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怔然无语,目光空茫,看着有些呆。

    司梵微微挑眉,他是已经做好这女人发飙的打算的,她这个样子,反而让他有点接受不能。

    吓呆了吓傻了?

    他有这么惨绝人寰的视觉效果么?况且就算有,这女人素来强悍,这种小风波也能吓成这样?微微皱眉,他是真的有些担心了,瞥一眼诱人春色,悻悻捏住浴袍决定还是先做个正人君子……

    司君子眼观鼻鼻观心,十分柳下惠的将浴巾往上拉,浴巾一拉,刚才还呈震惊呆滞状的樊雅霍然醒了!

    醒了,然后扑上去了!

    司梵猝不及防,手一滑,白色浴巾悄无声息的滑落在地。

    一股火不出意料的腾升蔓延,暗海似的长眸更幽深的惊人。

    他微微侧头,想去吻她。

    忽而间,听见她轻轻喃声,“容浔……”

    他骤然一僵。

    满腔热情瞬间冰冻,微微闭眼,再睁开眼时已经恢复清明,只是清明之中夹染着七分沉郁三分心酸,“我不是他!”

    熟悉的声音里染上几分火气,樊雅一怔,茫然抬头,迎上那双依旧熟悉的深邃长眸,轻而易举的从里面分辨出他的情绪,震惊、愤怒、失望、无奈、心酸,却没有欢喜愉悦温柔戏谑……诸般情绪翻涌,交织成一个……对过去对她都陌生的容浔。

    他真的是忘记了。

    樊雅虽然早就有了觉悟,心口开始针扎似的刺痛,然后不由自主的……委屈。

    我找了你这么久,等了你这么久,你好端端的站着,却问都不问的,直接抹杀了所有的过往!

    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你是不是还要无休止的离开,我还要无休止的等待下去?

    委屈之余,她开始愤怒,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狠狠甩过去!

    啪!

    司梵轻轻松松握住突然翻脸的樊雅的手腕,眸里敛下沉怒,有些无奈也有些啼笑皆非,“你怎么回事?我都还没开始生气,你气什么……”

    声音戛然而止。

    他错愕看着樊雅满脸的泪,眼泪水珠串子似的涌出来,眼睛迅速通红起来,无声落泪,偏偏她还用一种愤怒到极点的眼神瞪着他,倔强又可怜……

    心陡然软了下来,他无奈吐出一口郁气,悻悻丢开手,“好吧,要打你就打吧,不过轻点……”

    啪!

    话音未落,樊雅一甩手,真的狠狠给他一巴掌,用了十分力,男人脸颊上立刻浮上鲜明的红印!

    司先生轻轻嘶了声,还没来得及抱怨,唇就被樊雅堵住,吻的笨拙却热烈。他怔了怔,简直是有些不能明白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赏个巴掌再给个吻,这算是什么节奏?但随即他也就无暇他顾了,即使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的滋味实在是太甜美,根本不容许他再多想……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是艳鬼。

    他轻轻一笑,俊美脸上全是自得,不管她到底心里是什么想法,但看着她这种完全不掩饰的反应,多少还是抚慰了他受创的自尊心。

    突然,樊雅微微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嘴张了张,眼睛微闭,随即,整个人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樊雅!”

    ……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晕就晕了?”司梵烦躁瞪着甄行,俊脸黑沉的仿佛可以挤出墨汁来,那么关键的时刻,她一声不说就这么晕了,如果不是他秉性坚忍,真怕自己给这女人吓出什么毛病来!

    甄行战战兢兢的检查完,抹了把额上的虚汗,“她有点低烧,可能是长时间没进食有些营养不良,再加上……”他小心觑了眼铁青着脸的首席,“情绪起伏过大,所以才晕了。”

    虽然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樊雅已经穿上了衣服,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地上的浴巾跟半湿的头发还是能大概猜到樊雅应该在洗澡,再坚强的女人碰见自己家里突然闯进一个大男人,受到惊吓晕倒是很正常的……

    他就说,首席当初那个主意,就是个馊主意……

    司梵完全忽视甄行的后半句,注意力集中在前半句上,“发烧?没吃东西?骥卫保护就是这么保护的,一群混账!全部罚薪一年!”

    甄行心里默默为‘混账’骥卫们点了根蜡,负责保护安全的任务范畴里难道还包括吃没吃饭穿没穿衣服……当然这句话肯定是不敢说出口的,他犹豫了下,“那我现在去配些药水过来?”

    “让骥卫赶紧整理一份详细的报告回来,我要知道这一天一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不过一天一夜,居然成了疯子跟病人,简直岂有此理。

    又想起什么,司梵又道,“去买点菜回来,做点清淡点的饭菜送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30章 她发烧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