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柳雾一怔。

    “在你们给我构筑的记忆里,张雨柔是一个十分崇拜我的女孩,但她给我的感觉却并不完全是这样,或许喜欢是有些,但没有任何崇拜。相比较之下,她更崇拜的是她自己。”司梵淡淡一笑,“当然,那时候我还没有怀疑我的记忆是否是有差错,既然我的记忆没有差错,我自然对表里不一的她起了好奇,当然,一开始只是怀疑,但当我遇险,后来周长安被人催眠,她又凑巧出现在那里,太凑巧了。”

    柳雾已经呆住。

    她震惊看着司梵,他后面说了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您知道……”

    “桂老头是为了集团稳固,文靳是随波逐流,我很好奇你的理由。”司梵双手交握,懒懒往后倚,暗海似的长眸闪耀着犀利的光芒,“你又是为了什么?”

    柳雾怔了怔,一直平静的脸上露出些微惘然,她沉默了一会,才慢慢的道,“我希望,有一天他想回来时,骥集团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他……还有个家。”

    柳雾没有明说他是谁,但司梵很清楚她指的是前任首席,他如今名义上的大哥,司雍。

    那位名义上在事故上死亡实际上借着死遁而逃离自己原本命运的男人。

    懦夫一个。

    司梵淡淡看向这个一直以来都对他忠心耿耿的女性属下,脸上不由有了几分动容,“值得吗?”不管怎么说,这些年,相比较一直三心两意的文靳,同样知道真相的柳雾就单纯直接的多,虽然并不赞同她的做法,还是感念在心的。

    柳雾又沉默了好一会,慢慢摇头,“我现在也不知道,有时候,我也忘记了原来的初衷……我的人生,在我被他选成特助时就已经定了,就算不是首席您,也会有别的位置坐在您这个位子上,我的职责,也不会改变。”

    “不想过另外一种生活?”司梵眸光一闪,淡淡的问。

    “……没想过。”柳雾的声音多少有些艰涩,或许年少时有一些想忘,如今也完全没有了。

    司梵看了柳雾一眼,没再围绕在这个话题上,“仔细查一查张雨柔最近的资金出入与行踪,时刻监视她的动作。”

    “我明白。”

    房门突然被轻轻叩响,司梵敲了敲桌子,柳雾点点头,关闭了视讯通话,甄行快步走进房间,“首席,刚才医院的骥卫发现,仁德医院里有位叫樊心的女士入住。”

    自从容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丢失,甄行无时无刻的不自责,虽然司梵没有直接惩罚他,短短两天时间,他眼下已经全是青影,整个人也迅速消瘦下去,人也显得沉稳。

    司梵却对这个视而无见,每个人都需要在挫折中成长,更何况弄丢容隽这种事,也确实是不可饶恕的大错。

    司梵眸光一跳,“樊以航不是下过命令么?”

    “听说樊女士的吩咐。”甄行有些惴惴,他虽然不清楚司梵与樊心之间的关系,但既然在樊以航的严禁进入医院的名单上有樊心这么一号人物,他自然而然的要警惕。“不过常院长吩咐将她的病房安排在四号楼,距离樊小姐的病房很远,而且樊小姐身边一直有我们的人保护着,应该……”

    司梵眸光犀利射过去。

    甄行声音戛然而止。

    “派人严密看守樊心,如果有什么异动,立刻通知我,紧要关头,我全权放权给你。”

    甄行一惊。

    这句话的意思是……看来,那位樊心小姐,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

    “让你找的人找到没有?”

    “三天前有人看见他出现在高家诊所的后巷。”甄行惭然道,“现在的下落,我们还在找。”

    司梵眸光微凛,“加大人手。”

    “还有呢?”

    “听说城南最近有不少小帮派被毁,据说是一男一女,我们还不敢贸然去调查。”

    司梵沉吟片刻,“他们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你继续找容衍的下落,其余照旧。”

    “是。”

    甄行匆匆离开,司梵打开电脑,光明增大堂而皇之的监控起病房里的樊雅来。

    电脑屏幕上,樊雅似乎是刚从卫生间出来,抚着小腹,慢慢坐到窗边望着外面发呆,身形似乎比前两天看的时候还削瘦了些,如果不是确认她最近食量不错,他简直要以为她被亏待了。

    只不过,怎么那么瘦?

    难不成,得了相思病,太过思念他了?

    他苦中作乐的想,也觉得自己想的太美。

    樊雅突然抬头,目光直直射向屏幕,眸光锐亮而犀利,仿佛已经看到了他!

    司梵望着望着,微微一笑,长眸里锐芒渐渐退去,染上温柔光芒,还有几分激赏。

    沈晏想让樊雅做一个养在深闺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只可惜,她从来不是娇贵的兰花,她是仙人掌,浑身利刺的那种。瞧她现在这小眼神,显然已经开始怀疑了啊。

    他的女人,什么时候那么好糊弄的?

    司先生晕陶陶的想,浑然忘记了自己也是哄瞒她的人中的其中一员,论起八族连坐的规矩,他是第一个要被腰斩的……

    樊雅突然转开视线,看向门边。

    房门轻轻一开,走进了一个让司先生无比郁闷的男人。

    司先生优雅翻了个白眼,关上电脑,站起身。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樊雅望着沈晏微笑站起,眸光下意识在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上落了落,她一觉醒来,房间里就多了这么个摄像头,而且还怕她不知道似的,装的十分明目张胆,这种行事风格,除了某人,也没有别人了。

    那个白痴……

    千里之外,某人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他用力踩下刹车。

    沈晏见她看,下意识顺着她的视线往那边看,樊雅身体一侧,巧妙挡住角落里花束中的摄像头,“身体好些了没有?”

    也不是防着沈晏,只是沈晏心细,如果给他看见了,难免要抖搂出司梵故意装摄像头的事,沈晏应该不是很想听那个白痴做出来的蠢事吧。

    沈晏装作没看见她的小动作,轻轻笑了笑,“我是来向你告辞的。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77章 一年期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