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闳看了樊雅一眼,多少有些不忍。

    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惊了一跳,如果不是为了容沣他们,他也不会用这种事威胁樊雅……容闳脸上神色更加复杂,好一会才慢慢的道,“没人知道她其实被人救了,但那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垮了,四个月后早产生下小儿子后就血崩而亡,她的小儿子是遗腹子,也是早产儿,身体十分弱,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看一眼樊雅,手指指向另外一张照片上的虚弱男人,“就是他。”

    樊雅抿唇,却没有说话,心口却不由自主的发沉。

    容闳多少有些惊异樊雅的冷静,迟疑了下,手指慢慢点上秀美女人怀里趴着的小男孩身上,“这个是她的大儿子,她丈夫姓何。”声音顿了顿,定定看向樊雅,“这孩子,如今却姓樊,就是你的哥哥,樊以航。”

    樊雅指尖捏紧!

    她很早之前就知道樊以航的身世,几年前甚至为了樊以航的身世闹出了大麻烦,但她知道是一回事,被容闳的直接将照片跟证据摆在面前是另外一回事!

    曹文秀……樊心……

    上次出了那样的大事,樊心在她的威胁利诱下三缄其口,或许这其中也有大哥跟母亲的手笔,但他们没有说,她也从来没有问过,本来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没想到樊心还藏着这么一手。

    怪不得她一直将曹文秀留在家里,好吃好喝的养着他们母子,原来就是为了这一天!

    樊心……她还真的是小瞧了樊心!

    樊雅面色更冷,寒冷目光在曹文秀的脸上落了落,声音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两张照片而已,我能推测出比你刚才说的更精彩十倍的故事出来。”

    容闳复杂看一眼樊雅,“曹文秀手上有一份她丈夫留下的她婆婆的血液样品,她婆婆虽然疯癫了,濒死那一刻却突然清醒了,告诉当初领养她小儿子的养父母,让他们无论如何找到她的大儿子,为了让那孩子相信,特地抽取了血液样品存放在相关机构好做以后dna证明,四年后,他们好不容易找到曹文秀婆婆所说的家乡,那个孩子早就被人从孤儿院领养走了,他们辗转找了很久,也找到了当年领养那个孩子的夫妻,但在见面的前一天,那对夫妻突然出车祸去世了,线索也就断了。”

    四年后……

    樊雅心口一跳!

    这时间,也太巧合了点。

    大哥比她大七岁,四年后……应该就是妈妈刚怀她的时候……

    樊雅微微吸了口气,轻轻冷笑了声,“那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说,我爸妈为了掩盖偷了别人孩子的事实,所以杀人灭口,好光明正大的拥有何家长子?我樊家,又何必!”

    出乎樊雅的意料,容闳居然摇了摇头,“那场车祸无从考究,我们也不知道那场车祸的真相。”他抬眼,看向樊雅的眼神带了点同情,“但有件事或许更重要,曹文秀婆婆临终前说过,何先生根本不是失足坠楼,他事发前无意中查到了任职公司与黑社会洗钱的账目,那时候恰到正值公司上市,他知道的太多,本来就没有什么留下来的价值。”他顿了顿,轻声叹了口气,“我昨天查过,何先生确实就是樊氏的首席会计师。”

    到此时,故事的脉络俨然已经很清楚了。

    一个会计师无意中发现账目,被灭口,却又被伪装成失足坠楼的情形,他怀孕的妻子疯癫落海失踪,他三岁的儿子却被仇人收养,认贼为母。

    狗血到极点的故事。

    樊雅微微闭眼,忍下心底窜起的寒意,虽然她不想相信,但直觉告诉她,在这个时刻,容闳没有任何撒谎的理由。

    可是,怎么会?

    指尖刺进掌心,她慢慢抬眼,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全是漠然,仿佛没有多余的情绪,“容先生的故事很惊人,也很动听,有时候亲眼看到的事情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是死去的人说的话,穿凿附会,无稽之谈,这种话,你也信?”

    容闳微微皱眉,他本来多少是有些愧疚同情的,但樊雅现在这样的强硬冷静的态度,倒是让他有些不自在,尤其是迎向樊雅漆黑不见底的眼睛,心里更是隐隐的惴惴,他也是身处高位的人,居然被个小辈这样的对待,胸臆中不由生出一点怒,冷声道,“死人的话不能信,可还有活人!樊董事长不是最好的人选吗?”

    三十几年前的纷争了,当事人早就一一死去,但最重要的当事人还活着。

    樊文希还活着!

    樊雅脸色骤变!

    容闳看清樊雅微微发白的脸色,心里微微发软,想着她毕竟年岁也不是很大,突然遇到这种事,心里也肯定不是很好受,这么一想,刚才的怒气也散了大半,叹了口气,“樊雅,我也不是故意想拿这件事为难你,但容闳……算我对不起你,只要你……”

    多少也有点觉得难以启齿,他犹豫了好一会,才压低了声音道,“只要你答应容闳他们的要求,这件事,我敢保证不会让任何其他人知道,甚至包括你哥跟樊董事长。虽然这些年你跟樊家不怎么往来,但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是惦记着樊家的,你也不想樊家闹出麻烦,就像我不想容家出事一样。至于容氏股份,我保证,就算我倾尽所有,也会用原价购买的,不会让你跟容浔吃亏的。况且……”他苦笑了下,“这容氏集团,几十年后还是要给小隽的,也相当于还到你们手上了,你们也不算太吃亏。”

    “爸。”

    轻轻柔柔的一声低唤。

    容闳的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51章 不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