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真的觉得不对劲了。

    两天时间,因为身体还虚弱,她一直都没有出过房间,每次都是苏颜或者樊以航过来,但也都是来去匆匆,偶尔一次小乔过来,还没有说几句,常天奇便匆匆赶来,借口要静养,让小乔先离开。

    两天时间,她除了一开始从苏颜口里得知樊以航跟沈拓针对奉氏企业外,再也没有获得其他的消息,再加上要养胎,她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电视电脑,偶尔打个电话出去,不是关机就是正在通话中,好不容易接通电话,也含糊其辞。

    最奇怪的是,司梵没有了消息,一副想将冷战进行到无休无止的架势,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不该是那样小家子气的人才是,况且如果真的想要冷战,何必白痴的装了摄像头,还光明正大的生怕她不知道似的。况且守在外面骥卫并不见少,一个个如临大敌,前几日她身体虚弱,没空多想,最近身体好了些,才深刻察觉到不对劲。

    最让她担心的是,小隽没有过来。

    苏颜给她的理由是小隽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喉咙发炎,说不了话,医院里病菌太多,所以暂时让他在家里休息,过几天再来见她。

    太凑巧了些。

    樊雅目光落在手机上,事实上,她在察觉到不对劲的开始,就联系了赵谦,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赵谦到现在都没有给她消息,更不用指望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容衍了,那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正想着,病房门突然被轻轻叩响,一道女音在外面响起,似乎是被骥卫拦住询问了。

    “你不是李护士?”

    “李护士最近得了流感,我是临时调过来的,总不能传染给病人。”

    “是这样么?”骥卫皱眉看着眼前陌生的护士,想了想,“我需要医生的证明。”

    “但已经到了吃药的时间了。”

    骥卫犹豫了下,坚定摇头,“不行,没有医生证明,我不能让你进去。”

    病房门突然被打开。

    樊雅站在门口,淡然扫了眼齐耳短发的护士,“药怎么还不送进来。”

    “樊小姐……”骥卫想要阻止。

    樊雅淡淡一眼过去,“想要阻止的话让他过来跟我说,怎么,我现在连出入的自由都没有了?”又补充一句,“没关系的,我认识她,不用担心。”

    樊雅前后几句话,将骥卫所有的话都给堵住了,他犹豫了下,还是退后一步,让开。

    樊雅头也不回的进门。

    护士随后跟进去,关上门,摘了脸上口罩,露出一张熟悉的俏丽容颜。

    樊雅在沙发上坐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些年日渐成熟的商秋,“你还知道出现在我面前?商秋,你是真的不把我当做朋友了?”

    商秋白了眼过去,“如果真的不把你当朋友,你以为我现在还会来管你的闲事?”她在樊雅面前坐下,一手紧紧握住樊雅的手,沉声道,“樊雅,你做好心理准备,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很难接受,但你必须要坚强。”

    樊雅心口一跳,抬眼看向商秋。

    商秋表情沉凝,十分严肃。

    樊雅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好一会才道,“是不是小隽出了事?”

    商秋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樊雅,“你真的猜出来了?跟他说的一样。”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真的从商秋口里得到验证,樊雅心口还是微微一沉,心跳加速,她深深吸了口气,按住心脏,“我要知道全部。”迎向商秋担忧的目光,樊雅甚至还淡淡笑了笑,“你放心,我是母亲,没有人比母亲更坚强的了。”

    商秋欣慰一笑,却还是像年少时一样,牢牢握住樊雅的手,“我知道的,也不一定是全部。”

    “嗯。”

    “就在你前几天去加护病房看沈晏的那天,你母亲跟一个护士被打晕在拐角,而有人,趁机带走了当时还在房间里的小隽,带走小隽的,是‘骥’集团其中一个家族的家主的人,甄行虽然追了上去,却有人从中渔翁得利,带走了容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太阳渐渐走上正中,直直射进窗户,形成一道刺目的光影。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商秋担忧扶住樊雅,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预备一有状况立刻叫人。心里将那个男人骂个千百遍,就算樊雅再坚强,她现在的状况也不容她再受任何刺激!

    出乎她的意料,樊雅虽然脸色稍微白了些,但并没有昏厥,甚至看上去只是听了一则无关紧要的消息而已。

    樊雅定了定神,轻声问,“这些都是容浔告诉你的?”

    “是的。”商秋点头,“他突然出现在我跟天逸面前时我们都吓了一跳,你也知道他现在失忆了,所以他的话我也不敢全信,特地查了下,查出来的消息与他所说的事十分吻合,我才来告诉你的。”她顿了顿,看了眼樊雅,“他说这医院里除了他的人马,有不少人在注意着你这边,一有动静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我不得不穿成这样,掩人耳目。”

    樊雅沉默一瞬,抬头看向商秋,“商秋,你也认为,沈晏会像容浔所说的,做出那样的事?”

    容浔口中的沈晏,阴冷,腹黑,冰冷,不折手段,完全不像她日日面对的沈晏。

    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前不久,他还跟她说,让她给他一年时间。

    现在,他就成了绑架她的孩子,并且拿这个来要挟容浔离开他的险恶男人么?

    她……真的没办法相信。

    商秋也沉默了,半晌才慢慢的说,“樊雅,你知道我这些年,学到的最多的是什么么?”不等樊雅回答,她自己接口,“是不能相信别人,无论这个人表现的多好多善良,下一秒,都可能在你背后给你一刀。沈晏……我不希望沈晏变成那个样子,但我跟你都阻止不了人心的变化。”

    “所以,你相信容浔的话?”樊雅固执的想要个答案。

    商秋深深看了眼樊雅,不答反问,“所以,你认为是容浔在撒谎,是他诬陷沈晏?”

    商秋的问题有些尖锐,尖锐到让樊雅身体一颤,不由闭上眼,好一会才压低了声音说,“我希望这只是个误会。”

    “樊雅……”商秋同情看了樊雅一眼,虽然年少时她也确实为了沈晏神魂颠倒,并坚信沈晏就是她生命中的最好的那个人,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沈晏早就成为了她生命中已经过去的精彩旅程,所以虽然痛心沈晏的改变,但到底也没有太大的情绪,倒是樊雅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78章 两心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