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沈晏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紧,漆黑眼眸里滑过一抹复杂冷光。

    樊雅正往外看,也没在意,接着说,“我迷迷糊糊记得你跟伯母是分开来走的,他们有没有为难伯母?”

    “……皮肉伤在所难免。”沈晏微微敛眸,敛下眸里汹涌的恨意,“后来,我就带着她回了国,过了段好日子,但没多久她就走了。”

    樊雅一惊回头,“是因为容浔他们?”

    沈晏慢慢的道,甚至还微笑了下,“也没有,其实那些年她的身体已经被毒品跟悔恨掏空了,走的时候很平静,其实死对她来说,才是一个真正的解脱。”

    眼前恍惚间浮现妈妈去世的样子,虽然伤痕累累狼狈到极点,但脸上的释然与平静是他那些年从来没见到过的,她的人生被她亲手毁掉,她毁了自己不够,还毁了柯姨与爸爸甚至还有他跟小拓,她折腾了那么久,所有爱而不得恨而不能的人都一一离开人世,她心里的空虚无以复加,只能用更多的毒品麻痹自己的神智,能够清醒而释然的离开,于她而言,其实……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樊雅凝眸看向沈晏,迟疑了下,“当年我爷爷给冷焰盟的人施加了很多压力,容浔他们也是没有办法,行事确实鲁莽了些,如果……如果当年有什么不对的,我也不奢求你原谅他,只是……”声音顿了顿,她终究还是没办法说出什么。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容浔当年也是迫于无奈,但眼前的毕竟是沈晏,说到底,那件事她也没受什么伤害,倒是沈晏遭遇的那些,更让人不忍。

    容浔他们,确实是过分了些。

    沈晏慢慢的笑了笑,只是笑意不及眼底,“这是我跟他的事,你也不用掺和进来,而且我也好好的活到了现在,说起来,如果不是他们,或许我今天还在那条街上流浪,说不定也就是个以贩养毒的小混混。”

    樊雅张口欲言,终究还是没再说什么,试图转移话题,“说起来也好玩的,容浔现在根本不记得当初发生的事,连救过我都不记得,风挽阑说过他脑里有肌瘤,又靠着人体大脑的记忆中枢,十年前动手术时伤了一部分,到现在都不记得……”

    声音戛然而止!

    沈晏眸光陡深,他突然也意识到了什么。

    樊雅已经彻底僵住,大脑疯狂转动,脸上血色褪的干净。

    会不会……会不会是因为……

    “停车!”

    她不可自抑的尖叫出声!

    沈晏眸里一瞬而过的痛苦,踩下刹车,车还没停稳,樊雅就要打开车门跳下去,被沈晏一把拉住,车头登时失控,砰的一声撞上路边的防护栏,幸亏已经踩了刹车,车速已经降了下去,破损的并不十分严重。

    樊雅却根本看也不看,一把甩开沈晏的手,拉开车门冲了出去!

    后面一辆车疾驰而来,车灯刺的眼眼睛发晕!

    “樊雅!”

    樊雅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从后面拉住,尖锐的刹车声中她被拉进一个怀里,巨大的惯性冲力连带着两个人往地上都一扑,滚撞上路边的栏杆!

    受惊过度的司机伸出头骂骂咧咧,“赶着找死呐你!”

    “滚!”压抑且沙哑的男音里积满了愤怒,一声断喝里全是杀意,直让人胆战心寒!

    司机意识到这是个硬茬,不敢逗留,骂了几句急速离开。

    樊雅意识清了清,大口喘了几口气,挣扎着从沈晏怀里爬站起来,喃喃的道,“我要去找找他,我要去找找他……说不定,真的是他……”

    肩膀一痛,沈晏捏住她的肩膀,暴怒喝声响在耳边,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樊雅,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樊雅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像是冷到极点,连声音都跟着抖了起来,“说不定真的是他,真的是容浔啊!我居然忘了他的病!我一直都说他不可能不记得的,我忘了他生病了!沈晏,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找到他的……”

    “万一……万一不是呢?”沈晏漆黑眸里翻涌着诸般复杂的情绪,愤怒、嫉妒、无奈、更多的还是讽刺,如果她的记忆恢复随之带来的是这个,他情愿她永远都不记起!

    他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起自己翻涌的情绪,声音里依旧是掩不住暴怒,“而且你去哪里找他?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樊雅身体又一颤,激动的眸里染上些微茫然。

    对啊,她该去什么地方找他?

    她永远都停留在原地,而他就是一阵风,她该哪里去找他……

    沈晏按住她的肩膀,试图说服她,“樊雅……”

    樊雅一惊回过神,像是如梦初醒,“对了,我知道一个地方,上次他就住在那里的,我可以去哪里找他!”她微微吸了口气,“我得先回家,我得去拿车……”

    “你确定要去?”沈晏声音微沉,带着无从排解的沉郁,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苍白而且失魂落魄的樊雅,微微闭眼,掩下眼底的痛苦,“我送你去。”

    樊雅直觉摇头,“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敢让你一个人过去?”沈晏轻轻抚上她被风吹散的额发,目光坚定而专注,“如果是他,我可以说服我自己死心了,如果不是……樊雅,你能不能答应我,你开始学习放弃?”

    樊雅身体一震,仓惶抬头,像是受惊了小兽。

    沈晏目光染上心疼还有一点心酸,一字一句的道,“樊雅,你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如果这次还不是,你还要继续无望的等下去?就算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你有没有为孩子想过,他需要一个父亲,而不是一个永远等不回来的虚影!”

    樊雅张口想要说什么,但现在她脑子乱糟糟的一团,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沈晏,“我现在什么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27章 寻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