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稳住身形,回头惊诧看向那个此时应该在大洋彼岸的男人,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樊心凄厉尖锐的叫声打断,“容浔……”

    樊雅的手下意识一紧,随手就被男人反手握住,温暖而坚定的力量从两人相握的手之间传过来,她心陡然一安。

    司梵回头朝她一笑,随即转头,看向已经激动站起的樊心,淡声道,“我不是为你回来的。”

    樊心脸上血色刹那褪的干净,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确实是以为容浔为她回来的,他为她回来,证明他的心里还是有她……但没想到,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破灭了她的所有幻想。

    樊心闭了闭眼,突然轻轻笑出声,笑容惨痛而凄厉,却没有落泪。

    她的眼泪,早就被这残酷的世界磨折的一干二净。

    一直伏在樊以航怀里的樊文希忽然挣扎起身,怔怔看着惨笑的樊心,恍惚间想起那个男人,又恍惚想起,樊心是他在这世上除了樊雅之外唯一的血脉……她闭了闭眼,挣扎站起身。

    樊以航一愣,慌忙扶住她,“妈?”

    樊雅听到声音回头,一怔。

    樊文希定定看着女儿,“樊雅,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姐姐,保住她。”

    樊雅微楞,樊文希虽然收养了樊心,也没有苛刻樊心的起居用度,但对樊心的态度却是全然的陌生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居然主动要求樊雅保住樊心。

    先不说樊心杀人的事实,被杀的康天齐可是道上显赫无比的人物,冷焰盟的堂堂一个堂主被杀,他的那些手下死党也轻易饶不了樊心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樊文希居然要求她保住樊心……

    樊雅还没来得及说话,樊心已经嘶声尖叫,“你装什么好人!我不要你们管!我才不要你们管!我才不要你们的施舍!”

    樊文希怆然望她一眼,随即看向樊雅,目光恳切。

    樊雅抿了抿唇,她知道樊文希为什么要得到她的承诺,因为只有她有可能说服沈晏,但就算沈晏的身份能压下这件事,她又怎么能请求沈晏将这个责任背上身。

    说到底,樊心是真的杀了人,她也欠了沈晏太多……

    “我保证。”

    一直没说话的司梵突然开口,声音淡淡。

    樊雅怔然回头看向司梵,司梵回头,轻轻搂住她的肩膀,朝她微微一笑,“别担心,我有办法。”

    从头至尾,他都没看樊心一眼。

    樊文希也知道这个要求多少有些强人所难,她甚至不奢望樊雅会答应,因为换做她自己,也不一定会答应,但她真的没想到,答应的会是司梵。

    她对他,其实多少是有些……愧疚的。

    她神色复杂的看向司梵,“你……”

    “她是你的女儿,不是你忏悔的工具。”司梵冷然道,俊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我答应,是因为你是她妈,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樊文希身体一僵,脸色白了白,樊以航慌忙扶住樊文希,对司梵怒目而视,“容浔,注意你的态度!”

    司梵神色不动,“我说错了么?”他拥住樊雅,看向她的眸光微微怜惜,还带着点骄傲,“让我的女人去求别的男人,我还没那么丢人。”

    樊雅心里涌上一股暖流,轻轻拉了他一下,轻声道,“我没关系的。”

    “你没关系,我有关系。”司梵瞥一眼过去,目光十足威胁,“你是不是很想他有机会来找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樊雅无语,抬眼看向樊文希,恳切的道,“妈,我会尽力,但我不会去求沈晏,这点,请您谅解。”

    “你……”樊文希终究是说不出不用樊雅管的话,脸色颓然灰白,仿佛生命力也随着她的请托而消失了一半,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爸会感激你的。”

    “我明白。”樊雅淡淡一笑,转头看向樊以航,“哥,带妈先回去休息吧,我有些话,想跟樊心说。”

    樊以航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深深看了樊雅一眼,“你自己当心。”低头看向委顿憔悴的樊文希,“妈,我扶你回去。”

    樊文希抬头看了眼樊以航,眸里一瞬情绪,默默的点点头。

    樊以航警告扫了眼司梵,扶着樊文希慢慢走出去。

    司梵目送母子俩的背影,嘴角微扯出一抹不屑,侧头,漠然看向颓然跌坐在沙发上的樊心,“我还真的是低看了你,没想到这个时候,你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脱身。”

    樊心身体一颤,脸色苍白失血,眸光却微微躲闪,“我不懂你说什么。”

    樊雅一怔,定定看向樊心,霍然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樊心会突然歇斯底里,会愿意将那段过往说出来,或许知道了过往会给樊文希带来短暂的打击,但也相当于将她从数十年的煎熬中解放了出来,毕竟人已经去世,再多懊恼也只会被思念取代,懊恼思念,总比恨来的舒服些。

    樊心愿意这么说,只是为了激起樊文希的愧疚,想借樊文希的口来救自己。

    她很清楚,现在当下,只有沈晏能够庇护住她,而只有樊雅,才能说服沈晏。而只有樊文希的请托,樊雅才不会拒绝。

    樊雅想通这个,脸色微微变了变,眸光骤然冰冷。

    如果不是司梵提醒,她真的是被樊心玩弄在鼓掌间!

    樊心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拆穿,看着樊雅的脸色,她的脸上也不由自主浮上一点慌乱,如果……如果樊雅不肯帮她,她就算不坐牢,也会被康天齐的人杀死!想起可能遇到的事,樊心强装出来的冷静漠然刹那消失的一干二净,慌忙看向司梵,“容浔,你刚才答应过的!”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84章 要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