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前不久刚知道她居然住到了你们隔壁。”樊雅坦白,“我本来一直想抽个时间好好跟你聊聊的,但我最近实在抽不出空,没想到今天会出这样的事……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她一直都反对高云开藏着掖着的态度,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高云开考虑的又多,事情自然而然的拖了下来,直到如今这不可收拾的结局。

    小乔定定看着她,嘴一抿,扭头看向一旁,“我已经什么都不想知道了。”她顿了顿,声音多少有点哽咽,“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我让。”

    “小乔!”樊雅低斥,“你当爱情是什么,说让就让的!你这样不仅对不起云开,最对不起的是自己!”

    小乔身体一震,唇角抿的更直,却始终开口反驳。

    樊雅微微皱眉,小乔性子明朗爽直,藏不住任何心事,她如果今天又哭又闹让她说清楚倒好办,她现在这个样子,反而让她觉得棘手。

    怪不得高云开刚才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显然也是被小乔给吓着了。

    她无声叹了口气,转开话题,“你最近有空吗?”

    小乔一愣,有些疑惑,也有几分戒备的看着樊雅。

    “别这么看我,我顶多算是知情不报。”樊雅微微一笑,“估计你最近也不太想看见云开,而且高叔年纪也大了,我的意思是别让他为了我们小一辈的琐事操心,最近小隽身体也不是很好,我最近也有点忙,实在是没空照顾他,既然你住在家里不方便,不如住到容家,帮我照顾他一阵子,我们也能跟高叔敷衍过去。”

    突然想起今天来之前容隽欲言又止的眼神,樊雅心里微微担忧,多少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小乔这状态不对,小隽早熟,心里也重,看来还是得让苏颜把苏佐送过来一阵子,苏佐顽皮胡闹,或许能消消这两个人身上的郁气。

    小乔一愣,脸上现出几分犹豫。

    高云开的隐瞒确实让她伤心,可住到樊姐家跟不离开有什么区别,但真的离开,高伯也会担心的。

    樊雅柔声道,“我知道你怨我们,但我们也是为了你能开心,你看你现在,就知道我们当初的决定没有错,不过我跟你保证,不管你最后怎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

    “樊姐……”

    走廊那边脚步轻响,高云开快步走过来,俊朗脸上表情凝重,有些难看。

    小乔突然有些委屈。

    她知道她做的事情是有点蠢,但她又不像云开跟樊姐这样的聪明人,她根本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为什么所有人都坚持认为是她错了?

    樊雅将小乔的表情收入眼底,眸光微动,拉住小乔的手硬把她拉起来,不容置疑的推着她往外走,“现在就去,司机已经等在外面了。”迅速回头给了高云开一个眼色,制止他追上来。

    高云开脚步一顿,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个人消失的背影,在原地纠结了好一会,就看见樊雅一个人回来了。

    他立刻迎上来,有些担心的看了眼门外,“小乔她……”

    樊雅紧紧盯着高云开,脸色凝重,不答反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高云开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在这件事上反应却这么不果断,不由不让樊雅多想。

    高云开一怔,不可思议的抬眼瞪她,俊朗脸上全是愤怒,“你也这么看我?”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请她离开?由着她打扰你们的生活?”樊雅冷冷的道,“今天这件事,如果你果断点,你以为会发生?”

    高云开登时哑然,好一会,抹了把脸,脸上显出几分疲惫,“其实上次我跟你说过之后就约她出去谈过,可我没想到她随身居然带了刀片,直接往手腕上割……”想起那时的骇人一幕,他还有些心有余悸,“后来我送她去医院,遇见了李教授,我才知道她自从流产之后,就患上了间歇性的狂躁症,只要不刺激她就跟平常人没什么区别,可一旦刺激……”

    “就会发疯,就会自残?”樊雅眼光一闪,冷漠接口。

    高云开黯然点头,“其实我已经申请了出国研习,下个月我就打算带小乔出国,可是我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她醒了吗?”樊雅突然问。

    “说已经醒了,我没去看。”高云开脸上微微躁郁,“我什么时候能去见小乔?她不能因为这种事就否定我们的感情,她当我是什么,说让就让!”他猛地一拳捶向墙壁,他是真的生气了!

    “她会伤心也是因为你的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别把责任都推到小乔身上,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樊雅冷冷看了眼高云开,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有空就去容家大门口站着去,这两天说是有大雷雨,你站个几天应该就能哄回她了。”说完,看也不看一脸愕然的高云开,直接走向病房。

    一个人正好与常天奇从电梯里出来,看着樊雅的背影,微微一讶。

    樊雅缓步走进单人病房,床上卧着的年轻女人一见她,柔美脸上划过一抹愕然,却还是挣扎着想起身,坐在病床前的老人立刻站起身赶紧按住,“别崩了伤口。”

    李恩婉歉然对樊雅说,“我爸就爱担心我。”

    樊雅微微诧异,看这老人应该有七十开外了,这对父女岁数相差确实不小。

    “爸,这是云开的姐姐。”

    李教授眼底滑过一抹稍有些警惕的神色,随即掩去,换成微笑,“你好。”

    樊雅将李教授的神色收入眼底,不动声色的一笑,“你好,听云开提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61章 冤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