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高云开怔了怔,无话可说。

    有些事情,局外人看着,总是觉得清晰明朗,只是因为与己无关,许多感受,自然没办法感同身受。他想了想,“报告需要我再送一份过来吗?”

    “暂时不用。”樊雅摇头,目光在书房方向落了落,神色凝重,“我要好好考虑一下。”无意中看见墙上的钟表,她微微一惊,“都这个时候了?我今儿下午四点还有会,一起走吧,我正好送你回去,回家吗?”

    因为当年那场车祸,高云开对车一直都一种本能的排斥感,即使现在贵为科技新贵,依旧没办法学会开车。

    高云开脸上划过一抹古怪,目光闪了闪,“不用,我回医院,你不顺路的。”

    “回医院?”樊雅诧异一眼过去。

    高云开迎上樊雅的目光,俊脸上滑过一抹不自在,“小乔最近刚来医院上班,加班多,而且……我们家隔壁搬了一户新邻居,是我以前一位学姐。”

    樊雅蓦然了悟,“是那位?”

    高云开点点头,唇角笑容微微发涩,“小乔……小乔还不知道她,我那段时间正好出国培训,回来时小乔已经跟她玩的很好了。”

    一个是心爱的单纯女孩,一个有所亏欠的学姐,偏偏过去的那些事情还不好宣诸于口,也怪不得高云开表情会这么古怪了。

    樊雅同情看他一眼,“她没放弃?”

    “我不知道她什么想法,我已经尽可能的避开她了,小乔那傻丫头居然还因为这个跟我闹过几次别扭。”面对樊雅,高云开笑的无奈,“我想过了,如果实在不行,我想我真的可能顾不了她的名誉了。”

    “嗯,别说我护短,小乔是个单纯的好女孩,我跟高叔都是站在她那边的。”

    虽然也觉得高云开那个学姐遭遇可怜,但人心总是偏的,她真的没办法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上看待这件事。

    “我明白的。”高云开眼底露出一抹神秘笑容,“我准备小乔生日那天就跟她求婚。”

    樊雅眼睛一亮,“真的?恭喜!”

    “你先别说,到时候我得给她一个惊喜。”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一定。”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出门,却没在意隔壁的门是虚掩大开,门口沙发上有人懒坐着,瞥向门外的小眼神阴测测的,泛着嗖嗖的酸。

    这女人,笑的还真开心,对他怎么没笑的这么灿烂……他哼一声,“甄行。”

    “首席?”

    甄行战战兢兢侯着,一脸忐忑,生怕这位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文靳呢?”

    “鬼哥昨儿夜里就回去了。”

    “他从隔壁回来的时候,手上有拿什么东西么?”

    甄行一愣,“这个,我倒没在意。”他迟疑了下,“有什么不对吗?”

    司梵长眸微敛,敛下一瞬精芒,就在甄行以为他不会说话准备退到一边时,沉声道,“你帮我找个信得过的人,我要知道文靳四年前的所有行踪。”

    甄行怔住,脸上露出几分难以掩饰的惊讶与微恐。

    狡兔死走狗烹,首席现在调查鬼哥,是准备对鬼哥动手么?

    他一愣神,司梵瞥眼过去,目光了然,“怎么,想告密?”

    甄行脊背一凉,惶然低头,“属下不敢。”

    “我要的就是你告密,你去查他,还要告诉他我在查他,知道没有?”

    “首席,您这是……”甄行傻眼,是真的糊涂了。他只是个医者,自以为有些小聪明,现在才知道,自己那点小聪明完全不够用,至少,他现在真的是糊涂了。

    司梵慢悠悠回头,斜一眼甄行,唇角勾出玩味笑容,“需要我替你解释一下原因?”

    甄行一惊,意识到自己多言了,不敢再问,“属下不敢,我这就去办。”

    “顺便把暗门封了,别让什么猫猫狗狗的都进她的房间。”

    “是。”

    甄行立刻退下办事,司梵毫不客气的开了隔壁的大门直接登堂入室,走到书房,目光落在书桌上,俊美脸上微微凝重。

    他记得……他进来时确实是有看见一份文件夹。

    只不过当时他也没在意,现在想起来……樊雅当时找的就是那份文件夹吧。

    那么长的时间,这家里也没有旁人,除了甄行,也就是文靳……文靳悄无声息的拿走一份文件,理由是什么?

    文靳的动作令人深思,而最令他深思的,还是樊雅的态度。

    她的态度,变得太多。

    如果前阵子她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在虽然依旧有排斥,显然是亲昵更多一些……她态度转变的太快,让人不由自主的深思。

    司梵环视四周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家,眉头微锁。

    该从什么地方查起?

    是从刚才那个年轻人开始?

    ……

    砰!

    会议室的门被突然打开。

    会议室里的人都惊了一跳,视线同时看向门口,看清楚门口站着的年轻柔美女人,表情立刻变得十分尴尬。

    能在这个会议室列位的,不是寰宇的老人,也是商海里磨练的人精,大都知道当年容浔与樊家姐妹之间的一段公案,那段公案,也都还是上流社会里津津乐道的一段笑话。至于前两天寰宇创始人容浔的母亲提起诉讼的事,更是早就在业界传的沸沸扬扬,现在这位来,是来昭示主权的?

    樊雅慢慢抬眼,犀利的目光射向站在门口的樊心身上,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平静的看不出什么意味。

    这个时候赶过来,想也知道是故意的,而且时间还挑的这么准…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36章 股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