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心脸色微微变了变,有些惊惧的看向容沣,脸上明显流露些怯色,“容沣……”

    康天齐立刻不满的瞪向容沣,“说的那么严肃干什么,你也不怕吓着弟妹。”他趁势握住樊心的手,柔情款款的道,“弟妹,你别怕,我这兄弟就是这么个脾气,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千万跟哥哥说。”

    她可是比他还早认识容沣,容沣的脾气,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樊心勉强挤出一点笑容,看向容沣的眼神更加惊惧。

    她很清楚容沣心思冷沉狠辣,连自己亲妈跟亲妹都能下手,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就算她现在怀着他的孩子又怎么样,在利益面前,他也不会对她有多少怜悯。

    容沣忽然站了起来。

    樊心心口一跳,下意识也跟着站了起来。

    容沣淡淡看她一眼,“我回去了,你留在这里?”

    康天齐眼睛骤然亮了,灼灼看向樊心,灼热的目光看的樊心手心出汗,慌忙挣脱康天齐的手,快步走到容沣身边,飞快看了他一眼,“我跟你回去。”

    虽然从康天齐口里应该能套出更多的消息,但一想到当时容恬被送到医院时的凄惨模样,她就不由自主的浑身打颤,虽然容沣冷沉不好想与,但至少没有康天齐那么变态。

    容沣面无表情的瞥了眼身边一脸柔顺的樊心,唇角勾出一点冷笑,转身大踏步就走,压根不顾身后樊心跟不跟的上。

    目送容沣与樊心离开,康天齐脸上笑意骤敛,哼了声,重重吐了口唾沫,“摆什么谱,真当自己还是富家公子哥?说白了不就是个逃犯么?还有那女人,老子迟早弄到手!”

    亲信立刻殷勤凑上来,“早就瞧他们不顺眼了,老大,你说我们何必跟他们搅合在一起呢?那就是两个累赘!”

    “你懂什么?”康天齐冷冷笑了声,“沈晏就是老七风御手上握着的一把刀,迟早会对我们出手,我们拿什么跟他对抗?只有握住他的软肋,沈晏才能不敢动弹!沈晏是把刀,容沣就是我手上的刀,而且,那边也希望我们跟容沣打好关系,总不能给那边一点面子。”

    “老大英明!”亲信狗腿巴结,又忍不住问,“可老大您不是说,那边最近也闹的凶么,万一那边……”

    康天齐脸上划过一抹阴郁,那边的事他确实有所耳闻,虽然事成了他一定能捞上不少好处,但万一事败……他微微踌躇了下,“最近找几个机灵的,盯着那边,不管有什么动静赶紧汇报。”摸了摸下巴,“最好是给我把那姓容的小鬼消息打听出来,妈的,连老子都瞒着。”

    “是。”亲信忙应了声,“要不如,我们去医院把那个女人也抓出来,手上抓个大的,不是更保险?”

    话音未落,就被康天齐一脚踹翻,康天齐愤怒脸上夹杂了几分恐惧,“现在一堆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医院那边,放在那女人身上,你还想去抓人!你想找死也别带着老子一起!滚出去!”

    亲信惶恐点头,忙不迭的逃出房间。

    樊心怯怯的看向身边面无表情的容沣,握着保险带的手微微用力,手心微微出汗,却不敢开口。

    从上车以来,容沣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事实上,自从容恬在医院失踪之后,容沣的情绪就一直阴沉不可捉摸,如果说他以前还多少会有些狂戾凶狠的表现,如今他就像是一潭死水,高深莫测,却让人不由自主的畏惧。

    一只大手,突然慢慢摸上樊心的肚子。

    樊心惊的心脏差点跳出来,下意识握紧拳头,惨白着脸看向容沣,“容、容沣……”

    “有两个月了吧。”容沣微笑,笑意不进眼底,大手温柔的抚着樊心依旧平坦的小腹。

    “是……”

    “容恬的护照,是你准备的吧?”容沣继续微笑,“容恬从医院逃走的事,也是你告诉沈晏的吧,就连今天,也是沈晏让你来打探容隽的下落,是不是?”

    “不、不是……”樊心下意识摇头,腹部突然一凉一痛,腹部薄薄衣裙居然被容沣徒手撕开,露出莹润白皙的肌肤,她不可自抑的尖叫出声!

    “是不是?”容沣抬眼,好温柔的样子。

    樊心望着容沣,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好一会,眼泪倏地落下,“是沈晏逼我的!是他逼我的!”察觉到腹部上的手越来越温柔,她颤抖的更厉害,眼泪不断落下,弄花了精致的妆容,“容沣,求你……这是你的孩子……这是你的孩子……”

    “那又怎么样?”容沣微笑,“我没办法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别人面前,我的孩子,也注定只能像是过街老鼠似的活在阴影下面,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舒服么?”他顿了顿,悲悯看着樊心,“他的母亲,还是这么个卑劣的两面三刀的小人,随波逐流,为了一点利益就能出卖任何人的无耻女人,你以为,他会觉得开心么?”

    樊心一句话也不敢说,只乞怜的看着容沣。

    “不过,我突然发现,就算站在黑暗里,依旧可以成为统治一切的王者。”容沣眸光愈发温柔,“我可以有数不清的财富,也可以掌控黑道势力,那样的位子,没人会在乎,也没人敢在乎我的身份,我之前的目光只放在小小的容氏上,你有没有觉得,我的目光太短浅了?”

    樊心木然望着神色温柔却癫狂的男人,她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听不懂?”容沣有些嫌恶的扫了眼樊心,觉得她实在是太愚蠢了,如果不是看在她怀了孩子,还有更大用处的份上,他早就将这个出卖他的女人丢给康天齐了。

    “我要成为冷焰盟的盟主,我要成为骥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75章 问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