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司梵轻轻舒了口气,环住她,“有些不放心你。”

    她瞪他一眼,想要说她有什么可担心的,但对上他的眼,原本充斥在心里的怒气登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一直压抑的所有负面情绪登时涌上心头,抿了抿唇,低声道,“我……怕。”

    这几天,她一直都强装着冷静,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心里……其实慌的很。

    “小隽失踪前,还在担心我会不会不再疼他了。”樊雅轻声道,想起小隽当时的表情,鼻子不由自主微微发酸,“我知道小隽想的多,但我没想到,他那么在意他的身体状况,是我不好,我忽视了他。”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司梵温声道,眸底深处淡淡歉然,“是我做的不好。”

    说到底,也是他不好。

    如果不是他的遗忘,他们母子本来可以很幸福。

    “你不好,我也不好。”樊雅微微笑了笑,笑容落寞,“等小隽回来,我们就走吧,这里的气候到底还是不适合小隽养身体,我已经亏待那孩子很多了,不能再亏待他了。”

    男人脸上表情微微凝滞,随即便已舒展开来,温声应允道,“好。”

    樊雅低头看他,张了张嘴,却又闭上,将心里隐隐的担忧压下去。

    有那么多人帮忙,她也绝对不会允许出什么岔子,绝对不会有什么万一的!

    “不用担心。”低沉的男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樊雅笑了笑,心里担忧确实也消了些,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刚才说,你待会还要回去?”

    “那边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他轻描淡写,“总不能丢在那里。”

    樊雅抿了抿唇,没说话,虽然司梵说的轻描淡写,但她以她对他的了解,骥集团的事情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真的那么游刃有余,他也不需要将甄行与骥卫都留在她身边。但她明白在这方面她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就像她担心他的安危一样,他同样也担心着她的安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护好自己,并且充分所有力量,尽快找到容隽。

    好一会,她才道,“什么时候走?要不要,睡一下?”

    “良辰苦短,你就这么想让我睡觉?”他轻笑了声,脸上一瞬促狭,“要不,你陪我睡?”

    “好啊。”

    出乎他的意料,樊雅居然难得的温顺,温顺的让他不由自主想起那一夜,全身血液登时微微沸腾,心猿意马,但抬眼一看她宁静笑容也掩饰不住的疲惫,再看看她还没有隆起的小腹,再而想起自己还剩下的时间,所有想法登时烟消云散。

    现在实在不是探讨人体欢愉极限的好时机啊。

    他叹口气,拥着她做上床,扯了被子盖住两人,“那我们一起歇一会。”

    樊雅没有拒绝,当温暖轻薄的被子覆上身,鼻息间闻着他熟悉的味道,安心之余,的隐隐的疲惫从骨子里渗出来,这几天劳心劳力,虽然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得不保持睡眠,但睡眠质量极差,噩梦不断,她是真的累了。

    她伸手,主动依赖似的环住他精壮的腰,喃声道,“你什么时候走?”

    司梵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哄一个孩子,闻言抬头看了眼时间,“十五分钟。”

    “走的时候叫我。”她声音已经有些模糊,像是在呓语。

    “嗯。”

    樊雅扯了扯唇,轻笑,“说谎的是小狗。”

    彼此心知肚明,如果她真的睡着了,他怎么舍得叫。

    “汪!”他叫了。

    樊雅失笑,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闭上眼。

    他凝视她的睡颜,眸光深沉而温柔,伸手轻轻抚上她的肚子,却又怕吵醒了她,动作轻而慢,仿佛在抚摸世界上最重要的宝贝,脸上表情渐渐深沉,隐隐……凝重。

    樊雅醒来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窗帘严严实实的拉着,生怕透进一点光线来干扰她的好眠,身边……空荡荡的,早已没了温度,只有枕头的凹痕明白昭示着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她的梦境。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字迹苍劲有力,“我叫了,你没醒,猪。”

    樊雅啐了一口,“你才是狗。”

    忽而间想起猪狗一家这么个词来,不由窘了窘。

    好眠两个小时,她的精神也好了很多,走出房间,就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人。

    那人抬眼,俊雅脸上笑容浅淡,十分温柔。

    商秋放下茶,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坐着的男人,这么多年不见,岁月也仿佛对他十分厚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反而是她,变了不少。

    沈晏很客气,朝她微笑,“好久不见。”

    沈晏笑容干净而明朗,一如往常,让商秋不由对自己前几日做的事情有几分歉然,向樊雅传话,故意引开樊心,甚至联系七爷故意引沈晏的人上钩,无一不是在跟他唱对台戏。她尴尬笑了笑,“好久不见。”

    “那些事,没关系的。”沈晏像是看出商秋的尴尬,主动开口,“你也是想帮樊雅。”

    还是这么个温柔体贴的性子啊。

    如果不是……她现在一定继续拜倒在他的休闲裤下。

    商秋无声笑了笑,回头看了眼一直默不作声的樊雅,“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

    沈晏明白她是故意让出一个私密空间,微笑了下,“多谢。”

    商秋嫣然一笑,转身离开。

    目送商秋离开,沈晏转头望向樊雅,俊雅眸底深处一瞬复杂,随即掩去,“樊心在你手上,是吗?”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86章 猪狗一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