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以航定睛一看,眼皮一跳,俊朗脸上浮上一抹惊色,急忙捡起那份文件,“这是什么?”

    樊雅仔细一看,也愣在原地。

    财产让渡书。

    匆匆一眼过去,数额惊人的账目,房产,玉器古玩珍宝,如果那些还只是算是身外之物的话,特地标注出来的,还有容氏企业20%的股份!

    落款人是司梵。

    樊雅怔怔看着那薄薄的一张纸,心里滑过一阵暖流,唇角轻轻扬起,笑容温柔。

    那个男人啊……

    回来的一路上她都因为唐靖远的事情在跟他赌气,而且这件事涉及到樊以航的身世,她虽然相信司樊不会多嘴,但也担心他身边人多杂泄露了出去,更重要的是,她虽然心里有些想法,但容氏20%的股份实在是太庞大的利益,当年容浔敢将家产给她,她却不太有信心司梵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但他做了。

    看落款的时间,是他出现在容家那晚的第二天,看来他早就做好决定了。

    最让她心暖的,他过渡给她的所有财产,并不包括‘骥’集团任何一点东西,他清楚,虽然她说会试着接受他现在的身份,但她还是不喜欢他身上集团首席的标签。他选择舍掉那些,是向她表明他以后的归向么?

    唇角笑容更加温柔,想起司梵走之前的憋屈样,心里不由微微懊恼,早知道,就不该跟他闹什么意气的。

    樊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那边樊以航盯着落款,一改之前的洒脱随意,神色冷峻慎重起来,“司梵……樊雅,你跟‘骥’集团的首席还有牵扯?”

    樊雅一愣,才想起来樊以航这段时间都在国外,知道她前阵子跟‘骥’集团扯上了关系,却不知道司梵就是容浔的事情,才要解释,樊以航拧眉肃然道,“我刚从国外朋友那边得到消息,‘骥’集团首席将与‘骥’集团七大家族里的张家千金不日联姻。”

    “哪里来的消息?”

    “我那朋友是‘骥’集团里张家的分支,消息应该确实可靠。”樊以航回答完,后知后觉的发现问话的不是樊雅,樊雅微微侧身,有些戏谑的挑眉看向他的身后,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樊以航下意识回头,就看着那个颀长俊美的男人懒洋洋的倚靠着门框,长眸微挑,似笑非笑的抱怨,“你这是你该有的态度么?”

    樊雅玩味一笑,“那我该有什么态度,一哭二闹三上吊?”

    “好歹表现一下担心吧。”司先生叹口气,觉得自己喜欢的女人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樊雅失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震惊的樊以航打断,“容浔?”

    樊以航大踏步走到司梵面前,俊朗脸上全是错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突然意识到什么,飞快扫了眼桌上那份文件,震惊回头瞪向樊雅,“他现在就是‘骥’集团的首席?你们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准备说的,可是你抢话抢的太快,我没抢得上。”樊雅煞有其事的抱怨了句,轻轻笑了笑,“他现在还不是容浔,他把过去的事都忘了。”

    “什么!”接二连三的炸弹炸过来,炸的叱咤商界面无改色的樊以航都晕了晕,按了按眉心,他冷着脸严厉望向司梵,“我不管你现在到底是司梵还是容浔,也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婚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司梵长眸里一瞬而过的凌厉,走近樊雅,“我会处理。”

    后一句自然是对樊雅说的,他认为没必要跟外人解释,哪怕眼前这个外人是樊雅的哥哥。

    樊雅点点头,倒也没有多少担心,如果连这种莫须有的小事都处理不了,他死了算了。想了想,“张家千金,张雨柔么?”

    她对那个女人没什么好感,即使那次张雨柔为了救她差点丢了命,直觉告诉她,在张雨柔柔柔弱弱的外表下,藏着的绝对是让人惊骇的深沉心机。而且她总觉得上次周长生的突然发疯,跟张雨柔脱不了关系。

    司梵没有否认,看向还处在震惊之中回不过神的樊以航,“你那个朋友是张家什么人?”

    “张迁安,环球集团的董事长。”樊以航回答,拢眉看着突然跳出来的司梵,惊觉他的气质与以往相比似乎有了微妙的不同,如果是容浔以前是藏在盒中锋利宝剑,如今俨然已经锋芒毕露,浑身闪耀着让人震惊的光芒。他下意识回头看向樊雅,樊雅宁静优雅,眉宇间蕴着自信从容。两人站在一起,一对璧人,仿佛不可分割的整体。

    樊以航眸底深处情绪翻涌,随即敛下,一抬眼,正好迎上司梵稍显寒冽的目光。他微微一惊,随即一笑,虽然失去了记忆,容浔依旧敏锐的让人心惊。

    他坦然看过去,目光凝定,毫不退让,他问心无愧。

    两个男人目光交汇,交互着只有彼此知道的意味,司梵首先转开了脸,因为他的胳膊被人拉了,樊雅打破两个大男人的‘浓情蜜意’,“这个人的消息准不准?”

    心里无奈叹口气,这男人一贯心思敏锐,难保不会看出什么事来。

    她越来越觉得,自从成为司梵后,这人表现的越来越像斗鸡,无差别攻击她身边任何异性,偏偏战斗力还十分强悍,所到之处,气死一片。

    司梵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樊雅,大概也猜到她没话找话的原因,只是如果不是她烂桃花一堆,他何必自降身价?虽然不满,还是乖乖回答,“张迁安是张家三房的孙女婿,张雨柔是长房嫡孙女,他说的话应该有四成把握。”唇角冷冷一勾,弧度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57章 不解风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