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赵谦说话从来简洁,“我们目前所能查到奉女士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七天前的奉氏股东大会上,那次股东大会,她获得了大部分的股东支持,连任奉氏财团ceo。”

    樊雅心中一动,“上午还是下午?”

    “上午11点半出的公司,据前台说,当时奉女士神态似乎有些不对,而且我们也没有查到她用车的相关记录,应该是自己驾车离开的,然后就行踪成谜。”

    “不对。”樊雅沉声道。

    “容夫人?”

    “我那天下午在四季会所里碰到奉何华。”那天又是杀手又是吵架,后来又遇着容家的事,事情接着一桩又一桩,她都忘记了那天遇到奉何华。

    为什么你要回来?如果你留在那个小镇上,这一切,也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的出现,就是一场噩梦。

    奉何华那天的话突兀响在耳畔,她那天听着就觉得有点怪,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的,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记得。

    可是奉何华为什么突然会突然这么说,小镇小镇……与小镇有关系的,只有容沣!

    樊雅倏地一惊。

    难道那时候,奉何华已经知道容沣回来了?按理来说,她应该是站在容沣那边的,她却又故意提醒她……而且那天,她确实是看到了像极了容恬的人。

    “容夫人?”她沉思的太久,电话那头赵谦忍不住开口,“需要去四季会所里查查吗?”

    樊雅回过神,“你去查查看,还有,帮我查出四季会所那天所有出入名单,特别是vip客户,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查出来。”

    “我明白。”

    赵谦挂断电话马不停蹄的办事去了,樊雅坐了会,眸光深深,她心里大概有个想法,但必须要证据来加以佐证,但如果真的能验证她心里的想法是正确的,或许,她想做的事,并不十分难办。

    樊心快步走进一间咖啡馆,咖啡馆宽敞却又十分注重私密,每个包厢都用翠竹绿石隔开,十分雅致。她戒慎的环视四周,确保无人跟踪,才快步走进最里面的一个包厢,包厢里早就有人在等着了。

    听见声音,他微微侧脸,露出俊雅容颜,脸上带着微笑,恍若君子。

    樊心眼底却涌出淡淡的恐惧,虽然面前的人从来没有威胁过她,但站在他面前,她还是不由自主的惧怕。

    七天前她晕倒在寰宇,却被检查出怀孕,她离开寰宇后就偷偷摸摸的去了小私人医院去堕胎,但她没想到,私人医院里迎接她的不是医生护士,而是沈晏!

    她那时候才知道,她所有的行踪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她那时候才知道,他是故意留着她好让她告诉容沣他的存在,好让容沣利用她来试探他的想法。

    她根本逃不了他的五指山!

    孩子,留下来了,因为沈晏说需要这个孩子。

    她的命,也留下来了,因为沈晏说留着她还有用。

    樊心压根不敢想,如果哪一天她没有用了,这人会用什么惨烈的办法对付她。要知道,他现在掌握着的是冷焰盟,他随随便便的一个命令,她死无葬身之地!

    “请坐。”沈晏抬眼,微微一笑,“帮你点了牛奶,孕妇还是喝牛奶的比较好。”

    “谢……谢谢。”一个动作一个指令似的,樊心战战兢兢的坐下,握着牛奶杯,牛奶杯温热微烫,将她的手烫红了都不自知,她局促不安的抬眼望向对面斯文儒雅的男人,“沈先生……”

    “容浔今天早上已经离开了,短期内不会回来。”沈晏淡道。

    樊心脸上登时露出一抹释然,隐隐的,还有几分不甘。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么?”沈晏抬眼,似笑非笑的的看一眼过去,“怎么,不满意?”

    “没……没有。”樊心慌忙摇头否认,唇角笑容微涩,“我还没多谢沈先生的帮忙,我哪里想的出这么好的办法。”

    她是想要容浔离开,不仅是担心沈晏会趁机与容浔清算当年的旧账,更是因为一旦与容沣撕破脸皮,她那些事情说不定就会摊开在容浔面前,只要有个时间差,她就可能将所有肮脏事都掩盖下去,她或许,还能清清白白的出现在容浔面前。

    调虎离山的办法是她向容沣提出的,理由当然是各个击破,容浔现在的身份是‘骥’集团的首席,身份贵重,是个很大的阻碍。

    容沣很兴奋的采纳了,出乎她的意料,那个神秘女人也同意了,再然后,就传来了‘骥’集团首席要与张家千金联姻的消息,她那时才知道,那个娇娇柔柔看起来十分优雅的年轻女人,居然就是要与容浔联姻的张家千金!

    她费尽辛苦,居然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沈晏看出樊心的涩然,淡淡一笑,“你放心,他不会娶别的女人的。”

    所谓联姻,不过是利用‘骥’集团的势力对樊雅的安危造成威慑,容浔肯定也知道如果‘骥’集团真的孤注一掷,会造成多大的麻烦,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又怎么肯乖乖回去。

    正好,他所要的,也不过是控制他一段时间,也为了……

    樊心眼底绽出一点光彩,沈晏揣测人心从来都很准,如果他说不会,容浔一定不会!

    她精神一振,软声道,“沈先生,我已经将护照和证件都给容恬了,她刚才还打电话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您看我要不要现在就去安排航班,然后告诉容沣这件事,然后让他们兄妹俩狗咬狗,咬死自己!”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60章 败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