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商秋……”樊雅微微皱眉,还想再劝,却被商秋摆手打断,“好了,别谈我的事情了,先处理好你自己的麻烦吧。”将电脑直接放在樊雅桌前,“这是你的东西,要丢要摔随便你,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

    樊雅心里滑过一阵暖流,轻轻的道,“商秋,谢谢你来了。”

    已经走到门边的商秋回头妩媚一笑,“少说这种酸话,你跟我,还需要谢这个字?如果要谢,你还不如谢容浔。”

    樊雅失笑,房门轻轻关上,她看了眼桌上的电脑,秀气的眉头拢了拢,犹豫了好一会,慢慢打开电脑。

    电脑屏幕倏地一亮,跳出某人碍眼的大脸,一脸的郁闷与谴责,“樊雅,你欺君。”

    樊雅明白他在说什么,唇角微微翘起,不以为然,“小隽都能发现,你发现不了,是你自己蠢。”

    屏幕里的男人像是猜到她会说什么,接着说,“当然,我没有及时迅速的发现,也确实是我的责任,我已经预定了上好的榴莲壳搓衣板,回去你让我跪哪个我就跪哪个,绝对没二话。”

    樊雅扑哧一笑。

    司梵脸色一正,“甄行跟骥卫我都留给你,商秋跟卓天逸都是习惯游走在黑暗中的人物,相当于地头蛇,再加上容衍沈晏,你手上可以使唤的人很多,而且你足够聪明,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保护好你自己跟孩子。”

    “虽然我很想说你不需要担心容隽那个小鬼精灵,但我知道你肯定是把我这话当放屁的,因为我自己也同样担心。现在几股势力全部搅合在了一起,但我不认为他们真的是一块铁板,都会有自己的私心,只要找到他们之间的弱点,撬开其中一个人的嘴,并不困难。”他微微一笑,“我听说,樊心很主动去医院了,不是么?”

    樊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又好气又好笑,这人,真当他自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你如果真的动了樊心,也一定会趁机提醒沈晏。”司梵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心肠软,对沈晏就更容易心软,哪怕他把我欺压的苦哈哈,你也肯定是不相信他真的是个头上生疮脚底流脓的天生坏种。”

    樊雅嘴角抽了抽。

    他这是在说他自己吧。

    “不过就算他坏到顶点,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永远不会伤害你跟孩子。他”司梵话风一转,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小隽失踪的事,跟他无关,就算有关,他所做的,也不过是想救人,顺便利用这个时机阴我一下而已。”

    樊雅怔住,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好一会,才轻轻一笑,啐了一口,“就你知道。”

    唇角却藏不住的笑容,一抹温柔,心里全是阵阵暖意。

    她从来都知道沈晏与容浔之间有多少矛盾,彼此多么看不顺眼彼此,但就像沈晏偶尔也会帮着容浔说话那样,容浔也会说句老实话。她心知肚明,他们这样,也不过是为了不让她难过而已。

    这些男人呵……

    “樊雅,等我回来。”

    屏幕里男人突然缓缓开口,眸光深邃而专注,即使是隔着一个屏幕,都能感受到那让人心悸的灼热与情意。

    “我爱你。”

    樊雅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脸上竟然不由自主的微微发热。

    他在她面前从来都戏谑好闹,就算是明白他的心意,但当这么一句简单而直白的甜言蜜语说出口,还是不由自主的心悸。

    有句话说的真对,男人是理智的禽兽,女人是感性的动物。

    都老夫老妻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还是敌不过他一句正儿八经的情话。

    樊雅抚了抚因为某人情话而微微加速的心跳,屏幕也一黑,那个男人十分不要脸录制的视频也告一段落,樊雅将内容往下拉,看清楚他写的内容,不由眸光一挑。

    这些都是……嗯,寰宇集团目前所有堆积的急需处理的公文,半年内开发案的方案,最重要的就是星罗城的三轮投标书。

    这两天,他还抽空处理了这个?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她身体状况也一般,公司的事确实都堆积了起来,她还想着晚上有空一定要抽空处理一下,他忙的倒是快。

    樊雅唇角笑意更深,也懒得追究他到底是怎么弄到寰宇集团那些机密文件的了,迅速调取他的资料,直接传给了白思瀚。

    白思瀚那边想来已经焦头烂额,很快就传来一个感激涕零的图像,显然是传过去的文件帮了他的大忙。

    樊雅轻轻笑了笑,关上电脑,抬眼望向窗外湛蓝的天空。

    司梵……你在干什么?

    司梵的处境并不十分好。

    ‘骥’集团之所以屹立数百年而不倒,完全是因为七大家族守望相助,如今俨然已经分崩离析,面和心不合,再加上司梵从头至尾都摆出比较强硬的态度,‘骥’集团赫然已经是风雨欲来的状态了。而司梵身边,除了柳雾之外,就连文靳都没有出现,据说文靳虽然已经接掌桂家家主一职,却时常进出桂翔如今的居所,而且也屡屡传来桂翔对司梵的斥责,显然还对司梵将他赶出集团而耿耿有怀。

    柳雾对此十分担忧,甚至已经开始考虑司梵的退路,司梵却并不十分在意,并宣布三天后召开集团会议,从此闭门不出,甚至连主动求见的柳家家主都不见。

    柳雾走出老宅,就接到了家族的宣召电话。

    她赶回柳家时,柳家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所有有资格进入这间会议室的人,柳泰肃然看向孙女,“首席到底准备怎么做?他最近又在做些什么?”

    柳雾面无表情,“爷爷,您现在问的是您的孙女,还是首席特助?”

    柳雾一噎,脸色有些难看,旁边柳雾父亲拍桌而起,“柳雾,你这是什么态度!”

    柳雾没说话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82章 年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