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以航听的一头雾水,有些粗鲁的拽松领带,莫名其妙的问,“你们在说谁?”

    樊雅轻轻笑了笑,将樊以航跟高云开让进门,“待会你就能见到了,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容闳那边拖延的时间不长,她必须要加紧时间。

    妈妈那边拒绝跟她交流,幸好大哥及时赶了回来,毕竟他们是这件事的当事人,比她有发言权。

    高云开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也不多问直接进了容隽房间,樊雅将樊以航带进书房,毫不犹豫的将容闳带过来的照片递过去。

    她相信大哥会理智,就像她知道爷爷跟妈妈肯定不会害的人家破人亡一样。

    但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樊以航一看照片脸色就微微一变,表情倏尔一厉,“这张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

    樊雅怔了怔,眸光一动,“你见过这照片?”

    樊以航侧头望了她一眼,随即,有些复杂的看着手上的老照片,“爷爷去世前两天,亲自将这张照片交到我手里。”

    樊雅是真的怔住了,爷爷去世的时候,她才八岁,不像大哥,在爷爷身边生活了十几年,可以说,她对爷爷的所有印象,也都来自于大哥的描述。

    她真的没想到,在爷爷去世前,竟然给了一模一样的一张照片给了大哥,那不就是意味着……她抿了抿唇,轻轻的道,“那……”

    不等樊雅问完,樊以航就接口回答,“那张照片塞进爷爷的日记本里,都烧给他老人家了。”虽然时间过了那么久,也从来没后悔自己的决定,但还是不得不说,“爷爷真的是太奸诈了,还没等我缓过神,他老人家就这么去了,让我想抱怨的机会都没有。姜还是老的辣,老狐狸算准了我会这么做。”

    话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任何遗憾。

    “原来你早就知道你不是……”樊雅声音一顿,想起什么,声音不由自主的微抬,“那那次验血……”

    她一直以为,大哥跟她一样,是那次帮着他朋友输血才知道他不是樊家子嗣的事的,这样说起来,时间根本对不上!

    樊以航深深看了她一眼,俊朗脸上露出极淡的笑容,坦然承认,“那次我是故意的。”

    说他狡诈也好,变态也好,他是真的对几乎是由他看着长大甚至说照顾着长大的小妹妹有了些超乎亲情之外的情感,但看着她全然将他当哥哥的崇拜样子,内心的蠢蠢欲动也压抑不住,所以他故意找了朋友演了一场车祸,输血是假,验血是真,想让她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亲兄妹是最终目的。

    “我跟自己说过,如果你也能有些回馈,就算我背弃在爷爷墓碑前发的誓也无所谓,但我没想到,你居然拼命帮我遮掩,一点多余的想法都没有。”樊以航自嘲一笑,“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你哥,你不会也不可能对我有多余的情感。然后我就死心了。”

    樊雅怔住,下意识转开视线。

    她其实一直都是知道樊以航对她有那么些无法言说的心思,但在她心里,大哥就是大哥,永远不可能有第二个身份,所以她处处装作懵懂,甚至有阵子刻意避开大哥,当年一开始对容浔的追逐,多少也跟这有点关系,如果她有了心仪的人,或许大哥就不会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只是她也没想到,她真的会不可自拔的爱上容浔。

    樊以航看着面前表情明显不自在的樊雅,恍惚间又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年轻气盛肆意骄傲的樊雅,这么多年,骄傲依旧,只是已经被她妥妥的藏在了骨子里,从容而优雅,展露着属于成熟女人的风韵。只在这个时候,表情尴尬的樊雅,多少看出当年那个小女孩的样子。

    眸底深处滑过一抹极深的情绪,他突然大笑,“你这是什么表情,我不是说我已经死心了么?就算你现在投怀送抱,我也不会要啊!”

    樊雅抬眼看向神色爽朗坦然的樊以航,心里微微松了口气,随即暗笑自己庸人自扰,大哥都结婚又离婚了,最近又跟苏颜走的那么近,而且他既然能坦白说出来,显然已经是放下了。

    她笑了笑,嗔看一眼过去,“谁让你突然说这种话,吓人也不是这么吓的。”拿过樊以航手上的老照片,与另外一张并排放在一起,简单的将容闳那天说的事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她定定看向神色怔忪的樊以航,迟疑了下,“哥……你怎么看?”

    虽然她确信爷爷跟妈妈不会做这样的事,但这件事从头至尾跟她关系不大,她可以用一种旁观者的身份理智的看待这件事,但樊以航不一样,既然爷爷将同样的照片交给了他,就可以肯定这照片中的孩子确实是他,他的亲生爸妈也确实是死了,这件事的矛头直指樊家,难免大哥会……

    樊以航一眼就看穿樊雅的心思,淡淡笑了笑,“爷爷跟我说过他们的事情,不过跟容闳说的不同,他的死,是彻头彻尾的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当年樊氏确实是与冷焰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做的都是正派生意,爷爷那只老狐狸,怎么可能将辛辛苦苦的建立起来的樊氏葬送在不入流的洗钱交易上?只不过当年冷焰盟还不是七爷九爷当家,当时的盟主康三是个辣手的角色,为了取信康三,爷爷特地找人做了一部分假账,后来七爷九爷上位,已经命人毁了所有账目,只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何……我亲爸当时居然拿到了最关键的一本账目,还拿出来要挟爷爷换取樊氏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56章 当年旧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