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夜色黑沉如铁。

    沈晏负手站在那里,望着不远处的山林,神色凝重肃然,却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关眠站在一旁,清俊脸上隐隐愤怒急迫,欲言又止的望向沈晏,张了张嘴,却又无言以对。

    倏地,不远处一束光线刺过来,直直刺在沈晏眼底,仿佛是刻意。

    沈晏眸光不动,神色平静如水。

    倒是关眠一惊,下意识拦在沈晏身前挡住那道光线,冲着不远处的树林厉声喝道,“出来!”

    其实不等他下令,外围守卫早就蜂拥冲过去,一声几乎无法辨识的枪响,一个守卫捂着肩膀痛苦倒地!

    关眠脸色骤变,更下意识的挡住沈晏的要害,急急忙忙回头,“沈先生,您先走!”

    一直神色漠然的沈晏眼皮微微一动,俊雅长眸里眸光倏地冷硬如铁,犀利冷然的射向暗处,淡声道,“停手。关眠,让开。”

    关眠身体一僵,“沈先生……”但他也知道沈晏的性格,也知道自己必须得让,他咬了咬牙,慢慢让开,却又不敢离开,虎视眈眈的盯着暗处,一脸忍耐与愤怒。

    “哈哈哈,好一个沈晏,怪不得康天齐斗不过你!”一阵阴冷笑声突兀响起,在凝重夜色中仿佛鹰鹭狂叫,让人心口不由自主的发凉。

    一身黑衣的男人,慢慢走出树林,英俊冷白的面孔上全是煞气,偏偏他身上还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迥然不同的气质交汇在一起,愈发显得神秘而危险。

    由于沈晏刚才的命令,已经扑出去的守卫不得不停住动作,纷纷后退,男人前进一步,众人后退一步,远远看过去,倒有点像是他们是被吓的后退。

    几步而已,男人已经走到沈晏正前方,两人中间隔着十几个人,遥遥相对。

    容沣瞥一眼前面如临大敌的守卫们,轻轻嗤了声,“怎么,沈先生连跟我对谈的勇气都没有?”左手一扬,执在手里的枪飞出七八米远,落入远处草丛中。他抬眼看向沈晏,唇角笑容讥诮而讽刺,“够诚意了吧。”

    沈晏冷然看向眼前的男人,也不挥退手下,只淡声道,“我会尽快将樊心带出来给你。”

    “不急。”容沣微笑,“我来之前突然想明白了,她杀了康天齐,也就没什么价值了,回来反而只会是个麻烦,留在樊雅那边,反而能让他们难办,而且我相信,他们是绝对不会让她死的,那些人,都是些伪善的伪君子,就算是为了博个好名声,也会留下樊心的,正好,可以帮我养儿子。”

    沈晏眸里一瞬怒色,夜色浓重,无人察觉。

    容沣却像是已经说上了瘾,洋洋得意的道,“那天我看见樊心回来就觉得不对劲,立刻从暗道离开,并且通知了康天齐,没想到,康天齐色心不死,居然动了樊心的心思……”说到这个,脸上滑过一阵阴郁,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戴绿帽子,哪怕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只是寻常。

    “幸好,樊心还算争气,居然趁乱杀了康天齐,也算是立了大功。”容沣抚抚下巴,脸上隐隐兴奋,他当时得到消息时简直是吃惊到了极点,然后才觉得这简直是神来之笔。

    康天齐蠢钝鲁莽,他早就想除了他很久了,但碍于他手上的势力所以一直都没动手,如今樊心杀了康天齐,他打着为康天齐报仇的名义顺理成章的接收康天齐的势力,简直一举数得!

    沈晏眸光微敛,“孩子在哪里?”

    容沣的兴奋被沈晏打断,多少有些不悦,但一看沈晏的脸色以及沈晏身前的守卫,眉头微拧,敛下淡淡不悦,慢声道,“他当然在他该在的地方。我说过,只要你帮助我们夺下骥集团,他就是安全的。当然,如果能包括容氏樊氏奉氏,我会更加开心。”

    “张雨柔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七大家族里小辈中的一个,她上面也有父亲兄长,就算她能联合其他人将容浔推下座位,也根本轮不到她坐上那个位子。”沈晏冷笑了声,“你们想的,未免太轻松了些。”

    “这点不用你操心,我们自己会解决,只要你帮我们解决了容浔,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容沣瞥眼过去,“容浔死了,他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了,那个孩子你那么在乎,看来你也挺在乎的,将就着当自己儿子也成,我也知道,你其实不喜欢冷焰盟的事务,这边的事情一结束,你大可以带着女人孩子远走高飞,过你自在逍遥的日子,不好吗?”

    沈晏沉默一瞬,随即冷笑,“狡兔死走狗烹,我离开冷焰盟,手上无权无势,不正好给你们对我跟樊雅下手的机会?”

    关眠一愣,惊疑不定的回头。

    他了解沈先生的性子,沈先生这么说,是不是代表着,他心里真的已经有了些……动摇。

    容沣将关眠的小动作收入眼底,眸底深处一瞬狂喜。

    他就怕沈晏不动摇,但如果沈晏真的有所动摇,一切就有转圜的余地。而且他坚信每个人心底深处都藏着一个魔鬼,只要稍加挑拨,就能生出恶念。樊心就是最好的证明。

    容沣微笑,“这点我可以保证。”

    “我不信你。”沈晏答的冷漠。

    容沣脸上微微扭曲,旋即恢复原状,漠然问道,“你的条件是?”

    “我要跟张雨柔谈。”沈晏漠然抬头扫了眼容沣,“你没资格做决定。”

    容沣脸色骤然难看,“沈晏,你什么意思!”

    “如果想要合作,就让张雨柔来跟我谈,否则,我不会协助你们。”

    “沈晏,你不要以为没了你我们就没办法解决容浔!”容沣勃然大怒,沈晏几次三番的小瞧触痛了他的高傲!

    “既然如此,我无所谓。”沈晏淡然道,脸上神色不变,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实在不是很好这样轻描淡写的小事。

    他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87章 无言以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