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我是不是,不该爱你……”

    女人微弱的低喃透过电流传进男人耳里,原本就难看到极点的脸色更加冷沉,暗海似的深邃长眸里充斥着复杂的情绪,心疼,心酸,愤怒,无奈,还有隐隐无奈与悲凉,诸般情绪汇成一股稍显复杂的情绪,将脸上所有情绪都冻成了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女人喃喃的声音一消,取而代之的是甄行稍有些不安的声音,“首席,樊小姐进急诊了,手机不能带进去。”

    司梵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我。”

    “是。”甄行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电话已经被挂断,甄行抓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呆,抬眼望向紧闭的急诊室,突然觉得里面的樊雅有些可怜。

    遇到这样的事,现在情况又实在不是很妙,心爱的人还不在身边,就算首席日夜兼程,赶回来也要两天之后。

    他回头看向失魂落魄的坐在一边的高云开,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

    现在,只有等了。

    “我再说一遍,给我停车。”

    司梵收好手机,冷漠看向挡在他面前的文靳,刚才他听见甄行声音不对就吩咐文靳直接去机场,但等他回过神,才发现文靳阳奉阴违,非带没有带他去机场,而是驶向司家老宅的方向。

    文靳咬了咬牙,“司梵,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带你回去……你干什么!”声音微微刺耳,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后座车门已经被打开了,130码的速度下劲风飒飒吹进来,面容冷峻的男人却仿佛根本感觉不到,浑身发散着射人的冷冽气息,“停车。”

    意思很明显,再不停车,他会直接跳下去。

    哪怕这里是车辆穿梭不停的高速公路,又或者如今已经是130码的高速。

    文靳其实是很想不理他的,凭他的身手,跳下去是肯定跳不死的,顶多伤残,真是伤残了,还能方便管理,一举两得。

    但他觉得方便管理,恐怕老头子会直接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他无奈叹了口气,靠边停下,扭头看向冷着脸的司梵,“你现在回去又能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算你现在赶回去,到那里也是后天的事,到时候,所有事情都差不多解决了。”

    司梵长眸里精锐芒光一闪,凝着霜色,“什么意思?”

    文靳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居然说漏了嘴,张了张嘴,有心想要转移话题,但在司梵逼人的凝视中还是败下阵,“桂老爷子已经派人去找樊雅,你放心,纯利诱,绝对不会动用武力,这点我可以保证。”他抹了把脸,“那个,樊雅那小丫头什么脾气你明白,别说是被利诱,我估计还有可能煽老爷子一巴掌。”

    司梵冷冷扫他一眼,起身,下车,毫不迟疑的大踏步走向高速路口。

    文靳吃了一惊,赶紧下车跟上去,“你疯了,这里离路口还有很远,你真打算就这么走回去?老爷子他们只是不甘心,绝对不会……”

    声音戛然而止。

    不远处路口一辆车突然一个打横,堪堪停在司梵身边。

    文靳目瞪口呆,这人,是不是早就算好了他会带他来司家老宅,所以特别让人守在这里?但既然他算到了,为什么还要上车?

    眼角余光瞥见司梵手里紧捏着的手机,忽然了悟,或许司梵本来确实是准备回老宅一趟的,只不过没想到樊雅那边发生突发情况,这些人也应该是他早就安排好了,只为了以防万一……

    算的如此缜密,还真是派上了用场。

    眼见车马上就要开出,他一个健步抢先一步坐上副驾驶座的位置,迎向司梵的冷眸,苦笑了声,“我是奉命请你回老宅的,就算我没办法请你回去,好歹意思下。”

    司梵一语不发,仿佛根本没看到他的存在,眉头紧紧锁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文靳悻悻摸摸鼻子,才要转身,就听身后男人突然淡声道,“回老宅。”

    文靳愕然转头。

    那他下车坐什么?

    嫌那辆车坐的不舒服?

    司梵看也不看文靳,长眸眉间蕴上风暴,声音却冰凉淡漠,让人不由自主的心底发寒,“趁有时间,说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现在回去也于事无补,与其浪费时间在来回奔波上,还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将这边的事情全部解决!

    樊雅醒来时已经是半夜,睁眼就看见熬不住依偎在她身边睡着的小隽,玉也似的肌肤显出几分孩子不该有的苍白,眉头紧紧锁着,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显出几分少年老成的感觉。

    樊雅轻轻抚着他的脸颊,微微惘然,她的固执与倔强,是不是也或多或少的也影响了这个孩子的性格?如果当初她能看的开些,或者选择截然不同的一条路,他是不是也会像苏佐那样活泼健康?

    “醒了?”

    旁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清冷优雅的听不出年纪的女音在身后突然响起!

    樊雅蓦然抬眼,讶然望着来人,脸上表情登时有些复杂。

    落地台灯的光影横贯在两人之间,仿佛光柱,隔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她在这头。

    她在那头。

    光影仿佛不仅隔绝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还隔出了那些彼此远离的岁月。

    相似的容颜上浮出几分相似的尴尬,默默对视片刻,樊文希首先转开眼,不施脂粉稍显苍白的美丽脸上有一瞬的不自在,她已经习惯了远远关注这个不听话的女儿,即使这样并不算亲近的姿态也让她多少有些不习惯。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67章 爆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