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沈晏一怔,随即微笑,笑容凝在唇角,十分温柔。

    他慢慢走上前。

    霞光迤逦,浅浅射进窗户,形成一道光柱,突兀撞进两人中间,像是阻隔。

    沈晏目光落到光柱上,眸底深处一阵锐意与怒气,但随即就敛了下去。

    樊雅眸光微动,她刚才似乎从沈晏眸里捕捉到什么,是她看错了,还是她先入为主,将一些不该有的情绪带入了过来?

    她微微垂眼,“坐吧,你这么高,看的我难受。”

    房间里只在靠墙边放了一组沙发,沈晏眸光微扫,反而大踏步的穿过光柱,直接在樊雅床边坐下,唇角微扬,“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樊雅看他一眼,怎么不知道沈晏什么心思。

    沈晏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温柔君子,但眼下显然他是不打算再用那些规条束缚住自己,如果是容衍,她大可以一巴掌扇过去,但这样做的人是沈晏,君子不君子了,反而会让人难办,总不能让他赶紧坐到沙发上去离她远一点吧?

    樊雅有些头疼,干脆眼不见为净,转开话题,“对了,容衍呢,还有……司先生呢?”

    当时情况紧急,虽然门锁开了但一开就会牵动引线,还是容衍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了小型炸药,从通风口里那边入手炸开了一道裂口,毕竟房间太小,控制力度掌握不好,时间又太过仓促,她刚刚爬出裂口,门口的炸弹就爆炸了,是有人飞扑过来及时替她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

    沈晏虽然受伤也是轻伤,显然是其他两个人之一。

    “容衍没什么事,而且他现在身份尴尬,已经先走了。”沈晏微妙一顿,“至于他,也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已经被他的手下接回去休养了,他走的匆忙,他的手下口风又紧,不过堂堂‘骥’集团首席,肯定有专人照顾的,这个你不用担心。”

    走了?

    樊雅怔了怔,心里翻涌着说不出的情绪,微微空落,仿佛……仿佛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怎么了?”沈晏定定看着她,似乎是犹豫了下才说,“以前听容衍说起时,我还没怎么在意,昨天看见确实是惊了下,他的长相……”

    “很像容浔?”樊雅接口,眸里深处是自己都不自知的怅然,“我前阵子眼睛不好,也没看见,不过,是两个人。”

    沈晏眸光微动,“你确定?”

    樊雅轻笑,“如果不是两个人,就算我看不见,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我?撞一撞就恢复记忆了,当跟……”话音蓦然止住,眼眸微垂,再抬眼时一派坦然,“当跟小说一样么,狗血到极点?”

    沈晏没在意,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我看到他的时候,真的担心你把他当做容浔。”

    “怎么会?”樊雅失笑,“只是我还欠他一声谢谢,当时冲击不小,他的伤应该不轻。”

    念头一起,心里突然浮上一抹怪异的情绪,她这段时间大灾小灾不断,他大灾小灾也不断,前前后后应该挂了不少伤了吧,如果不是不信风水,她真的要怀疑他们两个人命中八字相克,不然怎么总是这么倒霉?

    “总会有机会的。”沈晏淡淡一笑,借着起身拿苹果的姿势将不染分毫笑意的眼神遮住,樊雅看着他削苹果,沈晏的手很稳,薄薄的水果刀染上霞色,轻轻巧巧的削下果皮,偶尔锐芒一闪,却让人没来由的一寒。

    樊雅心口一颤,抿了抿唇,压下脊背后窜上的冷意,笑道,“说起来,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削过苹果,第一次拿水果刀,还是被容浔逼着削土豆,坑坑洼洼的削了半天,容浔回头一看,发现我削的全是芋头。”

    沈晏眸里微冷,“这种事情不适合你干的,以后我来就好。”抬手将削好的苹果递过去,一串苹果皮,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断,樊雅抓着苹果,看着他弯腰收拾的背影,不由自主的发呆。

    正在专心擦拭水果刀的沈晏偶尔抬眼,水果刀锋利明亮,正好映出樊雅略显怔忪的神色,似乎是被什么困扰,又像是回忆着什么。

    沈晏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房门突然被撞开了,两个小人影一前一后的进来,裹的跟木乃伊似的却依旧冲在前面的自然是苏佐,一见樊雅醒了,欢呼了声,一股脑的就要扎进樊雅怀里,还是被随后走进来的容隽一把拉住,紧皱眉头训他,“妈咪才醒,禁得住你扑么,你身上的伤口,还想不想好了?”

    苏佐瘪瘪嘴,乖顺站好做小绵羊状,樊雅看的好笑,“小隽,你别再教训苏佐了,苏佐,你怎么缠成木乃伊了?”

    苏佐嘟囔,“还不是小舅舅,他硬说我会乱跑,让护士姐姐给我多缠几道……”说着说着觉得不对,他眨眨眼,“姨,你怎么知道我缠成木乃伊了?”

    容隽已经惊喜上前,连跟沈晏打招呼都顾不上,“妈咪,你的眼睛好了?”

    樊雅轻轻笑了笑,温柔抚上容隽略显苍白的小脸,为那过低的温度微微蹙眉,“怎么这么凉?哪里不舒服吗?”

    容隽与容浔几乎一模一样的长眸立刻迸出亮芒,大睁着眼睛,一脸期待紧张,不由自主又问了傻话,“妈咪,你真的能看见我了?”

    虽然樊雅一直都说是意外,但容隽心里其实一直隐隐内疚,总认为樊雅的眼睛跟他的离家脱不了关系。看着樊雅微笑点头时,悬着已久的心总算落下,眼眶不由自主的一热,他又怕苏佐看着会笑话他,才要眨掉眼底泪意,整个人就被樊雅微笑拥入怀里,温暖微香的安全感包裹全身,他心口一松,将脸埋进她的怀里不肯出来。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24章 掐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