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关眠欲言又止,看着沈晏漠然而平静的态度,终究无声叹了口气,这件事,本来就没有他从旁解劝的理由。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应允樊心会帮她跟卓芊争取寰宇,这件事,你来处理。”

    关眠一惊抬头,错愕看向关眠,“可沈先生,万一樊小姐知道……”

    沈晏略略沉默一瞬,稍显复杂的目光凝在圣母像上,随即便转开,唇角微扬,浅浅无奈,“没关系的,她以后会知道的。”

    “可是……”关眠总觉得不妥,才要再劝,沈晏就咳嗽起来,原本就玉雕似的脸苍白的惊人,关眠大吃一惊,“沈先生!”

    沈晏瞥一眼手帕上的隐隐血丝,浑然不在意的丢到一旁,“只是情绪起伏过大了,没事,帮我端杯水过来。”

    关眠犹犹豫豫的离开,沈晏原地坐着,目光在沾染着血丝的手帕一滑,漆黑眸里立刻氤氲出复杂难解的意味……

    樊雅再醒来时,已经接近下午。

    虽然房间里拉着窗帘,阳光依旧肆无忌惮的透进来,落在厚密的羊毛地毯上,落在空气中,氤氲出朦胧的光柱,几乎可以看见空气中浮动的空气分子。

    她怔怔的想,她已经多久没这样好眠过了?又多久没有这样赖床过了?

    自从重如山的责任堆上肩头,她无时无刻不觉得沉甸甸的压力,别说是赖床,就连睡梦中都是忐忑难安,睡不安稳。

    身边已经空了,但枕头微微凹着,显然是刚刚起床。

    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樊雅看一眼,倒也没有了之前小儿女似的惊惶不安患得患失,他的记忆可以消失,情感不会消失,而且他现在这样的身份,又有谁能动得了他。

    她对他有信心,更对自己有信心。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的记忆中显然已经没有了过往的存在,甚至包括情感在内,只是不知道,他的记忆丢失,真的是因为病理的因素?但即使就是病理因素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他对现在身份的认知又是从哪里来的?她坚信,就算记忆丢失,人的性格也不会丢失,如果只是单纯的输灌那些记忆,他不可能不怀疑的。

    那些人,又是怎么办到的?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起初的地方,她该怎么做?

    告知他所有的一切?

    虽然很符合一贯逻辑,但他会不会像是听故事似的听一遍,即使是他信她,那些过往从别人口里说出来,毕竟是隔了一层朦胧的窗纸,他不会产生任何认同感……而且她现在还不清楚那些人对他到底做了什么,如果贸然说出来,会不会有什么认知错误……

    陡然想起那天突然发疯的周长生,樊雅指尖微凉,心里涌出些没来由的不安与慌乱。

    或许,她得安排时间好好跟云开好好聊一聊,有个当医生的可以完全信任的弟弟,确实是很方便的事。

    想起云开,才突然想起他的千叮咛万嘱咐,事情发生的太仓促,她都忘了那份文件,只是这么长时间,云开也不打个电话来问问。

    不及多想,樊雅立刻起身下床,赤脚跑进书房,书房的窗户是关着的,可也不知道哪里的冷意,全身骤冷,冷的她立刻打了个喷嚏。

    揉了揉依旧有些晕的太阳穴,她快步走到书桌前找文件,书桌被收拾的干净整洁,找了一圈,却依旧没有找到所谓的文件夹。

    樊雅微微皱眉,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气息,她想也不想立刻转身,唇被人轻轻堵住,男人长眸亮的惊人,显出几分好心情的戏谑意味。

    樊雅心里一软,下意识习惯性的环住他的腰。

    樊雅难得的柔顺显然是大大出乎了司先生的意料,眸光更亮了,将试探性的轻吻慢慢加深,唇齿纠缠在一起,缠绕出不可分割的紧密。

    两人吻的出神,都没在意门外悉悉率率的诡异声响,紧接着书房门就被蛮力冲开,有人冲进房间,“樊雅,你怎么都不接我电话!”

    声音戛然而止!

    高云开愕然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张大了嘴,显得十分愚蠢。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司梵,先一步将因为激吻而衣衫不整只穿着睡衣的樊雅护在身后,脱了外套丢过去,才冷沉着脸盯着还没回过神的高云开,肃声喝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有钥匙。”高云开呆呆扬起手里的钥匙,樊雅工作忙起来,多少不能照顾容隽,所以他们这些人都有钥匙,得闲的时候就来当保姆,为了避嫌,他也很少用这把备用钥匙,今天他也是着急了,才抓着钥匙就冲了进来,没想到,撞见这么一副场景。

    司先生眸光陡沉,有些危险的看向俊朗又不失儒雅的年轻人,突然生出一股危机感。

    无论是沈晏、容衍还是他自己,年纪都跟樊雅有那么些的差距,樊雅虽然心境沉稳,但实际上的岁数并不十分大,如今无论是年龄还是气质都更符合年轻人审美的高云开出现,立刻让他不安了。

    他老了,可她还年轻!

    “钥匙给我。”他伸手,不容抗拒的吩咐。

    高云开哦一声,赶紧将钥匙递过去,既然容浔回来了,他也应该用不着再做保姆了吧,他想了想,“其他房子的钥匙我明天再送过来。”

    还有其他钥匙?

    司先生脸色微微铁青,“尽快!”

    “别理他。”好不容易整理好衣服头发的樊雅咳了声,从司梵身后绕出来,一把夺了他手里的钥匙,直接交还给高云开,“小隽最近身体偏弱,你帮我多照顾些,我有些担心。你怎么来了?”

    “我联系不到你,你家里电话又无人接听。刚下手术我就来了。”高云开偷偷看了眼表情冷沉的仿佛被欠了一屁股债的容浔,微微松了口气,俊朗脸上滑过一抹不自在,“没想到……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压低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33章 溃不成军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