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寒芒微闪!

    一点鲜血忽绽,溅到女人惨白的脸上,恍若胭脂,又似血痣!

    含恨带惊的眼眸霍然大睁,樊心往后一仰,整个人跌趴下床,有心想跑,受伤的脚踝彻骨绞痛,又痛又惧,身体更是筛糠似的颤抖,惊惧绝望的看着床上,“你……你……”

    “想杀我?”男人慢慢坐起身,左手还握着水果刀的刀刃,鲜血顺着指缝滑下,慢慢滴落在床被上,氤氲开一团一团的血渍,触目惊心,他却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痛。

    “你知不知道,我在牢里,吃了多少苦?”他低头,慢慢舔掉滑在手腕上的血珠,抬头一笑,在惨白的灯光下恍如鬼魅,“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能出来,死了不止一次?你知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有一夜敢真正的睡着?”

    樊心惊惧后缩,一句话也不敢说,惨白着脸仿佛下一瞬就要昏厥过去。

    “过来。”他招手。

    樊心身体颤的更厉害,就是不敢上前。

    他突然暴喝,“过来!”

    看着男人狰狞扭曲的脸,樊心恐惧的几乎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死去,紧紧揪住胸口,颤声道,“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过来!”男人声音里已经染上几分杀意!

    樊心尖叫一声,却真的不敢违抗,拖着脚踝慢慢爬到床边,畏缩看着男人,声音里全是哭腔,“我……我站不起来。啊,不要!”她骇然看着抵上脸颊的水果刀,看着水果刀上沾着的血,身体僵硬如化石,“我错了!不要!”

    “放心,我还不想毁了你这张脸。”男人危险笑起,“这么可爱的一张脸,如果毁了,有什么用?”他的手往下,水果刀的刀尖轻轻的,慢慢的,抵上樊心的心脏,“你刚才对准的就是这里?”

    “是。”

    “你知不知道这一刀下去会有什么结果?”他笑。

    樊心慌乱摇头。

    “这一刀下去,我会死,你就是杀人犯,你会偿命,你会坐牢,会承受容家奉家两家人的愤怒,懂不懂?”

    “我……”

    他轻轻打断她的话,“你死了,你出事了,容浔会怎么样?别想着他会替你报仇,你在他心里根本没什么地位。”

    “不会的!”樊心尖叫,“他会记得我一辈子!”

    “然后他一边记着你,一边跟你妹妹过着他们的好日子?他们会再生孩子,他们会接管容氏集团,会成为所有人都羡慕的一对金童玉女,会过着你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他玩味看着如遭电击似的樊心,“那时候你在哪里?你可能已经成了一堆白骨,可能是一堆骨灰,哦,你的骨灰可能会跟别的人混在一起,连死都不会安宁。”

    樊心捂住耳朵,尖叫出声,“别说了!别说了!”

    “当然,也有可能不会死,但你会坐牢,坐一辈子的牢,你每天抬头只能看着那一个小小的窗户,你打不过监狱里其他人,所以你就只能被欺负,你只能吃馊臭的饭,穿别人不要的衣服,没有一切尊荣与骄傲,被所有人都踩在脚下……”

    “不要说了!”

    “然后,他们会假惺惺的来看你,樊雅会带着你的女儿,告诉你她会把她当亲生女儿来对待,告诉你,你最爱的男人每天都在她身边,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所有的东西都被抢走了,可是你只能待在冰冷的牢房里,被一些你根本看不上的人欺负,每天舔他们的脚趾头……”

    “不要说了!”樊心猛地抱住头,声嘶力竭的尖叫,“我让你别说了别说了!”

    “樊心,你已经在地狱里了,你本来就属于地狱,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让那些人也一起陪你?”他微笑,笑容残忍,“我们得不到的幸福,为什么要让别人得到?我们才应该得到幸福。”

    “幸福……”樊心麻木睁着眼,喃喃的道,“幸福……他不要我……”

    “那就给他最痛的,他就会记得你一辈子。你注定会成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

    “樊小姐,沈先生请您进去。”

    樊心一惊回过神,怔然看着面前俊朗的年轻男人,好一会才想起自己现在正等着见沈晏,眼神微微闪烁,下意识捏紧手上的包,“他……就他一个人在里面?”

    关眠微笑,态度疏离而有礼,又重复了一遍,“沈先生请您进去。”

    “啊,好的。”樊心微微低头,不太敢看关眠的脸色,匆匆走进房间。

    房间整体色调为黑色,漆黑的家具,漆黑的大理石,偌大的房间安静的没有任何一点声音,危猛而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几乎让人不寒而栗。

    樊心在门边站住,有些畏惧的看着背对着她站在窗边的男人,平心而论,沈晏并没有做任何伤害她的事,但这个人身上却总是笼着一层让她害怕的气息,或许,这其中也夹杂着几分愧疚与心虚。

    他们都知道,当年的事,跟她脱不了关系。

    “沈……沈先生。”

    沈晏微微侧脸,俊雅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上好的玉雕,淡淡一眼过去,却仿佛带着锋芒,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惊。

    “我……”樊心心口一颤,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人对她说的话。

    试探一下沈晏的态度,如果可以,拉他进来。但我的事,不许提分毫。

    樊心眼神闪烁了下,“我只是……我只是想让芊姨逼容浔出来,芊姨跟我,都看见容浔了。我就是……就是不甘心。”

    “是么?”沈晏转身,深深看向苍白着脸的樊心,“就这个原因?”

    “我、我不敢骗您。”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32章 陪葬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