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李恩婉盯着樊雅,好一会才慢慢笑了笑,笑容不进眼底,“樊小姐,你冤枉我什么都可以,但我的病确确实实,你可以去查证。”

    “你当然可以不承认。”樊雅淡淡一眼过去,“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完美的留下的托词,你不惜让你爸爸伪造你有躁郁症,好让云开心怀愧疚,不忍心再赶你走,可是你没想到,他居然蠢到想带小乔躲开你。你只能孤注一掷,策划这次救人。”

    她顿了顿,眸光更加讽刺,“收起你的眼泪,你的演技在我看来还嫩的很,李小姐,恐怕你不知道,我的姑父就是这间医院的院长,云开找不出你作伪的证据,我可以。”

    李恩婉一直都平静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苍白脸上涌上一抹淡淡的红晕,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惊慌,目光更加冰凉,好一会才冷声道,“就算你能找到了证据又怎么样,我为他付出的一切都是切切实实的,云开不可能视而不见!”

    “如果你死了呢?”

    女音轻轻柔柔,平静的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不怎么样。

    李恩婉瞳孔倏地放大,下意识捏紧被子,“你、你想做什么?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敢乱来!”

    “我当然不敢对你做什么事,不过,我记得当年包养你的那个教导主任姓吴,他现在已经穷困潦倒,随随便便一笔钱都能让他将当年的事情都捅出来。”樊雅微笑看向脸色骤变的李恩婉,眼底没有任何一点愧疚。

    她从来护短,跟小乔比起来,李恩婉根本不值一提,况且,她采用的是那样不入流的手段,既然高云开没用的让人唾弃,她这个当姐姐不能不管。

    她淡淡的道,“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当事情揭露出来,被欺压的高云开会被捧成奋斗典型,而作为女人,你会身败名裂,甚至还会拖累你的父亲,李小姐,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

    李恩婉霍然坐起,尖叫出声,“云开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你以为我会跟你一样露出把柄给他抓?就算你出面指证,你以为他是相信劣迹斑斑的你,还是相信已经被他当做一家人的我呢?”

    “你!”李恩婉脸色倏地惨白,身体摇摇欲坠,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打击,好一会似乎才从惊恐中挣扎出来,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想……”她闭了闭眼,“你想我怎么做?”

    “离开。”

    轻柔的声音里没有半点犹豫,更没有情感。

    李恩婉死死咬住唇瓣,隐隐渗出血,半晌,她忽而闭上眼,眼泪滚滚滑下面颊,“好,我退!”

    她不是输给了小乔,不是输给了高云开,居然输给了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

    李恩婉眼底一瞬而过的愤恨!

    樊雅全然无视,看了眼时间,“时候不早,告辞了。”

    李恩婉撇开脸,侧脸惨白,更显憔悴。

    樊雅怜悯望了眼李恩婉,没有任何愧疚,也没有告诉她其实刚才那些事完全是樊雅自己的猜测,李恩婉到底太嫩,轻轻松松就被她套出了话。

    她淡淡一笑,转身走出门。

    出门没多久,就看见李恩婉的父亲慢慢走过来,花白的头发显得他更加衰老。

    可怜天下父母心,有这样一个女儿,也算倒霉。

    樊雅对李教授多少有些同情,主动朝他颌首,“李教授。”

    李教授显然是有些心神不宁,一惊回神,忙朝她歉然笑了笑,樊雅不以为意,转身离开。

    李教授看着樊雅的背影,眼底滑过一抹情绪,“樊小姐,请等一等。”

    樊雅诧异回头。

    李教授快走两步,“能不能跟你单独聊一聊,是有关小婉跟云开的,有件事,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云开。”

    樊雅看着他的满头白发和脸上苍老皱褶,心里一软,同意了。

    李教授负手在前,樊雅跟在李教授后面,望着他的背影,心头忽而浮上一点怪异,仔细找,却又找不到源头。

    她不由失笑,下意识低头,看了眼。

    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么?

    砰!

    偌大的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围坐在会议桌前的人讶然回头,看清楚门口为首那人,除了坐在会议桌边五个老者,坐在后席的数十个人脸上都浮上不掩饰的的惊讶,不敢怠慢,纷纷站起身。

    “首席!”

    人群之中,文靳脸上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一点尴尬,尤其是当一道冷冽视线精准射到他的脸上时,他心里一惊,随即无奈苦笑。

    看来……事发了啊。

    司梵漠然收回视线,唇角冷冷一勾,没有去坐属于他的首位,反而直接在离他最近的软椅上坐下,那个位子,赫然是会议桌上的末位。

    他一坐下,坐着的几个老者就有些挨不住了,相视一眼,立刻站起身,当先第一个站起的柳家家主柳泰苦笑道,“首席,您这是在打我们这帮老不死的脸么?”

    哪里有首席坐末位,属下坐上位的道理。

    司梵眼皮微掀,射出犀利的嘲讽光芒,声音却淡,“那个位子本来就是各位长辈捧着我上去的,我现在让出来,不是很天经地义的么?”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脸色都微微变了,这话简直诛心!

    柳泰脸上笑容有些挂不住,“首席这话从何说起?”

    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看了眼站在司梵身侧的孙女,想让柳雾帮忙缓颊,但柳雾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根本不理会柳泰的眼色。

    柳泰表情微微难堪,但柳家属性为政,是七大家族里比从商的张家还有灵活的家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62章 以眼还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