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看着李教授异常灼亮的目光,心里突然咯噔了声。

    李教授砰一声,双膝及地,在她身前跪下,老泪纵横,“樊小姐,我知道小婉做了不少错事,我也知道我不该帮着她瞒着云开她根本没有躁郁症的事,可是,看在我死去妻子的份上,我求求您,保留小婉尊严,别让她连最后一点念想都没有了!”

    樊雅眸光陡沉,她已经明了为什么她刚才会觉得哪里不对了。

    李教授说是出门帮李恩婉买粥的,她一出门,与他撞个正着,他手上却没有粥,门口长椅上却放了包装的好好的饭盒,显然,他刚才在门口应该听了很久,也是故意请她上来的。

    心里暗暗警惕,她面上神色却淡,“李教授,你情愿你女儿永远惦记着一个同样永远不会爱她的男人?”

    李教授悲凉摇头,“我当然不愿意,可是,我劝过她很多次,她都不肯……我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她……”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您这个道理不懂么?”樊雅淡声问,不是她没有同情心,但她更认为每个人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客气的说,李教授如今的痛苦,纯属咎由自取。

    就算他现在是跪在她面前,就算是以死相逼,她也不会生出任何一点怜悯。

    李教授身体一僵,花白的头发被楼顶劲风拂动,愈发显得他苍老衰弱。

    樊雅轻轻叹了口气,“李教授,你与其跪在这里,还不如去跟你的女儿好好谈一谈,她现在还很年轻,真的不需要再纠结在云开身上,云开,完全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好。”

    李教授怔然抬眼,苍老脸上布满泪痕,眼神空茫而绝望。

    樊雅不忍心再看,微微侧脸,“我先下去了,再见。”

    她慢慢转身,一边留心着身后的动静,一边快步往楼梯方向走,快要走到楼梯时,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声异响,似乎是什么人急速奔跑的声响,她心里一惊,霍然回头。

    刚才还苍老流泪的老人像是失去控制的火车头一样直冲过来,疲惫脸上全是疯狂的绝望!

    该死的!

    用得着这么狗血么!

    樊雅低咒了声,疾步后退险险避开那个老疯子,李教授没想到她居然能躲开,极大的冲势带着她直接往前一冲,直接撞上花坛,闷哼了声,软软倒地,却居然没有晕过去,只是痛苦的捂着心口,似乎是心脏病犯的样子,鲜血顺着额头滑落,很快就糊满了他半张脸,看起来触目惊心。

    樊雅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有这样的进展,怔了怔,迟疑了下,还是快步走过去。

    不管怎么说,总不能看着他自己将自己撞死。

    而且他现在撞的满头血的样子,又能对她做什么呢?

    樊雅走到李教授面前蹲下,沉声问,“药在哪里?”

    李教授惊异的抬眼看她,苍老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光芒,费力的指了指西装内侧口袋。

    樊雅看他一眼,一边探手去拿药,一边状似无意的道,“我研习过跆拳道还有内家武术,就算你刚才撞过来,也一定用处都没有。”视线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李教授的左手,“就算您现在用什么东西刺过来,我也完全有办法挡开。”

    李教授左手一颤。

    樊雅轻轻一笑,片刻功夫,已经已经将药拿了出来,拧开药盖塞进李教授的手里,“您稍微等下,我帮你去找人。”

    “你为什么要帮我?”李教授慌忙一口吞下药,喘了口气,有些疲惫有些涩然的看向已经快要走到楼梯口的樊雅,左手全是汗,他的左手里,藏着的摄入毒素的针管,他刚才也确实是打着与樊雅同归于尽的想法。

    只要她死了,就没有人再拆穿小婉的伪装,小婉也不用被威胁。但是他没想到,樊雅不仅闪开了,还上前来帮他。她完全是可以不用管他的。

    樊雅沉默一瞬,淡淡笑了笑,笑容里多少有些怅惘,“我其实多少有些羡慕你的女儿,如果我爸爸还在世,他应该也会像你这样拼命保护我吧。”

    李教授怔了怔,忽而微微闭眼,一行热泪滚滚而下,“对不起……我……我只是有些着急了……”

    “您是个好爸爸。”樊雅回头,朝他笑了笑,转过身,才刚刚抬脚突然眼前一黑,大脑也不由自主的一阵昏眩。她踉跄了下,下意识扶住旁边的栏杆。

    李教授一惊,“你怎么了?”

    樊雅额头微微冷汗下来,一手捂住疼痛的小腹,口里逸出一声极其痛苦的闷哼,“孩子。”

    李教授惊了一大跳,脸上血色褪的干净,“你、你怀孕了?”

    突如其来的绞痛已经让樊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额上冷汗大滴滑落,身体微微痉挛,握着栏杆的手拽的死紧,几乎可以看得见手背上迸出的青筋。

    李教授扶着墙想挣扎着爬站起来,但他刚撞的头破血流,又服了抑缓心脏的药,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大叫,“来人呐!”

    声音戛然而止,他看向出现在楼梯口的人,眸光一亮,“小婉,快快快,你快点看看樊小姐。”

    李恩婉身上套着大大的病号服,劲风拂过,愈发显得她身形削瘦,苍白没有血色的瓜子脸上一双大眼黑的惊人,她慢慢走上楼梯,脚步不轻不重,伴着咚咚咚的脚步声,带着几分诡异。

    她似乎一点也不奇怪楼上的情形,脸上没有半点讶异。

    樊雅看着她,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觉,下意识挣扎着摸索包里的手机,但她刚刚碰上,只来得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64章 冥冥之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