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千里之外套房之内,有人打了个喷嚏。

    甄行一脸担忧的看着拒绝住院,甚至拒绝回去疗养的男人,“首席,您身上的伤不轻,我觉得您最好还是回医院……”

    “资料不够详细。”男人充耳不闻,视线依旧锁在大屏幕上投影出来的资料上,暗海似的长眸微微睐起,不掩精芒,“发回去让他们继续调查。”

    甄行吃了一惊,七大家族里的井家最擅长的就是调查,所有蛛丝马迹都逃不出他们的眼睛,而且据他看来,这个叫沈晏的男人资料已经十分详细,居然还嫌不够。

    他想了想,谨慎开口,“首席您觉得哪里有欠缺?”

    “全部。”虽然已够详细,但他总觉得哪里还缺些什么,直觉告诉他,缺的那些,异乎寻常的重要。

    甄行默默为井家上下捏了把冷汗,看向电脑还没有放完的资料,犹豫了下,“首席,那还需要继续吗?”

    “剩下的都是容浔的?”

    “是。”

    男人脸上难得一见的犹豫,他确实是对那个叫容浔的男人有几分好奇,但如果真的看见了,调查出来的资料难免会涉及夫妻恩爱的画面,这一看,八成又是添堵。

    他哼了声,懒懒挥手,“等我哪天得空再看吧,回来了没?”

    在医院养伤?别说是沈晏,医院里人来人往,一堆亮极了灯泡左闪右闪,看的人眼晕心烦。而且他一醒来全身都是伤也就算了,从头到脚许多不该有伤的地方也都现的淤青,脖子更是落枕似的痛,甄行更从他衣服上发现了一个大脚印,很显然的,昏迷的时候肯定被人整治过。

    一想起这个,司先生的小眼神阴测测的,带着寒意。

    虽然他不崇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种逻辑,但俗语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医院里起了争端,那女人还多少有点护短的毛病,其实真的争起来,估计只会将人推的更远。

    甄行忙道,“刚去看过,没有。”

    司先生微微皱眉,“还没回来?”她的伤不重,不可能在医院在很久,不然他也不会回这里守株待兔。他想了想,“找个人去医院看看。”

    “是。”

    “吩咐你做的事做好了么?”

    甄行俊脸上立刻浮现可疑的微红,“已经完工了。”他的主职只是个医生,没想到现在却无所不包,连那种违背良心的事都要做,实在是考验他的道德底线。他现在已经深深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司先生微微挑眉,长眸兴味发亮,若有所思,“你的动作倒是挺快。”

    本来以为甄家医者性单纯,这代的轸被人利用就是个明证,没想到这甄行平常看起来不起眼,办起事情来倒不含糊,自己无意中居然挖到了个宝。既然是宝贝,尽情压榨才符合利益……

    甄行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司梵受伤不轻,说了几句便有些昏昏欲睡,甄行不敢多逗留,悄悄退了出去。一会功夫,就接到骥卫的汇报电话,眉头微微一锁,下意识看向房门。

    首席刚睡着,这种小事需要回报吗?

    ……

    樊雅揉了揉太阳穴,轻轻舒了口气,再一次解释,“妈,那个人,真的不是容浔。”

    她接到邱昱亨的电话就赶了过来,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面对卓芊的愤怒与偏执,她真的觉得累。

    什么容浔,别说不是,就算他真的是容浔,她藏着掖着有意思么!

    “我自己生的儿子我认不出!”卓芊既急且怒,一贯温软的女人触碰到自己的骨血也失了理智,“樊雅,你选别的男人我无所谓,甚至你撞小浔我都忍了,现在明明容浔回来了,你还拦着不让我见!你到底是存了什么心!小浔现在还在昏迷,你就不能让容浔这个当爸爸的去看看她!”

    樊雅深吸了口气,“妈,我说过,容浔真的没有回来……”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卓芊嘶声尖叫,眼眶已经红了,“樊雅,为什么不让容浔见我们,我是他妈妈啊,我等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有多少年可以等下去?”

    望着软弱悲伤的卓芊,樊雅心脏微微抽痛,微微闭眼,脸上一瞬而过的疲惫,“妈,我知道你想容浔,可他真的没回来,如果他回来了,我有什么理由藏着他不让你们见他?”

    卓芊脱口而出,“因为你想霸占寰宇!”

    樊雅脸色骤变,黑白分明的眼眸里辗转着各种复杂情绪,愤怒、好笑、无奈、郁闷、悲伤,最终只汇成了唇角涩然微笑。

    原来这些年劳心劳心,落在别人眼底,不过只是勃勃野心。

    “所以,你今天来找容浔,是认为我为了霸占寰宇控制住容浔,限制了他的自由?”

    卓芊一窒,显然樊雅说的话说中了她的心事。

    樊雅唇角笑容更苦,“既然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她站起身,不打算在这里再耽搁时间,“如果您坚持要留在这里等,我也不反对,只是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你就算不顾及我的颜面,也该为容浔想想。”

    卓芊脸色微变,震怒瞪着樊雅,“你什么意思?”

    樊雅淡淡一眼过去,“要闹回家闹去,别在这里丢脸。”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就算卓芊身份不同于平常人,不能给予尊重,她也不介意伸手打脸。

    卓芊脸色微白,一只手捂住胸口,“你……你……”

    樊雅微微皱眉,她身边的人都是铁人,一时间倒也忘了卓芊心理素质不够强,下意识上前去扶她,却被卓芊一把推开,“我不要你假好心!”

    卓芊力气出乎意料的大,樊雅竟被推的往后也趔趄了下,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25章 出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