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记者招待会显然还要持续很长时间,商秋看了眼樊雅不胜烦恼的样子,嬉笑了声,干脆关了车载电视,回头冲她眨眼,“看不出来容老爷子对你印象真好,瞧给你夸的。”

    樊雅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想着容老爷子确实挺可怜。

    前几天就听说奉何华已经回了奉家,但也不知道容沣到底做了什么,当年的女强人如今痴痴傻傻时而疯癫时而清醒,奉家消息瞒的紧,如果不是她手上的信息来源还算广恐怕也被瞒下去了,她还知道容闳这段时间是常常出入奉家,对自己家的事务都不太上心,真的没想到,容闳居然对奉何华是真的有几分真感情,只是这个时候才显露出来,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容闳本来守成都算勉强,如今心不在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肯定是指望不上了,而容浔性子偏激,失去记忆后更是对容家半点眷念都没有,连容氏股份都能全部转给她,俨然一副随便你玩的德行,容老爷子哪敢把家业交给他?

    相比较之下,也只有她,算好说话,算圆滑,算识大体,而且容老爷子算准了,容浔也不可能看着她辛苦,说到底,最后还是容浔来打理公司,再加上他当众宣布的继承人是小隽,怎么说也是容家正儿八经的血脉,也不算给了外人。

    她并不意外容老爷子的决定,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快……嗯,八成是被樊氏的决定给刺激的,生怕自己家唯一的继承人被外人给抢走了。

    她低头,电话还在通话中,樊以航也算知趣,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乖乖巧巧的还等着挨骂。

    “哥……”她无奈。

    不等她的话出口,樊以航就抢先说话,“我也不瞒你,之前妈确实是打算将公司留给我的,但樊心的事……你也知道,妈这辈子最要强,平白受了容浔那么大的恩惠,她怎么可能完全不放在心上。”

    樊雅皱眉,“容浔帮忙,其实也是有我们自己的私心的……”

    “但最终最大的受益人还是我,不是吗?”樊以航轻笑,“小雅,其实我很庆幸不用接掌樊氏,你也知道我,魄力不够,根本没办法完全掌控整个樊氏。”猜到樊雅会反驳,他抢先开口,“而且,我其实也有私心,说句老实话,我毕竟不姓樊,我又是个还算骄傲的男人,继承别人的家业成就辉煌,多少有点不对味啊。”

    “哥……”

    樊雅发出一声类似叹息的声音,樊以航说的再冠冕堂皇,她心里也明白,他就是觉得樊氏应该属于拥有正宗樊家血脉的自己而已。

    算了,这个也不急在一时,以后总有时间解决的。

    樊以航听樊雅不再围绕这个话题打转,微微松了口气,“不过我跟妈都没想到容老爷子会下这个决定,现在我们家小隽可是全国最有身价的小孩了。就算……就算容沣再怎么嫉恨,恐怕他的合伙人也要好好惦量一下得罪容樊两家的代价,这样小隽也安全点。”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樊心怔了怔,眉头微微拧起。

    她刚才一直以为容老爷子是被樊家的动作刺激的,但容老爷子久经商场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个小理由而轻率决定……

    容隽失踪的消息,从头至尾都是严密封锁的,她相信就算是容家也不可能知道容隽失踪。

    一个念头突然滑过脑海,她皱了皱眉,“哥,我这边还有事,待会打电话给你。”

    “啊,好。”

    樊雅匆匆挂断电话,迎向商秋疑惑的目光,沉声道,“送我去容家。”

    商秋一头雾水,却也没说什么,直接转向,抬眼看向后视镜,见樊雅正在打电话,但那头显然无人接听。

    樊雅蹙眉盯着手机,眉头紧锁。

    “怎么了?”

    “没事。”樊雅勉强笑了笑,压下心底一瞬而过的担忧,“他可能在忙。”

    希望,只是她想多了。

    樊雅赶到容家,正好容家专车也进入车道,容闳首先下车,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樊雅,“爸今天有些累了,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吧。”

    “容闳。”

    话音未落,容老爷子拄着拐杖慢慢下车,苍老脸上神色复杂而凝重,犀利眼底微露疲惫。他淡淡看了眼樊雅,“有什么事,进去再说。”

    樊雅点点头,紧跟着容老爷子走向书房,容闳望着他们,犹豫了下,没有跟进去,“我出去一趟。”

    容老爷子回头,淡淡扫了眼容闳,“每天来来回回的不嫌麻烦,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接回来吧。”

    容闳眼底迸出一瞬喜色,随即一黯,“恐怕……恐怕她不会愿意。”

    “男子汉大丈夫,做这种婆婆妈妈的态度给谁看。”容老爷子愠怒,拐杖重重敲地,“你做的事,就要有胆子承担!”

    容闳见容老爷子发怒,呐呐不敢接话,好一会才道了声是。

    “哼!”

    容老爷子重重哼了声,转身走进书房,樊雅看了眼容闳,容闳苦涩一笑,悄声道,“老爷子最近心脏不是很好,帮我多照顾点,多谢。”

    “我明白。”樊雅点点头,举步跟进书房。

    容老爷子早就在书桌前坐好,花白的头发在暮色之下愈发显得苍白,斑斑皱纹,当年叱咤商海的容迩,真的已经苍老。

    樊雅心口不由自主的微微一软。

    爷爷去世时她岁数还小,再加上爷爷虽是男人,却从来讲究,所以留下来的照片影像无一不是衣冠楚楚一头黑发,就算是年老,也是风度翩翩的老帅哥,看起来似乎比现在的容闳还年轻。如今看着容老爷子,陡然生出一种岁月沧桑的感觉出来。

    眼前这位,怎么也是一位快要九十的老人,一把年纪,却还为着家族事务奔忙。

    樊雅觉得自己最近是越来越心慈手软了,估计是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原因。

    压下心头翻涌情绪,她开门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90章 变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