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好笑看着眼前黑沉着脸的男人与表情傲娇的男孩,唇角噙上一点笑,眉眼间掩着的抑郁散的干干净净,嗔看司梵一眼,“活该。”

    司梵看着她的笑容,心里松了松,嘴角微微上翘,瞅了眼樊雅身边的小人儿,容隽也正在看樊雅,唇角也微微上翘。

    司梵心里轻笑了声,小机灵鬼。

    他故意闹腾,他也跟着闹腾,不就是想让樊雅心情好些?

    容隽察觉到司梵的视线,一抬眼,迎上那双跟他十分像的长眸,看着那双眸里的促狭笑意,他哼一声,翻了个好大的白果眼过去,一侧身用后脑勺对着司梵。

    别以为这样他就承认了他的身份,早着呢。

    樊雅将父子俩的小动作看的清清楚楚,心里微微酸软,唇角笑容却怎么也掩不住。

    这对宝贝父子啊……

    她此生有他们,于愿足矣。

    樊雅微微舒了口气,抬头看了眼紧锁的樊家大门,眸光定了定,“我们回家吧。”

    司梵跟容隽都微微愣住,司梵看了眼樊家大门,“这门我可以开。”不过是一个锁而已,自从上次在樊心地下室牛刀小试之后,他突然发现了自己身上居然还有做贼的潜能,可惜值得堂堂‘骥’集团首席做贼的机会太少,他现在手痒的很。

    樊雅一愣,立刻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无可奈何瞪他一眼,“这是我娘家大门,你也想撬?”她就知道他一堆的坏心思,说是开门,说白了就是撬门。

    “过程重要,但结果更重要。”司梵不以为意。

    樊雅一怔,忽而间想起沈妈妈的事,虽然沈晏表示一切都过去了,但不管怎么说,容浔还是欠沈晏一个道歉……

    司梵察觉她的迟疑,“怎么了?”

    樊雅微微犹豫了下,当初那些事是容浔做的,司梵已经完全失去了记忆,让他对以前的事负责,多少有些偏颇。眸光闪了闪,她轻轻的道,“回去再说。”

    “真的不进去了?”

    “进去又怎么样?”樊雅目光落在富丽堂皇的建筑上,淡淡笑了笑,笑容微显怅惘,“里面的人不肯让我进去,我就算在里面耗死,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司梵了然,微微一笑,“那我们回家。”

    “嗯。”

    樊雅坐进车里,车还没发动,就看见迎面一辆车驶来,驾驶座上的男人年轻而俊朗,一派商场精英的模样,只是脸上没有任何一点表情,唇角抿的极直,显出几分冷峻。

    男人也看见了樊雅,眼底竟然迸出几分喜悦,一踩刹车,在兰博基尼旁边停下,急步下车,“樊小姐。”

    樊雅看着唐靖远,约莫猜到他今天的来意,眸光敛了敛,客气一笑,“唐律师,好巧。”

    司梵微微拧眉,有些不悦,甄行行事真的是越来越马虎了,资料库里漏了那么多东西,那个什么houserome,还有眼前这个显然是樊雅相熟的俊朗男人。

    “我是特意来找……”唐靖远声音一顿,自知失言,俊朗脸上有些不自在,察觉到一道存在感极强的视线,他抬眼一看,迎上司梵稍显冷冽的目光,楞了下才反应过来,“容总?您回来了?”

    司梵一语不发,神色睥睨高傲。

    樊雅瞥他一眼,有些无语,这人,八成又以为唐靖远是她招来的什么桃花,他还真的当她是朵多娇艳的花,人见人爱的?

    她咳了声,“嗯,最近才回来的。”当司梵闯进容家那刻起,她就有觉悟容浔归来的消息会人尽皆知,所以不是很紧张。

    唐靖远虽然吃惊,但他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随便说了两句便转了话题,“樊董……最近身体还好吗?”话一出口,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突兀,立刻解释道,“我刚回国,国内很多消息都不清楚,也好久没来拜访樊董了。”

    “公司有我哥哥,家里也有医生还有杨姐他们照顾着,我妈身体不可能不好的。”樊雅轻轻笑了笑,“只是医生一直叮嘱她不能忧思过度,少烦点心,我想……”

    声音一顿,樊雅满怀深意的看向脸色微变的唐靖远,又笑了笑,“唐律师在我妈身边工作了好一段时间,应该知道我妈的性格,她从来不会在乎外界的眼光,只要她不要的,没有她不敢要的。”

    唐靖远脸色变得更难看,眸底深处黯淡之余生起一抹不甘,脱口而出,“或许当年她什么都敢,你怎么知道她现在还像以前,她比你想象中的脆弱!”

    樊雅脸色一沉,眼底射出犀利光芒,“一个人再怎么变,骨子里也不会变,唐律师身为律师,深谙人的心理,应该比我懂人心吧。”她顿了顿,面无表情的道,“我言尽于此,唐律师,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告辞。”

    唐靖远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黯然退后,目送兰博基尼离开。

    樊雅抬眼望向后视镜,唐靖远怔忪在原地站了会,才慢慢走向樊家大门,杨姐很快就迎了出来,却没有开门,依旧做了个请他离开的姿势。

    樊雅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沉默收回视线。

    “难得见你发脾气。”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司梵瞥了眼还站在原地的唐靖远,神态轻松,或许他刚才还多少有些警惕,听完樊雅与唐靖远的对话,他再不明白到底那位青年才俊中意的是谁,他未免也太蠢了些。

    樊雅望了眼司梵,也明白他猜出来了,不由有些懊恼,“你觉得我态度不好?”

    “只要不是对着我发脾气,我无所谓。”司梵轻松耸肩。

    樊雅白他一眼,想了想,忍不住问,“你就没什么话说?”

    “想听?”

    “你说。”

    趁着红绿灯的时间,司梵侧头看向樊雅,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55章 有些突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