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一觉醒来,就目睹一场凶杀案,而且凶杀案中的当事人还拿着枪指着自己时,会是什么感觉?

    樊雅只觉得自己倒霉到了极点!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或者恐惧,那人已经漠然扣上扳机!

    轻巧,干脆,没有任何一点犹豫!

    人的反应速度再快,也是快不过子弹的!

    樊雅刹那间全身血液骤凉,恍惚间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身后大片玻璃落地,下雨一般跌落在绒毛地毯上,奇异的,居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

    樊雅呆了呆,下意识回头看着被子弹打碎的玻璃屏风,死里逃生的虚脱感骤涌上全身,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仰,正好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全身绷紧的肌肉瞬间一松,她下意识的攀住来人手臂,有些虚弱也有些懊恼的瞪向恍如神兵天降似的男人,“你就不能早点来?”

    每次都在这命悬一刻的时候出现,就算她的心脏负荷能力再强大,再来几次,恐怕也会被逼出个精神失常。

    司先生好生无奈的瞥一眼过去,“你怎么不说以后别惹事?”三天两头的遇险,如果不是他承受能力强,恐怕也要被她逼疯掉。话虽然这么说,搂住她的动作却异乎寻常的轻柔,“我们先回家。”

    “嗯。”樊雅窝在他的怀里,难得的柔顺,既然有高个子来顶天,自然不用她来操心。只是说话间分神看了眼倒地不起的按摩师与正在替她急救的甄行,心口一提,“怎么样了?”

    “大出血,需要立刻送医院。”说话间,甄行看一眼昏睡不醒的年轻杀手,脸上微微古怪,“这么近的距离,按理来说不可能失手的……”

    樊雅这时候也没空理会甄行的疑惑,悬着的心一松,不管怎么说,这个按摩师都是个无端卷入的外人,她不想看着别人因为她出事。她想了想,报了个地名,“先别去医院,你立刻送她去高家诊所,那边会有人帮你。告诉高叔这件事我请他帮忙。”

    因为星罗城计划正好覆盖了小镇范围,小镇居民集体拆迁,高叔也干脆将诊所搬到了附近,也算是一家团聚。如果可以,她并不想将今天的事情闹大,也幸好这个会所的结构采取回字型,她这间房又是顶级套房,房间外有不小的独立空间与专属电梯,如果事情闹的不算太大,应该不会有别人发现。

    再低头看向地上一动不动的杀手,她微微皱眉,“死了?”

    甄行忙道,“麻醉针,只会昏迷,不会致死。”

    司梵眉头微拧,长眸里一瞬而过的凌厉,显然对甄行的说法不是很满意。

    樊雅却松了口气,她是正常社会生活的正常人种,如非必要,不想见到死亡。

    只是她不想将事情闹大,处理起来,就有了些麻烦。

    按理来说,沈晏现在已经是冷焰盟的统领,这种类似黑道上仇杀,交给他应该更适合些,只是上次刚与沈晏……不欢而散,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她犹豫了下,决定还是联系樊以航。

    这所公馆樊氏控股不少,大哥出面压下这件事,比她方便很多。

    但电话还没拨出,就被人从旁里抽走,她一愣抬头,迎上一双阴测测明显不悦的长眸。

    司先生瞥眼她即将拨出去的号码,有些不悦蹙眉,“这边的事我会处理。”

    这女人,当他是死人么?

    有他在,还需要她劳心劳力?

    樊雅怔了怔,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决断估计是损伤了某人骄傲的大男人心态,这些年她只能依靠自己,遇事靠自己已经成了惯性,虽然告诉自己高个子回来了天塌了该他去顶,但一遇事,惯性思维下依旧不由自主的开始思索解决方案。

    但她今天这样,又是谁造成的?

    她颇有几分怨念的瞪一眼身边男人,心里想着如果不是你,我还是骄傲的没心没肺的樊家大小姐,用的着吃这么多的苦。

    司梵被她瞪的莫名其妙,以为自己的态度太过强硬,而且这女人最近情绪不稳,轻易得罪不得,立刻软了声音,“不用你操心,这件事我会处理。你看你脸色白的。”

    他等着她的反驳,却只见樊雅眨眨眼,然后往他怀里一窝,眼睛一闭,居然开始休息了。

    呃……

    司先生哭笑不得,陡然觉得女人真的是个麻烦的生物,偏偏这生物你还丢不掉。

    他无声叹口气,任命处理现场这一堆烂摊子,其实也不需要他处理,这种小事,自然有随伺的骥卫进行后续处理,根本用不着他出手,他所需要做的,也不过是吩咐一声而已。

    抱着樊雅走进电梯,一低头,不意外的发现怀里女人已经睁开了眼,看着他的神色稍稍有些复杂,他不由挑眉,“怎么了?”

    “如果哪一天,你不再是‘骥’集团的首席,不再拥有现在的权势,你会失望吗?”

    权势乱花迷人眼,真正掌控过权势的人才会知道权势的迷人之处,他已经习惯了这样高高在上的位置,但如果哪一天,他只能在容浔与司梵之间选择其一,他会选择什么,即使他选择成为容浔,他会不会……失落?

    若是以前的容浔,她不会问出这个问题。

    但将近四年光阴,她在改变,他又何尝没有改变,如今的司梵,最重视的,又是什么?

    司梵定定看着她,暗海长眸里深邃而冷静,撇去在她面前时常表现出的懒散无赖,此时的他,与当年冷静漠然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39章 分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