面大吼,“都他娘的都给我住手!”

    樊雅回了回头,反手关上了门,不仅将关眠关在外面,将赶过来的卓天逸与骥卫也关在门外。

    沈晏静静看着她的动作,漆黑眼眸深若古井,没有任何波澜。

    樊雅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依旧是休闲随意的服饰,干净而洒脱,即使是在这间黑沉冰冷的房间里,也抹杀不了他的儒雅气息。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在那段通讯里,简单,直白,干脆,冷酷,甚至没有任何一点犹豫。

    心脏突然微微绞痛起来,随即被她压下去,柔美冷静的脸上波澜不兴,仿佛刚才那一瞬难过根本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92章 失去与选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