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心口一颤!

    过逝的爸爸是她心里最大的软肋,她可以不在乎樊心,但她没办法不在乎那些她真正在乎的人。

    她无声舒了口气,抬眼看向身边男人。

    司梵脸上微显无奈,好一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叹了口气,低头漠然看向樊心,神态冷酷眼神凉薄,仿佛根本没看见樊心身上触目伤痕,连声音都寒到极点,显然并不情愿,“你拿什么来换?”

    樊心脸上表情僵住,绝望里夹杂上愤怒与悲哀,就算她已经确认眼前这人真的已经忘记了许多,但当他真的这么对她,她依旧觉得心痛如刀搅。

    她闭了闭眼,将所有怆然压下去,尽可能的冷静抬眼,“你不是想知道容隽的下落么?我可以帮你。”

    樊雅眼底眸光一闪。

    这次故意将樊心放出来,就是为了以樊心为饵好知道容隽的下落,没想到阴差阳错,樊心没有遇见本该在这里的容沣,反而遇到了康天齐。

    但如果樊心真的愿意……

    “就算没有你,我照样能查得出来容隽在哪里,张雨柔对你们而言或许神秘,对我而言完全不值一提。”相比较樊雅的激动,司梵就冷静的多,没有一点波澜起伏,还有隐隐不屑,“你就没有有价值一些的东西么?”

    樊心瞳孔都放大了一圈。

    她以为,这是他们目前最需要的消息,甚至已经做好了开条件的准备,没想到,他们根本不在乎!

    樊心身体微微颤了颤,脸色更加苍白,好一会,咬了咬牙,“那你……那你们想要什么?”

    司梵神色漠然,暗海似的长眸翻涌着令人心惊的雾霭,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惊。

    樊心呆呆望着他,脊背陡然生出一股寒意,还有一股荒谬感,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她居然也是怕,偏偏,她就是怕他!

    就在她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微微颤抖时,司梵冷然开口,“曹文秀母子。”

    曹文秀……

    樊雅怔了怔,随即醒悟过来,回头看向司梵,眸光稍显复杂。

    怪不得司梵从头至尾表现的异常冷漠,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

    但仔细一想,才觉得他的决定无比正确。

    曹文秀母子的身份,一直都是悬在樊家头上的一把刀,悬在樊家的头上的刀,也就相当于悬在樊雅头上。樊心或许知道容隽的下落,但在容隽失踪这件事上,樊心从头至尾都是一个棋子,一个棋子,哪怕是真的知道容隽在哪里,经过康天齐这件事,潜藏在暗处的容沣与张雨柔也肯定不会留在原地等着他们上门。与其将难得的机会用在这个上面,还不如争取一些樊心完全可以做主的事情,例如曹文秀。

    但虽然樊雅明白司梵的决定正确,心里却忍不住微凉,他这么冷静,是不是代表着,他对小隽,当真没有太多的感情?

    樊雅眸光微敛,抿了抿唇,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她忍不住。

    司梵敏锐看向樊雅一眼,眼底一瞬无奈,却随即掩去。

    相比较他们两人的复杂的心思,樊心却好一会才明白司梵说的到底是谁,拳头微微握紧,秀美脸上也露出些微怨怼神色。

    如果交出了曹文秀,她就相当于丢失了手上所有对樊家的把柄!

    她撇开脸,低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司梵漠然道,“既然这样,我也没办法。”他拥住樊雅,淡声道,“死人不该影响活人的生活,我想,你爸应该也不会想看到你为难。”

    樊雅飞快看了他一眼,勉强笑了笑,“我明白。”

    “走吧。”

    樊雅点点头,顺从司梵拥着她转身的动作,轻轻转身。

    他们说走就走,真的是一点留恋也没有。

    樊心的手紧紧揪住地上地毯,手背上青筋微露,秀美脸庞上全是毫不掩饰的愤恨杀意!

    他们……他们是故意的!

    故作姿态的离开,不过就是逼着她交出曹文秀!

    可就算知道这一点,她也没办法真的任他们离开,他们现在离开,她真的没有任何一点希望了!

    “别走!”

    她嘶声!

    “我告诉你们!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樊雅脚步微顿,轻轻的,叹了口气。

    曹文秀母子居然被樊心藏到了邻市的一个镇上,樊雅将这个消息直接告诉了樊以航,不管怎么说,曹文秀母子,尤其是那个孩子,可以说是樊以航在这世界上唯一有血脉联系的人,怎么处置,她相信樊以航会有最妥当的想法。

    至于樊心,她直接交给了司梵,他手上的人脉比她广的多,既然他有办法处理,她自然也懒得费心。

    出乎她的意料,樊心不仅给了她曹文秀的下落,还给了她一个u盘,并直接告诉她u盘里的内容跟沈晏有关系,给她时樊心态度十分讥诮,带着隐隐的恶意。

    直觉告诉她,这里面的东西,对沈晏不利。

    樊心是故意这么做的吧,只是不想让她太得意。

    房门轻轻推开,司梵走了进来。

    樊雅一惊,下意识将u盘收进抽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由有几分讪讪,这么做,仿佛她不相信司梵似的。她没话找话,“你不是要忙骥集团的事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司梵表情很淡定,仿佛根本没听到樊雅的话,笔直走到樊雅跟前,伸手,“东西交出来吧。”

    樊雅装傻,“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司梵挑眉,轻轻嗯了声,尾音微微上挑,带着些危险的意味。

    樊雅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那个u盘,握在手里不肯给他,“我还是认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男人最小心眼了,沈晏没做什么事就被他抓在掌心计较个不行,更不用说现在还有证据,说不定该怎么挤兑沈晏呢。

    “樊雅。”司梵声音微微加重。

    樊雅无奈瞪他一眼,放上桌子。

    早知道,刚才就该毁掉的。

    不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85章 交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