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孩子的问话很直白,与那男人几乎一模一样的长眸里全是困惑与质询。

    樊雅突然有些吃不消了。

    这简直像是小一号的容浔在质询……

    偏偏面对他的质询,她居然多少还有些心虚。

    那些所谓骄傲所谓理由,说白了,不过就是她自己自讨苦吃的拧巴,而且还是损人不利己的那一种,甚至偏于自私……这世上,除了她之外,容浔的生命里还有其他人。

    有小隽,有卓芊,有整个容家,甚至还有其他许多东西……

    她似乎,真的是自私了些。

    “妈咪?”

    容隽同学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答案,看着若有所思一脸苦恼的樊雅,忍不住喊了一声。

    樊雅揉了揉太阳穴,老实坦白,“妈咪心态不好,之前可能犯了个错。”她想了想,忍不住为自己辩驳,“其实我今天准备告诉他的,只是没来得及,而且,他也不在这里。”

    容隽眨眨眼,虽然对于这个凭空掉下来的爸爸不是很满意,但他觉得今天的妈咪实在是太不像平常的妈咪了,婆婆妈妈,一点也不果断,看起来都有些呆。

    他一翻身,视线在不远处桌上的移动电话一溜,长眸微微睐起,活脱脱翻版容浔的即视感。

    “妈咪,现在通讯很发达的。”

    樊雅微窘,她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居然会被儿子指导兼教训。她忍不住捏上他俊挺鼻子,声音里含着几分咬牙切齿,“你不是不喜欢他么?这么急做什么?”

    容隽同学任着她捏,也不反抗,还是樊雅自己心疼,捏了会就丢开了手。

    容隽揉了揉自己微红的鼻子,看着面上微微发红但显然比进门时有几分精神的樊雅,认认真真的说,“因为你喜欢他,因为你很累,他回来了,那些烂摊子就不是你的责任了。虽然你们不说,但我知道最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太爷爷坐了轮椅,爷爷愁眉不展的,我不想你们难受。”几分无奈几分老成的叹一口气,“我太小了,没办法帮你们的。”

    樊雅扑哧一笑,蓦然明了容隽催着她去找容浔的原因,忍不住又捏了捏他的耳朵,“你就是想找个能顶天的高个子。”

    容隽笑的狡黠,“可他就是最适合的对象啊,而且这天本来就该他来顶嘛!”

    “你就不怕这天把他给压折了?”

    “妈咪,玉不琢不成器!”容隽怪异看一眼樊雅,不屑撇嘴,“而且,一个躲在别人背后的男人有什么用,死了算了。”

    樊雅忍不住好笑,“小隽,他是你爸。”她真的开始担心以后父子相处问题,这样下去,真的会出大问题吧。

    “我就是知道他是我爸我才会这么说。”容隽一副‘如果是别人小爷才懒得说’的傲娇模样,看着一脸哭笑不得的樊雅,皱皱眉,真的不太明白一向果断的妈妈,为什么一遇到那男人的事就瞻前顾后婆婆妈妈,“就算他没用,你也能把他调教出来的,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樊雅按太阳穴,“他又不是小狗。”

    “妈咪,有顶天的人不好么,我想不通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容隽忽而眼睛一亮,“不会是因为你迟迟不告诉他,所以你怕被……”容隽皱皱眉,咬咬唇,在自己词汇库里找词,“怕被……”

    “秋后算账。”

    “对!”容隽一拍手,有些兴奋的坐起来,然后目光凝在某处,一呆。

    樊雅回头,也一呆。

    俊美颀长的男人懒懒倚站在门口,长眸微微上挑,挑出几分兴味几分愠怒,暗黑深邃长眸里辗转流连着让人看不清的深沉意味,薄唇微掀,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里竟然带着一分笑意,“樊雅,你觉得,我该怎么跟你秋后算账呢?”

    樊雅怔然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的男人,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样懒懒散散含笑的出现……

    一股念头不可抑制的生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指尖掐住,缓缓拧着,极锐的刺痛让她呼吸微微一凝,眼眶不由自主的发红。

    他微微蹙眉,眼底登时染上几分怜惜,缓步走过去,低沉嗓音柔软而宁静,“樊雅,我回来了。”

    樊雅呼吸一窒,怔怔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男人,看着熟悉的神情与模样,喃喃低道,“你记起……”

    “二少!”

    门外陡然传来管家气喘吁吁的声音,声音里掩不住惊喜!

    “二少,老爷请您去书房!”

    男人眸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明天早上他去日本前,我会抽时间找他。”

    樊雅一震,全身血液骤凉,仿佛当头一盆冷水抛下,唇角凝起的笑容立刻染上几分苦涩,眸光微敛,有几分惘然,她真的是想太多了。

    司梵一回头,就看见樊雅类似苦笑的无奈表情,眉头立刻拧了起来,刚才进展的都不错,怎么一会功夫就像变了一个人。

    “樊雅……”

    “别装了。”

    这句话,不是樊雅说的,软脆的童音里全是鄙夷,容隽挑眉,十分不耻的望着身前一米八七的大男人,“老爷指的是太爷爷,不是爷爷,太爷爷最近腿脚不好,去日本干什么?”

    司梵登时了悟自己的岔子出在哪里了。

    容浔的出身来历秉性喜好能够了解,但他手上的人再利落,在短短的时间里也没有办法了解到类似这种称谓的细枝末节……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43章 冒名顶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