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又听樊文希淡声道,“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我不认为有值得你抱歉的地方。”

    樊文希声音淡,神态更冷,仿佛没看到樊雅脸上的微微尴尬,樊以航忍不住回头,“妈……”

    这对母女,都是相同的倔脾气,好不容易有了转圜的机会,别又像上次那样不欢而散。

    “哥。”

    樊以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樊雅轻声打断,“妈说的对。”

    樊以航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难得好脾气的樊雅。

    樊雅忍不住淡淡一笑,难道她在他心里就是个不懂分寸的毛丫头,况且,就算她心里再有怨,这些天发生的事也能让她把心里的怨压一压,就算做不到完全消除芥蒂,至少,也能用一颗平常心对待。

    樊以航诧异看向樊雅,发现她神态平静没有丝毫不悦的样子,再看向神色冷淡的樊文希,提着的心松了松,俊朗脸上浮上一点复杂。

    到底是血脉相连的母女俩,相比较之下,他才算是真正的外人。

    “哥。”

    “以航。”

    后座母女俩同时开口,同时看了对方一眼,樊文希首先收回视线,淡声道,“明天的发布会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樊以航还没来得及因为母女俩的同时关注心里一暖,就被樊文希那句话弄的心头一紧,飞快看了一眼樊雅,声音有些涩然,“妈,我觉得这件事……”

    “我已经决定了。”樊文希淡声道,随即侧头看向窗外,显然并不打算再纠缠在这个话题上。

    樊以航有口难言,通过后视镜对上樊雅微微疑惑的视线,才要说话,眼角余光扫见后面商秋的车在打指示灯,到口的话一顿,他在路边一栋别墅前停车。

    樊雅心头一紧,匆匆下车,商秋已经赶了上来,皱眉拦在他们身前,“你们确定要进去?”

    不管怎么说,樊心都是樊家人,就算她再不争气,终究也是一起生活过。里面的情形,并不是那么乐观的。

    “我对她有责任。”樊文希平声道。

    樊以航舒了口气,“我是她哥。”

    樊雅沉默一瞬,淡淡的道,“她最恨我,这个时候不见我,她会不甘心吧。”

    商秋默了默,随即一笑,“那进去吧。”

    一进别墅,闻到的就是淡淡的血腥味,斑斑点点的血痕溅了一地,但除了血迹,其余的都收拾的很干净,压根看不出十五分钟前康天齐就死在这里。

    道上堂堂枭雄,居然死的这么轻而易举,而且死在他最不屑的女人手里。

    五六个大的男人守在客厅四周,面容严峻如临大敌。

    相比较他们的肃然,坐在沙发上的樊心却显然轻松的多,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一身白裙,不染尘埃,长发挽成公主的优雅发髻,柔美脸上画着精致裸妆,愈发显得整个人精致秀美,除了即使妆容也遮不住的苍白面颊,整个人恍若公主。

    更完全看不出来,十五分钟前,她一个人,杀了康天齐。

    樊雅脚步一顿,倒是樊文希下意识往前走,樊以航疾步快走,拦挡在樊文希跟樊雅面前,望向樊心沉声道,“樊心。”

    樊心微微抬头,看着樊以航,眸光一瞬柔软情绪,但当她望向樊文希与樊雅时,尤其是看向樊雅,眼底柔软情绪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彻底冷酷,“真好,你如愿以偿了。”

    樊雅唇抿的更直,淡声道,“随便你怎么想。”

    樊心拳头微微握紧,连带着白裙都起了些微褶皱,她立刻意识到,神经质似的松开手,抚平白裙,恢复原本完美的形象。

    商秋轻声道,“事情发生后她就要求去换衣服,还化了妆,我还怕她做什么事,特地让人盯牢她,没想到她出乎意料的平静。”

    经过那样的事,居然还能保持这种近乎诡异的平静,简直骇人。

    樊雅目光动了动。

    樊心开始说话,对象是樊以航,“我其实很高兴我会有个哥哥。”

    樊以航一怔,俊朗脸上浮上些微愧疚,虽然樊心在樊家住了不少年,但多少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他对她一直都算不上好算不上不好,相处的也普通。

    没想到,樊心居然是这么想他的。

    樊心微微一笑,“所以我更恨,如果不是因为樊雅,你不会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但我后来也想通了,你不在意我,我也没必要把你当哥哥看待。”

    樊以航微微皱眉,却也无话可说。

    “夫人,我该谢谢你带我回来,让我不至于成为一个孤儿。”樊心侧脸,转而看向樊文希,柔声道,“我知道做成那样也不容易,我妈抢了你的男人,你居然还能接受我这个孽种,你真的算大度。”

    樊文希眸光陡然一厉,带着些森然意味。

    当年的旧事一直是她心里最深的一根刺,没想到居然被樊心在这个时间捅了出来。

    幸好商秋灵敏,在樊心开口对樊以航说话时已经示意旁人离开,包括她自己,在听见樊心向樊文希说话时也拉着卓天逸识趣离开,各家都有各家的私事,别人不方便听。

    樊雅感激一笑。

    商秋不在意摆摆手,指指门外示意她就在外面。

    于是,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樊家人。

    樊心嗤笑了声,“怎么,你也觉得丢脸?这是你最大的耻辱,是不是?”声音一顿,漂亮的脸上浮上些微诡异的神情,“如果我告诉你,你的所谓耻辱,都是你自找的,你会不会更生气?”

    樊文希眸光更锐,转身就想离开。

    她再错,也是长辈,也不想在小辈面前被一个小辈数落自己的不是。

    “爸爸离开你,不是因为你大小姐脾气,而是因为他爱你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83章 过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